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2008中国记忆
西藏拉萨发生3.14重大暴乱事件
华夏经纬网   2008-12-25 10:51:46   
字号:

    新闻事件

    这是一起骇人听闻的严重暴力犯罪事件。

    3月14日,一群不法分子在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市区的主要路段实施打砸抢烧,焚烧过往车辆,追打过路群众,冲击商场、电信营业网点和政府机关,给当地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造成重大损失,使当地的社会秩序受到了严重破坏,13名无辜群众被烧死或砍死,造成直接财产损失超过3亿元。

    这是一场反对分裂,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的斗争。

    为了尽快恢复正常的社会秩序,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组织公安、武警,对在拉萨街头十分猖狂地进行打砸抢烧的不法分子依法打击,迅速平息了事态,维护了社会稳定,维护了国家法制,维护了西藏各族群众的根本利益。

    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这起严重的暴力犯罪事件是由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煽动的,是由境内外“藏独”分裂势力相互勾结制造的。

    手段残忍 令人发指

    3月14日,星期五。

    这天上午,拉萨市民像往常一样上班、上学、逛街、做生意、转经,来自各地的游客三五成群地在街头游览。谁曾料想到,一场劫难突然降临。

    上午11时许,一些僧人在小昭寺用石头突然攻击执勤民警,几乎与此同时,一些不法分子开始在八廓街聚集,呼喊分裂国家的口号,潜伏在城区各处的不法分子也迅速出动,并开始用棍棒、石块、匕首暴力攻击执勤民警和过往的群众。

    在拉萨八廓街、林廓北路、色拉路、纳金路、二环路和北京中路等地段,不法分子成群结队,疯狂地对一些政府机关、临街铺面和拉萨市二中、海城小学、冲赛康商场、中国银行西藏分行北京东路支行、电信移动营业网点以及新华社西藏分社、西藏日报社等新闻单位实施打、砸、抢、烧。

    一时间,昔日美丽的“日光城”浓烟四起,高原古城笼罩在恐怖中。

    早上还是阳光灿烂,下午则变得阴云压城。滚滚黑烟遮盖了蓝天白云,空气中弥漫着橡胶和燃烧物的气味,老城区及周边的街道上到处是燃烧的车子和商铺,大批商店、银行、宾馆、单位的财产被暴徒砸毁或焚烧,沿街的门窗、岗亭、自动取款机、红绿灯一片狼藉,部分城区停电、通信中断。

    下午3时许,在北京中路的“以纯”服装店,6个年轻女店员颤抖着挤在二楼仓库一张小木床底下,大气都不敢出,外面传来砸店铺的声音。突然,外面静了下来。藏族姑娘卓玛想出去看看,她的同伴次仁卓嘎死死拖住她:“别去呀,他们都有刀,要杀死我们的!”卓玛还是下了一楼,她顿时惊呆了:一楼已是火光冲天。她赶紧向女孩们大喊:“快逃命啊,他们放火啦!”

    留下,会被烧死;冲出去,可能会被不法分子打死。怎么办?犹豫了几秒钟,卓玛钻出了卷帘门,然后低着头拼命狂奔。而其他5个女孩没有跑出来。

    等大火被扑灭后,人们发现,这5个平均年龄只有20岁的女孩全都死在了小木床边上,有的躺着,有的坐着,有的脸上还带着血迹。她们的手互相紧扣,掰都掰不开。她们的名字是次仁卓嘎、杨东梅、陈佳、何欣欣和刘燕。

    5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在不法分子点燃的大火中逝去。

    14日下午,繁华的商业街朵森格路变成了一片火海。一伙不法分子纵火烧毁了一家服装店,躲藏在二楼的店主刘国兵和妻子情急之下跳窗逃命,妻子手臂摔断,刘国兵多处被烧伤,他们刚满20岁的女儿在店内被活活烧死。

