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傲世雄鹰走近中国空军 空军骄子
韩德彩空中智斗"双料王牌"费席尔
华夏经纬网   2004-07-23 14:57:43   
字号:

    1953年4月7日下午4点左右,一顶花花绿绿的降落伞,从天空中晃晃悠悠地起落下来,掉在了辽宁省凤城县石头城的一个山坡上。

    "敌人飞行员跳伞了!"

    "抓美国鬼子飞行员哟!"

    石头城附近的老百姓和民兵们从田间地头四面八方向这片山坡围去。大伙像围山打兔子一样吆喝着呼喊着,收缩着人海组成的大网,终于在一条山沟的树棵子里发现了蓬头垢面、狼狈不堪的美军飞行员。

    "不许动,举起手来!"四面的老百姓闻讯都拥了过来,手里的铁锨、砍刀、木棍像一片密密麻麻的乱树棵子。

    高鼻隆目、面色苍白的美军飞行员一面平举着手枪,一面瑟瑟地后退着,他不敢开枪,面前怒目圆睁的中国人太多了,他不知道先打哪一个?

    终于,他倚靠到一块山岩上,无路可退了,只好扔掉手枪,高举双手,手里还摇晃着一本用英、中、朝鲜文字印制的小册子。上面写着"我是美军飞行员,我已是贵军的俘虏,希望贵军遵守日内瓦战俘公约,保护我的生命,并提供人道的待遇……"

    经过有关部门的审讯和这个美军俘虏身上的证件及本人供称,他就是美空军第51联队的"双料王牌"飞行员上尉小队长哈罗德·爱德华·费席尔。这个费席尔,从15岁就开始飞行,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的飞行员,多次受到重奖。仅在朝鲜战场上他就先后出动过175架次,击落我军飞机10架以上。按照美国空军的惯例,击落5架就可称为王牌,而费席尔自然是"双料王牌"飞行员了。

    在志愿军第15师师部,费席尔这个骄横跋扈、不可一世的"双料王牌"飞行员,对于自己被击落毫不服气,被俘后一再要求见见把他从天空打下来的那位志愿军对手。

    门开了,走进一位中年志愿军首长。

    费席尔慢慢地站起来。他有些疑惑,这位飞行员年纪似乎大了些。

    一位志愿军翻译向费席尔介绍:"这位是飞行师长刘盛起将军。"

    "那么,是你把我打下来的?"在费席尔的判断中,能把他这位"双料王牌"飞行员打下来的对手就应该是眼前这位将军,因为只有他那种阅历和职别才具有打下美国王牌飞行员的资本。

    "不是,打下你的是我们的战友!"刘盛起师长说。

    费席尔听罢,忿忿地坐了下来,他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

    师参谋长季鸿走了过来,费席尔问翻译:"这位是不是打下我的那位飞行员"

    翻译对他说:"不是。"

    费席尔连招呼都懒得打。

    在费席尔的眼里,中国飞行员都是一群土包子,既没有多少飞行理论,又没有多少飞行经验,更何况他们驾驶的是苏联笨重的米格战斗机,那些家伙已经大大落伍了,他始终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被这样的对手打下来?

    这时,一位年轻战士走了进来,向刘师长和季参谋长敬礼后,以标准的军人姿态站到了费席尔的面前。

    他太年轻了,圆圆的脸蛋上,还漾着孩子般的顽皮,颏下唇上只有一层软软的茸毛,个头也比费席尔矮了一截。费席尔以为他是个警卫员,只瞟了一眼,就不再注意他了。

    刘盛起师长走过来,笑着对傲慢无礼的费席尔说:"你的克星来了,你不是想见见你的对手吗,这就是击落你的志愿军飞行员,他叫韩德彩!"

