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刊 -> 周刊文章

 


台湾黑社会大起底

08/11/2004/10:16
华夏经纬网

 

1949年全国解放,随着蒋家王朝在大陆的覆灭,各种反动帮会迅速被人民政府取缔。逃到台湾的洪门天地会、三合会、青红帮等旧帮会骨干分子,倚仗同国民党历史上的渊源关系,有的跻身政、军界,钻营权势;有的同当地帮会联合开山堂,扩大组织,操纵地方选举;有的向工商、企业界渗透,以发展经济实力为主,成为“合法经济人”;还有些过去与台湾黑帮关系较好的继续联合重操旧业,包赌包娼,走私贩毒,垄断餐饮、娱乐业等。但是,大多数旧黑帮分子注重与党国“同呼吸、共命运”,持积极合作态度,不大进行严重暴力性破坏活动。而垄断台湾黑社会舞台的,却是受历史黑帮影响,于当地滋生发展起来的新黑帮。新黑帮较之历史黑帮犯罪更趋现代化:既包赌包娼、走私贩毒、染指多种行业,又比较讲究“斗争”策略,尽量“合法化”;既打打杀杀,争地盘称霸,又注重联盟合纵,以强凌弱,“大鱼吃小鱼”;既在台湾岛半隐蔽半公开活动,又千方百计同国际黑帮组织挂勾联合,跨海“经营”犯罪国际化。尽管新黑帮从数量上不过60多个帮会20多万人,但他们都拥枪自重,经济实力雄厚,作案手段高科技化,其左右局势能量非同小可,以致连警方也不得不承认:“国府只能管辖白天,夜间是黑社会的天下!”40多年来,大大小小60多个黑帮组织,一直在明争暗斗,逞霸争雄,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台,常在黑社会舞台上唱主角的主要是竹联帮、四海帮、大湖帮、七贤帮、西北帮等黑帮组织。

  在台北,竹联帮与四海帮进行了长期争夺战。竹联帮成立于19566月。与时,“中和帮”帮主孙德培因与另一帮火,开枪了死了一个名叫周天送的少年,震惊了台北,警方将中和帮十几名骨干逮捕法办,致使该帮势力重挫。中和帮另一头目赵宁决计“另起炉灶”,指挥余党到处联络拉拢常在台北街头打架斗殴的青少年学生,网络近2oo人,汇集到永和镇竹林路竹林中,以“竹联”命名成立了“竹联帮”。早期竹联帮成员大多是军眷子弟和在校初、高中不良生,顽劣放荡,生性好斗。该帮定有简单的帮规及联络代号,模仿洪门组织建帮,规定不设帮主,分设堂口主要活动目标是对付外校学生,敲诈勒索水果店主、三轮车大、小巴司机的钱财。竹联帮活动没几年,便遇上了劲敌“四海帮”。四海帮于19575月在台湾大学校园内成立,以台北市四海蓝球队“四海”为帮名,40多名骨干成员均是大学一二年级富豪子弟。他们倚仗年龄、家庭及社会优势,很快称霸西门町、台大、北商一带,并在古亭区、水源地一带与竹联帮抢夺地盘、争雄逞霸较上了劲。四海帮为制限对手,联合文山、三环等帮派,大力围剿竹联帮;而竹联帮则通过绑架、偷袭、酷刑等手段力挫对方。对方几十年来势不两立,由小到大发展组织,展开了一系列械斗,作了许多震惊台湾乃至世界的大案,一直争斗至今。

  在台中,“大湖帮”吞并“十三鹰帮”称雄。大湖帮正式成立于1961年。当时,在台中市中心区一带,流散着许多自台湾光复以来就以当私娼寮打手、流氓、无赖为生的地痞恶棍。大流氓头子张龙辉效法青帮旧制,联络13名把兄弟,将这类地痞流氓纠合起来,以“共御外人、互不侵犯”为宗旨,成立了“大湖帮”。大湖帮以收取各种“保护费”为主要经济来源,他们凭借凶狠残暴的手段,向各个应召站、宾馆、饭店,、酒吧、夜总会等提供“保护”收费,并为一些重要人物当“保镖”,同时垄断着以麻将、四色脾为主的“文物”和以扑克、牌九为主的“武潮,大肆聚赌收取抽头,他们倚仗聚敛的巨额钱财和恶势力,经常染指演艺界,争夺工程招标等行业,并同地缘接近的“十三鹰帮”争夺台中南地盘和行业利益,双方大动于戈,一直刀光剑影血战到70年代末80年代初。大湖帮为彻底击败对手,帮主苦心设计一骗局,以谈判为名,邀请“十三鹰帮”吴帮主在一中间地带协商解决冲突事宜。吴帮主信以为真,只带几名随从前往,结果陷入大湖帮重围,吴帮主被生擒后剁掉手脚废弃污水沟。

  大湖帮乘势围剿“十三鹰帮”,将其吞并,从此称雄台中及台中南一带。发展到1984年“一清专案”前夕,大湖帮在林金铭主持下,进入鼎盛时期,辖区大小帮派均俯首称臣。他们不仅垄断着赌场娼寮、餐饮娱乐业,连政府基建等重点工程也被其操纵。市中政府建房地产开发总署大厦公开招标,林帮主事先以强硬手段挟迫所有参加招标的厂商支持他招标,又暗中与政府发包方密谋,将底价定为1000万元,以750万元为招标价,林以低价拿到手以高价抛出,从中大发了横财,其它商家敢怒不敢言,大湖帮在台中左右局势的能力由此可见一斑!