    在北京中路,几十辆汽车、摩托车、自行车被推翻在路中央并点燃,蘑菇状的烟云在半空翻腾。

    在打砸抢烧中,不法分子的手段极其残忍、令人发指。他们背着装有石头、汽油瓶的背包,手持铁棍、木棍、长刀,见东西就砸,看到不顺眼的人就打,一边打一边狂笑。人们四处奔逃,医院急救中心的门口染满了鲜血,学生们躲在校园的操场上瑟瑟发抖。在江苏东路拉萨大桥车站,民工赵济民刚下公交车,就被一个暴徒用刀捅裂了肝脏。市民冯碧霞被割掉了耳朵。1名无辜群众被暴徒浇上汽油活活烧死……

    这些不法分子更是一群贪婪的劫匪。他们将店铺中的各种货物洗劫一空,他们还将抢来的床垫和桌椅摆放在道路中央阻断交通。

    四个月前骑单车来西藏旅游的瑞典人扬内,当时正在北京中路一家小餐馆吃饭,他回忆说:“刚开始,我听到玻璃被打碎的声音。紧接着看到一群人沿北京中路放火烧商店、烧汽车,围攻追打行人,四周一片混乱。他们的行为简直不可理喻。”扬内说,“这些人手持木棍、铁棍和刀子,背包里装有预先准备好的石块。这次暴力事件完全是有组织的。”

    事后查明,这天,不法分子纵火300余处,拉萨848户商铺、7所学校、120间民房、6座医院受损,至少20处建筑物被烧成废墟,84辆汽车被毁,有13名无辜群众被烧死或砍死。拉萨市直接财产损失超过3亿元。

    暴行背后是分裂势力的黑手

    目前有足够证据证明,这次打砸抢烧事件是一起由境内外“藏独”分裂势力策划煽动的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事件,是我们同达赖集团长期尖锐斗争的集中反映,它有着深刻的政治背景和复杂的社会背景。

    达赖集团1959年叛乱失败逃往国外后,不甘心失去他们在旧西藏的封建特权,一刻也没有放弃分裂破坏活动。上世纪60年代,他们重组叛乱武装,对西藏边界进行袭扰;在80年代策划拉萨骚乱,妄图将西藏从祖国分裂出去。

   事实上,分裂与反分裂、光明与黑暗的斗争从未停止过。

    半个多世纪以来,流亡国外的达赖集团抓住一切机会,通过各种途径,向境内分裂主义分子授意,通过各种手段挑起西藏内部矛盾。

    2003年7月3日,达赖集团下属的“藏青会”主席格桑平措在印度达兰萨拉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达赖喇嘛多次宣称决不诉诸暴力,而只要是为了我们的事业,我们是不惜使用任何手段的,无论是暴力还是非暴力。我们计划对我们成员进行为期六个月的游击战训练。”

    今年1月4日,达赖集团下属的“西藏青年会”等5个激进组织就通过互联网发出了“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的叫嚣。同时,达赖集团还组织策划了境外藏人的“挺进西藏运动”,其主要策划者“藏青会”宣称:“不惜流血和牺牲生命也要恢复‘西藏独立’!”2月7日,达赖“流亡政府”伪议会议长噶玛群培声称,要“利用中国举办2008年奥运会的机会,展开各种活动,迫使中国政府在2008年或者未来两年内解决‘西藏问题’。”

    如果说上述言行还仅仅是“口头暴力”的话,那么达赖集团“和平主义者”的面纱终于在3月10日被他们自己的行动撕下。

   这一天,几名“藏独”分子闯入希腊古奥林匹克遗址,企图通过点燃火炬的方式“抗议即将在北京举行的奥运会”,遭到了希腊警方的坚决处置。

    与此相呼应,“不谋求西藏独立”的谎言也被达赖集团自己戳穿。

    相关评论

    新华网北京5月3日电(新华社记者)最近,达赖集团的“西藏青年大会”主席次旺仁增在国际上公然鼓吹“西藏抵抗运动要采取自杀式暴力手段来进行”,其赤裸裸的暴力本质再次暴露无遗。

  “藏青会”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组织?其和达赖集团有着怎样的关系?带着一系列问题,记者为此专访了有关藏学专家。专家们指出,由西方一些组织资助和“西藏流亡政府”财政支持的“藏青会”,从“诞生”之日起就奉“西藏独立”为宗旨,成为达赖集团的“急先锋”和“车前卒”。从暴力走向恐怖,“藏青会”成为“藏独”组织中激进和暴力的“代表”。