    "啊!"费席尔""地站起来,怔怔地盯着小韩那张充满稚气的脸蛋,大张的嘴巴,分明传递着无声的惊异和惶惑。

    费席尔用怀疑的目光把韩德彩上下打量了一番后,双肩一耸,摊开双手,摇动着脑袋说:

    "对不起,长官先生,我不愿意开这种玩笑。要知道,我是美国空中英雄,怎么可能让这个年轻人打下来呢?我看得出来,他是一名合格的军人,可他还是个孩子。"

    "我们也不想开这种玩笑。"刘师长严肃地说:"他的确很年轻,只有20岁,他是参军后才学的文化,以前是一个放牛娃。他在战斗机上总共飞行不到100个小时。但是,他凭着对祖国、对人民的无限忠诚,凭着精湛的飞行技术,的的确确把你这位双料王牌飞行员击落下来!"

    翻译把这些话译出来后,费席尔顿时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不信,我还是不信,凭你会把我击落?就算你出生在飞机上,你才飞行了多少小时?这怎么可能,我不信!"

    费席尔暴怒地大喊起来,他以为中方军官是在故意戏弄他。

    韩德彩说:"你驾机下滑到300米时,我没有跟下去,我知道,那是一个圈套……"

    费席尔如巨雷轰顶般惊呆了,他好似被这年轻的飞行员点了穴位,整个身体都僵死地伫立在哪儿。

    不错,不是真正的对手,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空中玩的什么把戏,小韩语言不高,依然平缓地说:"你犯了一个错误,你忘记了,我们是在山地空战,你不可能一直低空飞行,否则你会撞山自焚。当你明白了这一点,拉起机身时,我已经在最佳射击位置等候你了。"

    费席尔缓缓垂下高傲的头颅,那天的空战似乎在他面前重新展现。

    那似乎是一场噩梦,可它毕竟发生过。

    4月7日10时许,蓝天如洗,阳光普照,一队志愿军行机完成巡航任务后,返回大堡机场。

    地面指挥员命令韩德彩和长机张牛科在机场上空掩护机群着陆。韩德彩和长机在3000米的高度上盘旋着,观望着一架架银光闪闪的战鹰,散开队形,减低速度,依次降落在阳光灿烂的机场上。

    这时,韩德彩眼前的仪表盘上红光一闪,油量警告灯亮起来了,这说明他油箱里的油已经不多了,他立即向指挥员报告了这一情况。

    "现在没有敌情,可以降落!"地面指挥员向韩德彩下达了落地的命令。

    韩德彩和长机张牛科拉开距离,减速下滑。当韩德彩下滑到400米的低空改平飞时,突然听到地面指挥员紧张而急促地命令:"快拉起来!拉起来!空中有敌机!危险!"

    "不好,肯定遇到了敌人的猎航组了!"韩德彩急剧思索着,当即拉起机头,飞机从跑道上空呼啸着重新冲入云霄,掀动的气浪在跑道上扬起一溜烟尘。

    "猎航组"是美国侵朝空军在1952年组成的专门对付志愿军空军的空中飞行小组。"猎航组"的任务主要是在志愿军机场附近上空隐蔽设伏,偷袭志愿军空军正在起飞或着陆的小队飞机。

    由于飞行难度很大,作战任务艰巨,"猎航组"的成员全部是由飞行时间超过千余小时,击落过5架以上飞机的美国空军"王牌""双料王牌"飞行员组成。他们个个老奸巨滑,飞行经验老到,技术水平高强,数次偷袭回回得手,志愿军空军已连续吃了几次大亏。这一次,他们又想来捞点油水了。

