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眼中的中国情报搜集船

华夏经纬网

  <%beginrecord%> <%endrecord%>   海军力量的使用,有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对作战区域的海洋情况有详细的了解——有可靠的海底情况、洋流、水温、盐度、风向等水文气象资料;对对手(或潜在对手)的力量有较为清楚的认识——通过电子信号搜集和其它技术途径,掌握对方装备水平、性能特征、训练水准等基本情况,这些都要求一支有效的海洋调查和情报搜集船队在和平时期的有效工作,并且需要有组织的对这些搜集到的信息和材料进行系统性的分析,这些工作,是无法单靠海军船只完成的(即使是对美国这样的大国而言),各国常见的情况是依靠民间性质的海洋研究机构进行基础的海洋情况调查,而海军舰只则进行较为有针对性的情报搜集。这一工作方式,对一个国家的海上力量和海洋科学水平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也与一个国家对海洋权益的关注程度和海洋利益的多少密切相关,当一个国家的海洋科学水平很低,或者没有什么海洋利益,甚至缺乏对自己已有海上利益的认识时,都不会有足够的民间力量去做基础的调查分析工作,也就无法有效的运用自己的海上力量。
   
    在执行改革开放政策之后,中国对海洋权益逐渐重视起来,尤其在最近十几年的时间内,由于对海外贸易的日益依赖,以及领土主权问题的凸现,中国的海洋利益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其直接结果之一,就是中国对海洋调查的兴趣比以往大为增加,中国船只开始远离本土进行活动,并频繁地进出日本近海,其参与者不仅仅是军队,还包括科研机构、石油公司、产业协会等等部门,其使用的船只也是五花八门,吨位从几百吨到上万吨不等,其中比较常见的舰只包括:
   
    大地级情报收集舰:这型舰仅有一艘,舷号为“北调841”,于1986年下水,配属北海舰队,从该舰锚位置来看(位于舰首前部),其舰首水下部分很可能装有声呐系统,供搜集音响情报使用。舰上的电子天线并不很多,大致可以想象该舰的主要任务可能与电子侦察没有太大关系。应该指出的是,该舰的整体设计较为落后,尤其是象其烟囱后的发动机舱顶盖这样的设计,即使在当代商船设计时也已经不常见了,这种设计特征体现了当时中国较为落后的造船技术(特别是电子技术),以及军费的收缩给军队带来的财政紧张状况,不过这艘舰在服役后的活动很是频繁,是经常进出日本近海的船只之一。
   
    该舰满载排水量2550吨,全长94米,宽11.3米,吃水4米,主机采用柴油发动机,最大速度17节,装有4座双联41.5毫米机枪,乘员170人。
   
    “科学一号”海洋调查船:该船是基于近海客船改装而来的,1987、1989年分别有一艘服役,其上级部门是中国国务院国土资源部,船上主要的观察设备都在后甲板,装有很多起重装置,可以用于深潜器的吊升。根据中国自己的说法,该船进行的是海底矿藏的勘探工作,但其上的设备也能够满足各种水文气象测量的需要,应该说,其工作是双重性质的。而且,要解决日中间关于专属经济区的争执,需要大量有关地区的海底情况资料,这艘船应该也在其中起到了相当的作用。该船排水量2579吨,全长104.2米,主机为双轴柴油机动力,最大航速20.8节,船员数不明。
   
    “海冰723”舰:于1982年服役,似乎是1969~1970年间服役的3艘延哈级破冰船的放大型,其舰体外形的确是破冰船(据说其破冰能力最大为1.2米),但上层建筑安装了大量的电子天线等侦察用设备,尤其是舰桥前面中心线上的两具球型天线罩十分显眼,从这一特征来看,其对电子信号的搜集无疑是主要任务之一,在以往的行动中,该舰还进行过很多水温测量工作。
   