  成立初衷即为“藏独”效力

  “藏青会”成立的主要目的就是为“西藏独立事业”培养后备力量。

  专家介绍,上世纪70年代初,达赖流亡国外已有十几年,“独立”无望,“流亡藏人”中的一些青年开始出现厌倦和颓废的倾向,甚至对藏语文和藏装都不感兴趣。在这种情况下,1970年,达赖直接授意成立了“西藏青年大会”。

  在成立大会上,达赖和“流亡政府”的主要成员出席会议,并鼓动藏人“拿出决心和勇气”,追求实现“西藏独立”的目标。达赖想借此打破历史上形成的地区界限和教派矛盾,把“流亡藏人”中的青年组织起来,为“藏独事业”培养“接班人”。“藏青会”章程第4条便是:为了实现“西藏独立”的目标,要广泛开展运动,不惜生命代价。

  专家说,“藏青会”成立之后,迅速在南亚及欧洲“流亡藏人”多个主要居住区建起分支机构。上世纪80年代之后,在达赖集团的推动下,“藏青会”进入快速繁殖期,如今拥有81个分会,成员3万多名,遍布世界各地“流亡藏人”居住之处,集中分布在印度、尼泊尔、不丹、英国、加拿大和美国等地。

  目前,“流亡政府”工作人员80%以上是“藏青会”成员。上世纪80年代起,“藏青会”成员不断加入“流亡政府”,整个80年代,有60多名“藏青会”历届委员以上的骨干分子在“流亡政府”及其下属机构担任要职。上世纪90年代,达赖集团实行所谓的“民主选举”噶伦后,“藏青会”骨干把持了“流亡政府”的许多要职,开始直接参与并经营“流亡藏人”的政治事务。到了1993年,“流亡政府”中的7名噶伦有6名来自“藏青会”,而现在的首席噶伦桑东和达赖特使甲日·洛珠坚赞等都是“藏青会”成立之初的骨干分子。

  “藏独事业”是“藏青会”的主要奋斗目标,为此他们组织了大量活动。最为典型的是每年3月10日抗议中国政府的活动,从“藏青会”成立至今就没有停止过,其中不乏暴力冲击我驻外使领馆、静坐、绝食等行为。而其他每逢达赖生日(7月6日)、达赖获得所谓的“诺贝尔和平奖日”(12月10日)、2001年开始的纪念什么“甘丹颇章成立日”(5月16日)、“民主日”(9月2日)等,“藏青会”也都要搞名堂。

  暴力性质日益凸显

  “藏青会”自建立之日起,就不断制造暴力和恐怖活动。其“暴力宣言”中甚至鼓吹:为达目的,不惜一切代价、采取任何手段。

  专家介绍,2002年,“藏青会”前主席次旦诺布接受“民运”分子采访时称,为重视“西藏独立”将使用任何方法,其中包括使用恐怖手段。他还要求“藏青会”成员拿起武器进行斗争。而此前,“藏青会”的多届主席、秘书长也曾经多次声称:“武装斗争和使用暴力是西藏获得完全独立的必由之路”“恐怖活动可以用最低成本获得最大效果”“恐怖活动可以获得广泛影响,吸引国际社会对‘西藏问题’的关注”。

  事实上,早在1974年的不丹事件中,“藏青会”就已经充分地暴露了其组织热衷于暴力恐怖的本质。1974年,达赖集团为了把不丹建成反攻西藏的前沿阵地,策划了颠覆不丹政府的活动。当以达赖集团派驻不丹的代表拉丁为首的一帮人正准备火烧王宫、暗杀国王时,被不丹警方破获,28名涉嫌藏人被捕。

  为了贯彻其一贯的暴力恐怖活动意图,“藏青会”始终将西藏作为其闹事的“主要战场”,多年来一直没有停歇其暴力行为。据专家介绍,“藏青会”直接参与了1987年、1988年和1989年的拉萨骚乱事件。今年3月,拉萨及我国其他藏区发生的打砸抢烧严重暴力事件、冲击中国18个驻外使领馆的事件……都有“藏青会”参与组织和策划的身影。