    飞机拉起后,韩德彩机警地向后方观察搜索。碧空茫茫,根本没有敌机的一丝踪影,莫非地面指挥员搞错了。

    突然,他发现在飞机的左前下方百米处出现了两架飞机,一前一后,以大片度向左转弯,好像在编队飞行。

    虽然暂时无法辨别清楚,可韩德彩机警地瞪圆了眼睛。

    "奇怪,我们12架飞机除了长机张牛科和我之外,都已安全着陆,怎么会又冒出来两架,莫非他们就是敌机?韩德彩一边想着,一边细心观察,距离越来越近,前面飞机的轮廓终于看清楚了,原来是一架敌人的飞机正在紧紧咬住我军一架过场的友机,准备从后面发起攻击,由于敌机速度快,又占据有利位置,我军友机左冲右突,都无法摆脱被攻困境,情况十分危急。

    韩德彩见友机处于危险之中,不顾油料即将耗尽的警报,猛推油门加速向敌机冲去。

    攻击友机的美国飞行员正是趾高气扬的费席尔,他在大堡机场上空发现猎物后,用利索、果敢的动作杀了出来,如今,猎物已成囊中之物,只需套进瞄准镜,按动速射炮的键钮,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费席尔轻嘘了一口长期,把中方那架飞机套进了瞄准镜。

    蓦地,他发现机侧一个黑影,如一把锋利的剑向自己刺来。

    于是,他放下眼前的猎物,操纵着方向杆一个翻转,躲过了韩德彩的第一次攻击。等他恢复了机位,重新寻找"猎物"时,我方飞机已不见踪影了。费席尔敲打着机盘上的仪表,懊怒地嚎叫了几声:"猪猡,可恨的支那猪猡……"

    正在这时,他又发现了新的"猎物"

    此时,张牛科的飞机正在降落,飞机高度低,速度减慢,极易进行攻击。费希尔大喜过望,调整机头,恶狠狠地扑向张牛科。

    费希尔的座机刚一改平,韩德彩立即看出了敌人的企图,他马上向张牛科大声呼叫:

    "3号,3号,快拉起来!敌人要向你开炮了!"

    "3号明白!"长机张牛科沉着地回答。

    可是敌机是F—86"佩刀"式喷气机,速度太快了。张牛科的话言未落,费席尔的炮声已经响了,张牛科的长机尾部立即冒出一股白烟,机身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

    韩德彩眼见长机受伤,怒火填膺,全身的血液一下子沸腾了,他咬牙切齿地喊叫:

    "3号,3号,快拉起来!我掩护你降落!"

    说完,韩德彩猛推油门,驾机旋风般地朝敌机冲去。这迅猛的动作,使正准备攻击张牛科的费席尔猝不及防。吓得慌忙丢开张牛科,向右来了个下滑转弯,以便摆脱开韩德彩的攻击。

    此时,韩德彩的油量警告灯又嘟嘟闪亮起来,再不降落,油箱里的储油将全部耗尽。可小韩要对付的是眼前这只凶猛的恶鹫,他已经无暇考虑如何安全着陆的问题了。小韩收减速板,猛推油门,飞机急速跃升起来,再次闪电般地起向敌机。费席尔见被咬住,忽上忽下,左盘右旋,急于摆脱。韩德彩今天犹如神助,双眼紧盯着敌机,紧随其后。

    张牛科在韩德彩的攻击掩护下,乘费席尔自顾不暇的当儿,沉看地操纵着负伤的飞机,安全着陆了。

    韩德彩见长机安全着陆,顿时放下心来,全神贯注地对付眼前这架凶如饿虎、滑如泥鳅的敌机。

    "跟这家伙拼上了!一定要把他打下来!"韩德彩暗暗定下决心。敌机又下滑了,他刚要推机头,紧随着俯冲下去,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会不会是敌人耍什么花招呢?他看了看飞机高度表,仅有900米的高度,而敌机在他下方,顶多有800米左右,在这样的低空下滑,敌机不可能做激烈的盘绕和翻滚动作,否则就会撞山。

    "狡猾的家伙,一定是在用虚假动作引我上钩啊!"韩德彩识破了敌人的诡计。他不仅没有下滑,反而轻轻一拉机头,上升了一点高度,居高临下监视着敌机。

    这实在是非常高明的一招!

