首页 -> 周刊 -> 周刊文章

 


高速公路起降战机有用吗

07/21/2004/10:50
华夏经纬网

主持人李峰:据台湾媒体21号报道,台湾军方负责人宣布,将与7月末或8月初在高速公路上进行起降战机的演习。这项演习计划假想台湾的机场在战争中被击毁,高速公路将替代军用机场作为起落跑道。那么台湾为什么会将高速公路作为战机的起降跑道,它在战术上有什么样的意图呢?今天我们请到了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的副所长朱显龙教授来详细为您分析这个问题。那么首先欢迎朱教授光临我们演播室。在我们谈话之前来看一段背景资料。

台湾军方负责人19日表示,台湾将于7月举行高速公路紧急起降战机的演习。这次演习选择在台湾中山高速公路仁德战备跑道作为战机起降演习跑道。

中山高速公路是台湾第一条贯通南北的高速公路,北起基隆市,南至高雄市。中山高速公路全长481公里,于1979年全程通车,是台湾陆路交通的大动脉。这是中山高速公路第一次配合“汉光20号”军事演习进行战机起降的实地操演。目前台湾高速公路局已经完成跑道设施修补工程,届时中山高速公路仁德段将被封闭12个小时。美国兰德公司的报告分析说,两岸一旦开战,台湾机场可能成为大陆的攻击目标,这个时候高速公路上的战备跑道就能发挥出奇制胜的作用。

主持人李峰::首先想请教朱教授这样的一个问题,就是说我们假定在发生战事的状况下,也就是说发生战争的情况下,那么高速公路将作为战机的起降跑道,要出现这样的一种状况,说明战争进行到了一种什么样的程度?或者是说它意味着什么?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一般要出现这两种情况才用它。第一个就是战争已经爆发,飞机、战机已经起飞了,起飞执行任务。但起飞执行任务之后跑道已经被炸掉了,飞机飞回机场无法降落,那怎么办呢?就临时找一个替代的跑道降落。第二种状况是什么呢?战争可能要爆发,机场或者跑道或者战机都可能被打掉,怎么办呢?临时先找一个地方先躲起来,躲到哪儿去呢?其中一个选项就是到跑到高速公路上去,一般是这两种状况。

主持人李峰::目前中山高速公路的总长也就有四、五百公里,应该说这个公里并不很长,因为联想到,如果从北京到石家庄的话也有四、五百公里。那么从这样的一个战略纵深来说,是不是对于军事上来说它没有很多的优势呢?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是的,第一高速公路只有480多公里长,480多公里长这么短的一个里程的话,能充分利用的不过就是四处,或者是五处地方,这是其一。其二,它的高速公路都是经过了台湾人口和产业密集的地区。比如人口,台北市一直到桃园,一直到新竹,台中,台南,高雄都是人口非常密集的地区。那作为人口密集的地区,高速公路起降飞机它并不是非常有利的。再加上更重要的是,为什么问题呢?它东部的防御战略纵深并不是很深,它东西长,东西宽就有100多公里,南北长就是500公里。那如果是从军事角度来看的话,要从北部起飞到南部的话,战机的话也就十几个分钟,民用的飞机也就是三十分钟到四十分钟就可以飞过了。从这种情况就是说,整个岛内的防御是面对一个防御的力量非常浅薄的一个被动的一个局面。

主持人李峰::我们知道在这条中山高速公路上有五个台湾的空军基地,它具体的部署是怎么样的?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西部地区,就是台湾五个重要的空军基地,第一个就是台湾北部地区的桃园空军基地,这个是驻扎美国卖给台湾的F16战机,这个新竹空军基地是驻扎法国卖给台湾最先进的幻影2000战机,这个就是清泉岗基地,清泉岗空军基地在台中,台中这个地方是驻扎台湾自产的IDF战机。在这个地方再往南部是嘉义地区,嘉义地区的一个空军基地,这也是驻扎台湾的F5战机,再往后台南,台南空军基地是驻扎台湾F16和F5战机,西线主要是这五个空军基地。除了它之外,它还有一些小的基地,它比如冈山,屏东这些是。东部主要有两个空军基地,一个就是花莲,花莲县,一个花莲空军基地,再一个台东县一个台东空军基地,这是台湾的整个空军基地的一个分布的情况。