    该舰满载排水量4420吨,长102米,宽17.1米,吃水5.9米,主机为两台柴油机,最大速度17节,装有双联37毫米炮4座,乘员95人。
   
    “东调232”舰:该舰是中国最新的专用情报搜集舰,据推测是于1999年下半年服役的,2000年2月,海上自卫队在其执行海上任务时发现了该舰。其外型特征明显——有一个醒目的主桅和3个卫星通讯天线。从球型天线和各种电子设备林立的特征看,该舰的主要任务可能是进行电子信号情报的监听和分析。不过也可能还包括在战术弹道导弹试验时进行导弹轨迹测量和追踪等任务(中国近年经常进行战术弹道导弹的测试,弹着区多在海上)。值得一提的是,该舰增加了直升机甲板和机库,使得中国的情报搜集舰首次有了直升机运用的能力。
   
    该型舰目前已知的情况大致为:满载排水量6000吨,长130米,宽16.4米,吃水6.5米,装两台柴油机,双轴推进,最大速度约为20节,船上还装有1门37毫米炮和2门25毫米炮。
   
    除了以上这些比较明显的情报搜集船只外,中国还有大量非军方部门名义下的海洋调查船只,在日本近海进行着频繁的调查工作,比如属于中国海洋科学院的“向阳红10”号科学考察船(排水量10975吨),与“科学一号”同属于国土资源部的“勘407”号、“奋斗7”号,甚至包括属于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的“滨海511”号勘探船以及属于中国国家海洋局的海监船只等等,这些船只虽然在组织上属于政府部门或民间组织,从事的也都是基本的海洋情况调查工作,但其搜集的资料可以在需要时为海军水面舰只或潜艇的使用提供非常大的帮助,而且据说象“向阳红10”号这样的船只还被军方直接借用过。
   
    对于日本人来说,近年来对中国调查船最直接的印象莫过于2000年5月的那次,“海冰723”舰于当月14日穿越了对马海峡(与对马岛最近时距离不足20千米),并在对马岛附近海域(同样也是日本沿海地区)活动到了20日,其后沿本州岛的日本海沿岸北上,于23日穿越了本州岛与北海道之间的津轻海峡(宽仅30千米),在6月初于东京首都圈附近的房总半岛活动,最后于9日从冲绳附近回到了中国沿海,事实上环绕了日本一周,并多次进入了日本的专属经济区。而在当年7月份,就在西方八国首脑会议期间,新服役的“东调232”号舰也在会议地点冲绳附近进行了长时间的活动。在这之后,日本政府对中国提出了交涉,双方也达成了一些协议。不过直到2001年10月,同样是“海冰723”舰,还是穿越了九州岛南端的大隅海峡,并在冲绳附近海域活动到了当月月底,据自卫队负责跟踪该舰的“白濑”号破冰船报告,该舰在行进过程中,经常停下来或慢速行进,不时将一些仪器吊入海水中,有时还定时发射类似气象火箭类的不明用途的探空火箭。应该说,各种调查船如此频繁地进出日本近海甚至沿海地区(基本上每月都有中国的各种调查船被确认),是有相当意义的,象“海冰723”在2000年5、6月那样的行动,可以搜集到大量在本土接受不到的信息,比如房总半岛附近就有防卫东京地区的航空自卫队百里基地、峰岗山雷达站等等,津轻海峡附近则有海上自卫队的大凑地方队总部和龙飞警备所等地,它们发出的各种信号,无疑会提供大量有用的信息。而且,其调查的日本近海水温、潮流等方面的资料,使中国对于中日两国间海域的情况更加了解,不管是对和平时期的资源开发和划界谈判(双方专属经济区至今还存在争议),还是对战争时期舰艇(尤其是潜艇)的应用,都将起到重要的作用。
   
    注:本文是根据日本军事刊物和相关网站上的公开资料编写而成,并不表示本网站证实其报道,仅供参考。《舰船知识》
   
  
发表感言

【 相关报道 】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