    久经沙场的费席尔驾机下滑时,满以为对方会跟着他下滑。等下滑到一定高度,他便会利用纯熟的技术猛将座机升空爬高,而将身后的敌机置于自己的腹下,这样一来,攻守易位,他马上就会取得攻击的主动权。他的这一绝招已使用过多次,次次灵验。在以往的战斗中,对手开始都是紧跟其后,猛追猛咬,但当他猛拉机头陡然爬高时,对手会因突然失去目标而不知所措,有的甚至来不及拉高便撞山坠毁。还有的则因来不及升高,处于低位,成为费席尔鹰爪下的猎物。费席尔会巧妙地利用高度优势,一个鹞子翻身俯冲下来,居高临下猛攻对手。

    金煌煌的阳光照得费席尔睁不开眼睛,凭着经验,凭着感觉他仍然在下滑,下滑。当他下降到离地面还有400米高度时,他回望了一眼,奇怪,对手并没有紧跟其后。突然,他心里有些惊喜,喜的是凭自己的高超技术,也许已经将对手抛到九霄云外了。可随即,一阵心惊肉跳之后,他又感到些许惶恐。是自己露出了什么破绽了吗?或者中共的飞行员早就破解了这套战法的奥秘?

    这种想法刚一浮上心头,费席尔立刻又释然了。不会的,即便是自己有点破绽,或者对方了解了其中的奥妙,只有百余小时飞行记录的中共飞行员也没有那么高超的技术来沾自己的便宜。想到这里,费席尔得意地呶了呶嘴唇,然后一推操纵杆,继续向低空下滑。

    韩德彩在空中等候片刻,不见敌机上升,反而向超低空下降。不禁也叹服起这个技能高超胆略过人的对手来。"好家伙,是个老手!"韩德彩看着身下轻盈如燕子般飞行的敌机,知道今天这个对手来者不善,是个可怕的家伙。他精神一抖,准备以更大的决心和勇气与敌机周旋。

    费席尔发现对手没有跟下,而前方不远处已经是大山了,只好向左上方拉起。

    "到底上来了!看你往哪儿跑!"韩德彩早就等在半空里。见敌机拉起,便一推操纵杆,向左前方来了个平压式俯冲,敌机的身影一下子被套进了瞄准具光环,好,小韩屏住呼吸稳住机头,右手握紧炮钮,刚想开炮,敌机""地一下闪开了。

    费席尔毕竟是个诡诈多端的老狐狸,一见左转不妙,马上下意识地改为右转,他想利用F—86佩刀式喷气机水平机动性能好的优势,左右急转,用大动作拼命挣脱韩德彩。

    这一手还真的把韩德彩甩出了一段距离,但是韩德彩也早就料到了这一点,他敏捷地一压迫度,""地一下再次追了上去。

    "怎么就是甩不掉呢?莫非中共的飞行员有什么邪术?"费席尔有些慌了,大滴的汗珠从额头滴落。现在,他所有招数几乎都用尽了,还是甩不开机后这个魔影,他似乎看到死神的黑翅膀正飞临自己的头顶。

    韩德彩这时也看出敌机已是黔驴技穷了,对手的左盘右旋,上冲下俯,开始让尾随的小韩感到十分吃力,可他完全掌握了攻击的主动权。这时,他发现对手机体开始不规则地乱晃,这说明对手动作目的不明确,已快要出现错误了。小韩猛压油门,又向前逼近了一步。

    敌机反常了,开始不规则地走直线了,"好!"韩德彩见时机已到,压住机头,再一次把敌机牢牢地套进瞄准具的光环中。

    1000米、800米、500米……费席尔再也无法脱身了,眼看两机相距不到300米了,韩德彩把稳飞机,两眼圆瞪,"狗强盗,看你还往哪里跑!"