中山高速公路是此次台湾军方选择战机起降演习的公路。中山高速公路是台湾第一条贯通南北的高速公路,全长481公里,于1979年全程通车。中山高速公路北起基隆市,南至高雄市,途径台北、桃园、新竹、台中、嘉义、台南等15个县市,是台湾陆路交通的大动脉。据了解,中山高速公路上一共规划设置了5处战备跑道,从北至南,这5个战备跑道分别为中坜、花坛、嘉义、麻豆以及仁武战备跑道。据台湾媒体报道,这5处战备跑道在规划之初就设计成战争期间战机的紧急起降跑道,就近支持西岸的桃园、新竹、清泉岗、嘉义、台南五大空军基地。

主持人李峰::这次试验当中,在跑道上试飞的机型主要是什么?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它自称的最先进的两种战机,一个是美国卖给台湾的F16战机,以及法国卖给台湾的幻影2000战机。

主持人李峰::也就是说是主力战机。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是主力战机,首先就是要保存它。它首先要试飞这两种战机。

主持人李峰:那么预计要动用多少架战机?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不会很多,最多就是说每一种机型就是3到4架飞机,因为他们不能多试,因为这个成功的几率并不高,他怕万一一旦试飞失败的话,那飞机机毁人亡,特别是它飞机,它飞机非常珍贵,掉一架是2000万美元,所以他们这次动用的机型并不是很多。

主持人李峰::那么这两架战机它主要的性能或者它主要的攻击能力有多强?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这两种战机,F16战机和幻影2000战机都是当今世界上主力的歼击机。在这两种战机中最先进的还数法国的幻影2000战机,它这个战机主要先进在飞行速度快,速度快它就爬升能力强,速度快它就生存能力强,不仅生存能力强,而且它的攻击能力强。像法国的幻影2000战机它挂的这种导弹发射以后它自动寻找目标这种攻击,可以攻击它100公里以外的一个目标。而且法国战机的作战里程也很长,它作战的半径可以达到700公里,F16战机(作战半径)达到500公里,F16是世界上主力战机,而法国的幻影战机在第三代战机是比较先进的一种战机。

主持人李峰::那这两架机型分别在跑道上的起飞和降落需要的距离会有多远?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这种战机需要跑道必须是2500米左右的,也就是2.5公里长的一个跑道,因为这个战机载重量比较大,幻影2000战机载重10吨,它必须要有一个2.5公里到3公里长的一个跑道,没有这样的一个跑道一般是无法起降的。

主持人李峰::应该说对于跑道的要求也是非常高的。我们知道这条公路是在七十年代就修成了,当时在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它的一种军事用途。比如说我们知道高速公路一般都有隔离带,包括有路灯设置等等。那么为了满足这种军用需要,它在设计上是不是也有一些特别的考虑呢?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机场跑道和高速公路的差别是很大的,首先第一个就是路基的问题。一般的高速公路路基就是10厘米就足够足够了,但是机场战机的跑道特别是起降战机或者重型轰炸机的话,那它的路基首先厚度要超过20厘米以上,所以它把5段路基都加厚了的,而且它都是全用水泥的路基。

主持人李峰:水泥和沥青的区别在哪里?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水泥和沥青的主要是一个着地的时候抓力,摩擦力大,沥青的摩擦力没有水泥的摩擦力那么大,水泥的摩擦力大了以后,它起降,特别是降落的时候,它能够起到特殊的一种减速的作用。再一个机场高速公路它有隔离带,它要是可移动的,一旦战事的时候,它要把隔离带全部移动,而且不能有任何的路灯的指向的广告的标志,而且那个周围像铁丝网都要清空,一般高速公路两边都有铁丝网,但是它这个段不能做铁丝网,因为它宽度不够,那铁丝网起降的飞机稍微偏一点,那个就翅膀可能要刮到铁丝网,这些都不能做,就是说2到3公里之内都是不能做的。

主持人李峰:那么高速公路平时的路灯,照明的问题怎么解决?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平时这个问题就是说,就是没有,这个地方没有任何的指向标志,没有什么路灯,就是一个盲区。所以正因为这个原因,台湾的交通部门和台湾的军事部门就有很多分歧和矛盾。

主持人李峰:应该说是很难兼备。我们知道对于飞机起降来说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设施就是地灯。那么在这条高速公路上,怎么去解决战事飞机起降所需要的照明的问题?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好的。它这个就是这5段高速公路埋有地灯,一旦要启用的时候临时通电,通电以后让地灯可以亮,起到一个导引的作用。第二个要靠导航的设备,这个导航设备进入导航的还有通讯的一些设备。所以说这个机场高速公路旁边,他们不可能有这种屋顶的塔台,也不可能有这种导航的通讯的设施,台湾的军方临时通过车载的一些通讯的导航的设施,临时拉到5段来进行导航和通讯所用。

