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博览

 

考古发掘将撩开阿房宫神秘面纱
  一年来,我国考古工作者对举世闻名的秦阿房宫遗址进行了首次挖掘,历史上究竟有没有阿房宫、当时是否修建完成、阿房宫到底有多大、是不是被项羽焚毁的等等,人们期待着揭开这些千古之谜,考古专家也许会在不久的将来逐渐撩开阿房宫的神秘面纱。
 项羽没有纵火
瑰丽阿房宫在哪里?拷问阿房宫的存在
  当我们终于等来有史第一次对“阿房宫遗址”的考古发掘,当我们首次发现“保存完整的秦宫铺瓦屋顶”,尤其是,当我们热火朝天于“项羽烧没烧阿房宫”论战不休时,那如诗似幻般的阿房宫,真的有过吗?
                               详文>>>

考古专家谈阿房宫考古成果发布后的是是非非
  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阿房宫考古工作队领队李毓芳说,她连日来“已被国内个别所谓的专家弄得头都疼了”。提起近来阿房宫遗址考古成果发布后引来的是是非非,她说:“我可以肯定并且斩钉截铁地说,阿房宫前殿遗址没有发现被大火焚烧的痕迹,项羽当年烧的是秦咸阳宫的建筑,而不是阿房宫的前殿!”
                               详文>>>

考古专家:“项羽没烧阿房宫”说法无误
  近日,有媒体刊发“项羽没烧阿房宫有误”的消息,记者就此采访秦阿房宫考古工作队专家。从他们那里记者再次得到确认:“可以肯定地说项羽没烧阿房宫,应该为项羽平反。”
                               详文>>>

阿房宫与“硬改历史”(English)
  千百年来,人们一直认为,我国秦代重要宫殿建筑阿房宫是被西楚霸王项羽付之一炬的。直到公元2003年的今天,考古专家从阿房宫遗址发掘现场一直没有找到炭灰的痕迹,才初步断定阿房宫并非毁于大火,从而排除了项羽“纵火”的嫌疑。那么,项羽为什么会蒙受如此不白之冤呢?
                               详文>>>

专家:阿房宫是半拉子工程 未现被烧痕迹
  专家分析认为:阿房宫可能是基础打好了,但宫殿没有完全盖好。当时修阿房宫不到一年多,秦始皇就死了,劳动力被拉去修秦陵墓,陵墓没修完,秦二世就垮台了,阿房宫的活也就没完。这次考古没有找到封顶的东西也是一个佐证。从另外一个侧面分析,阿房宫没修好,也就没有什么好烧的。”
                               详文>>>
 “恢弘”的阿房宫
遗址出土保存完整排列有序的屋顶古瓦
  杜牧的《阿房宫赋》描写了阿房宫的宏伟场面,可是阿房宫具体是什么样子,现代人却没有见识过。近日,在西安西郊的秦阿房宫前殿遗址看到一个出土的完整的屋顶,也许会为我们揭开这个千古之谜。
                               详文>>>

秦阿房宫“前殿”遗址首次展现清晰“轮廓”
  经过一年多的考古勘探与发掘,考古工作者基本搞清了秦阿房宫遗址“前殿”的型制、范围和基本结构,首次向世人展现出清晰的“轮廓”。这次重大发现为解开这处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宏大的建筑群之一的诸多谜团提供了重要资料。
                               详文>>>

阿房宫进行历史上首次科学发掘 将揭开神秘面纱
  根据勘探发掘确定,仅阿房宫前殿遗址夯土台基东西长1270米,南北宽426米,现存最大高度12米,夯土面积541020平方米,,是迄今所知中国乃至世界古代历史上规模最宏大的夯土基趾。据考古专家推算,,阿房宫前殿遗址的面积规模与史书记载的“东西长500步,高达数十仞,殿内举行宴飨活动可坐万人”所描写的基本一致。沉睡两千多年、气势磅礴的阿房宫正在向世人揭开她的神秘面纱。
                               详文>>>

阿房宫遗址
  阿房宫遗址是中国秦代秦始皇在秦都咸阳上林苑内建造的朝宫遗址。在陕西省西安市西郊约15公里处。196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详文>>>
杜牧的<阿房宫赋>
  作于宝历元年(825),时作者二十三岁。当时大起宫室,广声色,故作此赋。本文通过阿房宫的兴毁来讨论六国和秦灭亡的内在原因。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乎几千万落!长桥卧波,未云何龙?複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
  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
  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几世几年,摽掠其人,倚叠如山。一旦不能有,输来其间。鼎铛玉石,金块珠砾,弃掷逦迤,秦人视之,亦不甚惜。
  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椽,多于机上之工女;钉头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瓦缝参差,多于周身之帛缕;直栏横槛,多于九土之城郭;管弦呕哑,多于市人之言语。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乎!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