  在台南,七贤帮、西北帮、三山国王庙帮打杀争霸战云稠。

以充当特种营业保镖发展起来的七贤帮,在美军驻台期间进入鼎盛时期。一些与美军关系密切的政府官员、财团大亨,为保全性命和势力,不惜出巨资雇佣七贤帮当保镖,七贤帮借助军、政、商势力,一度雄居台南黑帮“霸主”地位,很快垄断了所有赌场,他们开设的“天九赌潮,规模之宏大,服务之周全、输赢赌资之巨,曾蜚声中外。赌场分文、武两部,文部负责找凯子(有钱人),武部负责把风、讨赌债,并有专人记帐、倒茶水、开车接送、提供妓女性服务及色情媒介等。场内备有巨额现金供借贷,抽头按台面大小决定,一场少则几万,多则十几万元。后来迫于警方“扫荡”压力,大武场纷纷转入以麻将为赌具的“文潮,入场可不带现金,输赢记帐,但收债手段狠毒,许多赌徒赖帐,有的被整得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有的被斩手剁脚,甚至丧命。七贤帮发展到七十年代中期,内部分裂出沙仔地一帮与之争雄,为争钱财、地盘互相厮杀,互有损伤。早在两帮纷争之初,有些鬼猾角头便退出另起炉灶。以吴守雄为首的“猪灶帮”和以龚书清为首的“斧头帮”悄悄兴起,以高雄运河为界,为争夺两岸妓院生意又拉开了战幕。两帮挤杀数年后,为了共同利益,歃血为盟,结成了“西北帮”,共同经营高雄运河沿岸妓院生意。后来,积于旧怨和新利之争,龚书清派杀手将吴守雄枪杀,他也因案发而被判处死刑。接任的两帮首领郑传心和李慧昌,仍面和人不和,最后相互迫杀,一个成了“十大枪击要犯”,一个成了“疯狂杀手”饮弹自荆就在七贤帮和西北帮闹内江大伤元气之际,在左营、楠梓地区崛起了“三山国王庙帮”。该帮成员大都是来自郊区的青少年,最初靠开职业赌尝索取保护费、专为人讨债为业。当该帮在高雄火车站、新兴区、前金区等地建成“根据地”后,便大肆买卖军火,拥枪自重,并吸引大批

青少年入帮,与另一新兴的“城隍庙帮”接连展开了枪战。1979年,双方在高雄市大桥和公路上公然进行枪战;血雨腥风密布台南,被美国警匪电影制片厂搬上银幕大肆播放,一时国际舆论哗然。“三山国王庙帮”声威大振后,公然插手娱乐业、歌舞厅,染指演艺界。他们派出插入演艺界的黑手,由小武行升为大武行,后竞纷纷以“制片人”面目出现,左右着演艺人员,将片酬的一半至三分之二吞食,如有不从者,就要遭暗算。著名歌星高凌风在“蓝宝石歌厅”演出时挨了冷枪,就因“不买帐”所致。台湾警方资料显示:每年演艺界发生十至二十余起凶杀报复案件,大部与黑社会操纵有关。

  进入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台湾各黑帮组织为夺地盘、争利益,纷纷买卖军火,拥枪自重。最早由台南流行的“钢笔手枪”、左轮枪、猪枪发展到高级军用间谍枪,诸如杀伤力极强的“乌兹”冲锋枪、德制带灭音瞄准器“华尔斯枪”,美国左右轮手枪、意大利高级“白郎宁”手枪、毒液枪、卡宾枪等杀手们惯用的特制枪,被军火商纷纷运销到台湾黑帮手中。各帮一遇纷争冲突,马上亮枪拼杀,友帮遇难,马上就用火力支援,从而使宝岛成了黑帮真刀实枪大战的演兵场!迫于岛内舆论压力、台湾警方不得不组织些“扫黑”行动,影响较大的是“一清专案”。

  19841112日,台湾警方从500多名黑帮骨干中列出110余名首领角头,调集大批警力,以台北为重点,展开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扫黑”行动,一举抓捕120余名黑帮头目,使岛内黑道风声鹤唳,黑帮分子四处藏匿。一段时期,岛内社会治安稳定下来了,但过了不久,收捕的黑首领们大都释放出狱。

逃匿的又纷纷回了老巢,黑社会再次笑傲江湖,令岛民们膛目咋舌!直到“江南命案”震惊中外,才使世人大悟过来:“警匪一家”、“政府与黑道沆瀣一气”,在台湾原本就是“天经地义”的!( 《古今中外黑社会探源》)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 相关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