主持人李峰:台湾方面为这种战争准备,它的部署是越来越具体,越来越细致。台湾军方把高速公路作为战备跑道进行战机的起降纳入了汉光演习的规划项目之一,将它视为备战和保存实力的重要一步。1984年,台军曾进行过类似的试验结果以失败而告终。那么20年后的再次试飞预计结果会怎样呢?在下期节目当中我们有更为详细的分析。

主持人李峰:据台湾媒体21号报道,台湾军方负责人宣布,将于7月末或8月初在台湾的第一条南北高速公路上进行起降战机的演习。这项演习计划假想台湾的机场在战争中被击毁,高速公路替代军用机场作为起落跑道。目前台湾还在加紧建设新的高速公路建设项目,希望为台军提供更为有力的战略保障。那么影响这次试飞的主要因素有哪些,未来台湾希望利用高速公路作为战机的起降跑道还有哪些新的动向呢?就这方面的话题今天我们演播室再次邀请到了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教授。

为了保存战机在战争中的生存和打击实力,台湾军方一直试图把高速公路作为替代战机的起降跑道,并为此在高速公路上做了充分准备。比如在台湾第一条南北高速公路,也就是中山高速公路上,各段路面都装有灯光标志,路旁没有电杆之类的障碍物,公路中间的分隔带,也就是一排90厘米高的圆铁柱,底部插座盖弹起后就是跑道灯。启用公路跑道时,先将路中间的分隔带清除。公路两旁的停车场在战争时可用作停机坪。同时,通信车及其他后勤车可以由邻近的空军基地派出。台湾军方曾经在高速公路上进行过试飞。

主持人李峰:我们查到有关资料,在1984年的时候,台军也曾经进行过高速公路的战机起降的试验,但试验没有成功。情况是怎么样的?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是的,在1984年的时候,当时就是说台湾军方也是临时想起来为了战备的需要,启用高速公路跑道作为一个演习所用。台湾当时军方也是规划了很长时间,一个多月,清除跑道。但是最后飞机降落的时候,飞行员临时降落心里害怕,结果临时快要降落的时候(战机)头拉起来了,是一次失败的案例。

主持人李峰:应该说这个危险系数是非常高的?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就是没有把握的,因为这种东西不像机场,机场完全靠,起飞都是靠仪器,靠仪表,这个不能靠仪器仪表的,完全要靠飞行员自我的操纵。那这就看飞行员素质的问题了,有些飞行员素质非常好的,那他当然也许能够做,但是一般的飞行员是做不到的。更何况台湾的飞行员,你像美国(飞行员)飞行时速可以达到1000个小时以上呢,那当然可以有这种。如果是平常飞行时速比较少的,甚至说200 、300个小时的经验不足的,他心里就有一种胆怯,所以他不敢飞高速公路跑道。

主持人李峰:过去飞行员的这种担心的因素,是不是也同样会印证到这次的飞行试验当中呢?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我们不能主观判断它是成功还是不成功,关键我前面说了看飞行员。现在台湾飞行员普遍存在,人的数量不够,不足,第二个就是飞行员飞行时速也不足。这种情况下,要完全飞行成功,在我看来不会超过1984年这种状况。即使是会成功的话也最多是一架,两架,不会有很多飞机能够启用这个跑道试飞成功。

主持人李峰:我们来找一些对比的一些案例,我们查到在二战的时候,希特勒也曾经使用过这种高速公路作为战机跑道,从而改变他的作战形态。那么透过这样的案例我们能看到什么呢?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如果是启用了高速公路的话,那无疑是增加了机场。台湾总共有大型的空军基地有12个,还有小的备用机场有30来个,加上另外还有两个所谓的民用的机场,一个是桃园中正机场,一个是高雄的一个小岗机场,加上五段高速公路跑道的话,无疑给它增加了五个机场。那五个机场什么概念呢?我们从数字上肯定看不出概念,但是对于攻击方来说就有一个问题了。过去可能是打击40个目标,现在可能要打击45个目标,增加打击的目标。增加打击的目标一个方面就是说可能你的攻击力会非常有限,第二个就是说,被攻击方就增加生存的概率。