  3月15日,“藏青会”在印度达兰萨拉召开会议,一致通过“立即组建游击队秘密入境开展武装斗争”的决议,还就人员、资金、武器购置等制定了计划,并拟从事前勘查过的中尼边境偷渡路线秘密潜入境内。“藏青会”主席次旺仁增称,为了彻底胜利,他们已经准备好至少再牺牲100名藏人。

  专家告诉记者,3月20日,“藏青会”主席次旺仁增在达兰萨拉召开的会议上,声称“暴力活动基本达到了唤醒国内藏区反抗意识,引发国际社会对西藏问题高度关注的预期效果,但反抗活动不会停止,此次活动只是今年反抗活动的序曲”。日前,他在接受意大利《晚邮报》采访时,甚至进一步鼓吹用自杀式袭击谋求“藏独”:“现在可能已经到了西藏抵抗运动采取自杀式暴力手段来进行抗争的时刻了。”

  从暴力“滑向”恐怖

  为了实现“藏独”目的,“藏青会”不仅策划和煽动不明真相的普通群众参与暴力事件,还积极培训其武装和后备力量。他们在达兰萨拉设立了武装训练基地,并派人与克什米尔有关组织、斯里兰卡泰米尔、阿富汗的基地组织,以及新疆的“东突”等国际恐怖组织接触,寻求相互支持。

  专家说,由于长期经营其暴力行为,“藏青会”已经到了无法收手的地步,正不断滑向恐怖行为深渊。

  ——向一些藏人灌输“藏独”理念,煽动“藏独”情绪。除“藏青会章程”的宗旨规定的以外,还进行“西藏独立”“光荣历史”等教育,如在武装叛乱头目、曾任达赖“流亡政府”噶伦的拉姆次仁1999年死后,“藏青会”的刊物曾发表专文,追忆他的“武装反抗中国压迫”的“英雄事迹”。

  前几年,“藏青会”还与美、英等国的反华势力合作,出版发行了一些原西藏武装叛乱头目回忆武装叛乱活动的“著作”,并将有的叛乱回忆录拍成影视片,作为教唆藏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搞暴力恐怖活动的教材。2006年初,达赖集团刊物《西藏评论》还登出煽动暴力的读者来信摘要,煽动“流亡藏人”像巴勒斯坦“自杀性爆炸”事件中的主角那样,“做出英勇的壮举”。

  ——建立武装训练基地,进行暴力恐怖活动训练。“藏青会”在印度达兰萨拉建立武装训练基地,组建“西藏自由战士协会”进行武装破坏活动。另据有关情况显示,“藏青会”在2002年开始着手选派藏人学生接受为期6个月的训练,他们将成为“藏青会”特遣队的成员。在2001年和2002年,“藏青会”连续两次举办“未来西藏领导人培训班”,为他们今后的行动作准备。今年以来,“藏青会”还连续举办包括“爆破技术培训班”在内的各种培训班。

  ——与其他国际恐怖组织相勾结。1991年,境外的分裂主义分子勾结成立了“世界民族地位组织”。1992年1月,达赖集团派人参加了该组织在爱沙尼亚召开的会议,并向后来被定性为恐怖组织的“东突”及新疆分裂分子介绍“藏青会”的经验,还说“我们将全力支持你们。我们可以联合起来行动”。

  专家指出,从上世纪80年代末的拉萨骚乱到今年的拉萨“3·14”暴力事件,其背后都有着“藏青会”的组织、策划和推动;今年拉萨暴力事件发生后,我公安机关在个别寺庙查获大量枪支弹药,其背后仍然是“藏青会”的影子。

    有关藏学专家认为,“藏青会”之所以能不断壮大并造势,是和十四世达赖喇嘛的暗中授意分不开的,而达赖集团的决策也被深深打上了“藏青会”的烙印。 
  “藏青会”的成立宗旨的开篇即“遵从怙主达赖喇嘛的正确领导和指引,忠于西藏国民的共同事业”,会歌中非常明确地说要遵从十四世达赖喇嘛的指示,甚至不惜生命。而达赖喇嘛也早在“藏青会”的成立大会上就表示,为了确保我们的决心不发生变化,首要是坚定不移地把握根本目标,达到共同的目标任务是艰巨的,其目标是共同的。