    "咚咚咚……!"一阵连续的炮响,一串串炮弹猛烈地射向敌机。

    连串的炮弹首先炸毁了左翼,接着又命中了机身,只见敌机浑身冒烟,在空中挣扎两下,随即摇摇晃晃地坠落下去。费席尔在浓烟呛火中被机座下的机簧弹射出来,拉着降落伞,飘飘悠悠地降落在辽宁省凤城县石头城的山沟里,没想到刚刚落地,就成了中国人的俘虏。

    从此,韩德彩的名字传遍了整个志愿军部队。"昔日放牛娃"击落美国王牌飞行员的故事,被传为佳话。

    两天后,美联社汉城分社刊发一条消息,悲哀地宣布:美国"第一流的喷气式空中英雄""双料王牌飞行员"哈罗德·爱德华·费席尔失踪了!

    费席尔,这个仅在侵朝战争中就出动过175架次的老牌飞行员,做梦也没有想到竟然败在一个年龄刚满20周岁、飞行时间不满100小时的中国年轻的空军飞行员的手下,只是在亲眼见到韩德彩后,他在惊讶之后不得不低下了那颗高傲的脑袋,连连嘟呶道:"想不到,想不到!"随即,他简略平整了一下服装,挺直身躯,抬举右臂,向韩德彩行了一个标准的美式军礼。

    这一个军礼,既表达了费席尔的自愧和疚责,更倾诉了一个美国飞行员对中国军人的由衷敬意。

    消息传到志愿军空军司令部,偌大的司令部都沸腾了。

    当得知被韩德彩击落的费席尔居然是美国空军中的双料"王牌"飞行员的时候,轻易不在胜利面前喜形于色的聂凤智司令员,也止不住大声称赞起来:

    "太好了!韩德彩表现得太出色了!"

    他甚至从韩德彩一个"放牛娃"出身的飞行员和自己同样是一个"放牛娃"出身的空军司令,联想到了中国革命。

    "放牛娃了不起,虽然没啃过洋面包,喝过洋墨水,可是能成大事业哩!过去那个朱皇帝,放过牛吧,我这个司令也是放牛娃出身,小韩也是放牛娃,嘿嘿,怎么样?照样把美国佬打趴下……"

    此后,美国空军贼心不死,继费席尔之后又对志愿军机场偷袭过几次,但均以失败而告终,这才如梦方醒,再也不敢到东北大后方来了。于是,从"米格走廊"到东北境内的整个空域,在中国年轻空军的有效防卫下,基本上成为安全地界。

摘自《天惊——中国空军传奇》编著 杨震 孙晓 左东

 

责任编辑: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文章排行
 
·国民党三龙抢珠 台名嘴:只要他出线
·国民党2020人选 初选机制成角力点
·多伦多访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侵华日军
·2020年国民党的候选人是谁
·北京阵风达6级 气温触底反弹16日升至
·国民党议员疾呼别让支持者失望
·角逐花莲议长 国民党17日假投票
·2020世代交替 国民党中生代谁敢一肩
·国民党应更积极推动两岸关系
·国民党应更积极推动两岸关系
·纽约“无畏女孩”搬家
·夏靖:让信和财富成为一个有温度的财
·贵州茶资源交易中心:如何防范现货投
·赏樱团车祸事故33人死 "蓝委"要官员
·毛泽东的故事---求知不求钱
最新专题
 
- 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
- 2018全国两会
- 2018平昌冬季奥运会
- 习近平出席APEC并访越南、老挝
- 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
- 四川省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
- 第十六届赣台经贸文化合作交流大会
- “第2届云港澳台青年双创周”暨两岸媒体联合采访活动
- 两岸媒体走进太行联合采访活动
- 2018七彩云南民族文化研习营
- 2018年第四届“爱·在芒果”
- 贵州•台湾经贸交流合作恳谈会
- 第十二届中国珠海航展
- 2018北京国际汽车展览会
- 中国年进行曲之狗年送福
-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