主持人李峰:应该说它的容量更大了,回旋的余地更大了。

台湾军方除了把中山高速公路作为战机起降的战备跑道,同时另一条高速公路也被纳入了考虑。这就是苏花高速公路。预计要修建的苏花高速公路地处台湾东部,北起北宜高速公路苏澳段,往南穿越中央山脉东麓,途经台军东部最重要的军事基地———佳山基地东侧。苏花高速公路全长86.5公里,共有隧道11座、桥梁20座。预计投入的资金高达926亿元的新台币。虽然苏花高速公路总长不到90公里,而且隧道众多,但据台湾交通部门有关人士透露,这条公路一大特点是在靠近佳山空军基地的近10公里路段没有中央隔离带,路面宽度有6个车道,即使隧道地段也是如此。苏花公路混凝土浇灌厚度相当于中型机场跑道。此外,台湾当局还计划在这个路段不安装路灯,并加设类似于航标灯的地面灯光导引设施,苏花高速公路作为战机起降替代跑道的作用十分明显。

主持人李峰:我们注意到台湾正在加紧要筹备建另外一条非常重要的高速公路,就叫苏花高速公路。那么台湾军方对这条高速公路的关注程度也是非常令人瞩目的,为什么会有军方的这种介入呢?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他们准备在苏花高速公路靠花莲这一段,这个地方修建一个高速公路临时起降的跑道。这样就是说,它有两个意图,一个就是说疏散西部的一个跑道,把它放在东部,第二个就是说,是配合台湾的另一个重要的空军基地,就是花莲的佳山空军基地跟它起到一个配套的作用。

主持人李峰:但是我们从地形图上看到,这条高速公路预计通过的这些路段它的地势都比较险峻,应该说修建高速公路的难度非常大?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在八十多公里要打11个隧道,十几座桥梁,可见它的难度是多大。这么大的难度还要去修高速公路,除了所谓要拉动,所谓东部的交通和经济利益的考量之外,更重要的是一个战备的考虑。因为它东部地方有一个台湾最大的空军基地叫佳山空军基地。这个佳山空军基地是一个什么空军基地?就是说是一个机库,就是整个佳山整个把它挖空了,挖空了以后就是说里面都藏着台湾最先进的战机,就是F16和幻影2000战机。

主持人李峰:也就是说在山洞里隐藏了很多战机?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很多的战机,隐藏在佳山挖的山洞,隐藏在里面的。尽管它躲藏这个洞窟里面是很安全,但是它也非常脆弱。脆弱什么问题呢?一个小型的炸弹把这个洞口炸了,把这个洞口炸塌了以后,就导致这个飞机无法滑行,或者是把这个滑行道搞一个,打一个小坑,用一个小型的炸弹炸成一个坑,那它的飞机就无法起降了。在这种情况下,台湾当局有个规划,除了滑行当中再修一个,利用高速公路修一条跑道,那就是备用,当这个滑行道,或者机场跑道被炸了之后,临时利用高速公路来做起降,这是它最大的一个考量。

主持人李峰:那么预计高速公路的跑道有多宽?它是否能够满足军用机场它的一种备降的需要呢?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按台湾的规划,因为台湾的佳山基地都是台湾最先进的战机,F16和幻影2000战机,所以这个跑道规划修的比原来的2500米要长,这个规划修建到3000米以上,可以不仅起降战机,而且起降大型的后勤支援的一些飞机,而且修的宽45米宽,比一般的原来的七十年代修的高速公路略要宽10米左右,这是他们一个,能不能起飞?他们的设计要求来说是可以起降F16和幻影2000的战机,但是我看能不能起降不是这个意思,关键还是它的一个配套设施以及飞行员的素质的问题。因为这个地方起飞的要求比这个地方更高,比东西部地区。为什么?西部地区它是一个平坦的地方,而这个地方整个都是山脉,一般的导航设备是不够用的,要更先进的,因为山地里面,要更先进的一些导航通讯设施,不仅如此,关键是飞行员的素质问题,飞行员在平地降落,当然他信心十足,但是要在山地里降落的话,那就要随时面对问题,不仅是说跑道无法降落的问题,而且可能你在空中的时候,半空的时候你可能随时就有撞山的可能。

主持人李峰:因为气候的因素也是非常重要的?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加上这个地方,东部地区气候是变幻莫测,这个地方是,因为山高,所以气候是上升的气流,从东部往西部是一个上升的气流,这个气流是非常变化莫测,变化很大,在这种情况下随时可能影响战机的起降。

主持人李峰:台湾方面为这种战争准备,它的部署是越来越具体,越来越细致了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那当然了,我们看台湾正在举行一系列的军事演习,除了常规的演习之外,像高速公路跑道的这种演习,那就是一种临战状态的演习了,台湾当局是在为台海战争做所谓的一种充分的准备。

主持人李峰:专家分析指出,台湾当局之所以愿意花巨资来修建一条施工难度极高的高速公路,原因之一就在于苏花高速公路在台湾军事布局中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将为台军提供了一条东西互援的战略通道。(央视国际)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 相关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