  专家说,十四世达赖喇嘛与“藏青会”的关系可以从两方面分析:一方面,“藏青会”信奉达赖为领袖,服从达赖领导;另一方面,达赖从“藏青会”成立之日起就不断参加其会议并发表讲话,给予支持、鼓励。他自己也说,他们有共同的目标,可见其所谓“分歧”不过是策略上、手段上的分歧。

  专家认为,现在,“藏青会”与达赖可以说相互配合默契,并做了分工,即由十四世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等“官方”组织唱红脸,由“藏青会”等非“政府”组织唱白脸,以便有利于与中央政府进行回旋——一边是十四世达赖喇嘛主张所谓“高度自治”“和平非暴力”,骗取西方不明真相的民众的支持;另一边是“藏青会”等“藏独”组织公然叫嚣乃至行动,以暴力方式、不惜流血也要实现所谓的“西藏独立”。

  “‘藏青会’的宗旨已经鲜明地说明了要遵从达赖的正确领导和指引,既然这样,达赖又怎能说自己失去了控制力呢?”专家说,“这都是他们设计好的一红一白,一张一弛,彼此依托,互为补充,以达殊途同归的策略。”

  恐怖组织和恐怖主义是全人类的共同敌人。不少藏学专家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表示,任何通过破坏人类生命和国际安全秩序的暴力行动来实现其政治目的的组织都是恐怖组织,任何通过破坏人类生命和国际安全秩序的暴力行动来实现其政治目的的行为都是恐怖主义。倘若不悬崖勒马,不停止针对中国政府和人民的暴力恐怖破坏活动,从暴力走向恐怖的“藏青会”应该被视为全人类的公敌,而达赖集团在国内外制造的一系列事件和干扰破坏活动,也使之成为亚洲乃至世界的一个不稳定、不和谐的因素。

  “当然,我们也要区分‘藏青会’3万多名成员中极少数骨干分子和大多数成员之间的关系,许多成员是不主张暴力行为的。”专家说,达赖如果真心希望改善与中央的关系,就应该真正放弃“西藏独立”的主张,停止分裂祖国的活动,停止策划煽动暴力活动,停止干扰破坏北京奥运会的活动,切实阻止“藏青会”的暴力活动,谴责其恐怖威胁。

  揭开"藏青会"与达赖集团关系 暴行记录 

  1986年“藏青会”召开会议策划拉萨骚乱

  1985年“藏青会”召开第5届中执委16次会议

  1977年“藏青会”游行抗议尼泊尔政府

  1974年“藏青会”策划颠覆不丹政府活动

 

责任编辑:程金玉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文章排行
 
·不去这个网红打卡地你就OUT了!
·心理不健康有哪些表现
·揭网红经济背后的“种草”之道 一线
·中美“大象”打架 台湾遭殃
·高雄恐翻盘? 台网友:韩国瑜把民进
·台湾现在的经济水平相当于内地哪个城
·两岸加速摊牌 情势难挽回
·麦子金服:智能金融已成为互联网金融
·克缇直销成就行业新风向 声名鹊起铸
·信和财富夏靖董事长:公益这条路上从
·10万元放余额宝一天收益多少?
·赏樱团车祸事故33人死 "蓝委"要官员
·2014两岸三地九大吸毒男星
·魅力丝袜纤纤玉腿的诱惑(组图)
·电脑需求高于民众习惯 新《汉字表》
最新专题
 
- 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
- 2018全国两会
- 2018平昌冬季奥运会
- 习近平出席APEC并访越南、老挝
- 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
- 四川省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
- “第2届云港澳台青年双创周”暨两岸媒体联合采访活动
- 两岸媒体走进太行联合采访活动
- 2018七彩云南民族文化研习营
- 2018年第四届“爱·在芒果”
- 贵州•台湾经贸交流合作恳谈会
- 第十五届“湖北·武汉台湾周”
- 2018北京国际汽车展览会
- 中国年进行曲之狗年送福
-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 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