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专题 > 中华文化 > 2005年十大考古新发现

陕西韩城梁带村两周遗址


2006-05-11 14:35:45         华夏经纬网

    韩城市位于陕西省关中平原的东北部,东临黄河。梁带村隶属韩城市昝村镇,位于市区东北7公里黄河西岸的台地上,遗址紧临黄河。

    去年8—10月,根据村民反映,梁带村村北一带有人盗挖古墓,韩城市文物旅游局、市公安局随即加强了该地的文物保护工作。同时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在渭南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韩城市文物旅游局、韩城市博物馆的大力配合下,于今年4月起对梁带村及其周围的古遗址进行了调查和勘探,共发现两周时期墓葬103、车马坑17座。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抢救性地发掘了车马坑1(K1)、墓葬3座(M19、M26和M27)。截至12月15日,K1和M19发掘工作基本结束,M26和M27的发掘工作仍在进行中。

    一、考古调查及勘探

    4—5月在梁带村及其附近地区约4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进行了调查,发现有仰韶、龙山、两周及汉代的文化遗存。在梁带村及其附近的调查分为2个地点:一是在村东北部和西南部以及化石村(梁带村北约200米处)东南部发现有内涵丰富的西周晚期—春秋时期的遗存,主要有灰坑和建筑基址,同时采集了大量的陶鬲、、盆、罐、豆、瓦等残片,这对以后认识墓地的年代以及探索墓地与遗址的关系提供了重要的线索。二是对村北进行了详细的地面踏查,根据踏查和发现的个别盗洞,对墓地的四界又进行了抽样勘探,初步确定,梁带村村北一带为一处大型墓地,面积约为33万平方米。

    在清理K1的同时,勘探工作亦相应展开,4月主要围绕K1进行,在K1的南面发现了比较密集的两周时期的10座中小型墓葬和4座车马坑,根据墓葬和车马坑的方向均为东北向的特点,考古队随即在K1东、北面进行了详细的勘探。5月初,在K1东60米处勘探出大型墓葬,即M19,随后又在M19东面陆续发现了3座大墓:M26、M27和M28。经过3个月3万平方米的勘探,共发现两周时期的墓葬103、车马坑17座。梁带村两周墓地地层简单,除发现极少量的灰坑外,基本可以确定这是一处较单纯的墓地,在103座墓葬中,有30余座墓中发现有朱砂和塌陷现象,由此看出,这应是一处保存较好的贵族墓地。

    二、考古发掘

    (一)K1发掘概况  车马坑为一座口大底小的南北向长方形土圹。未发现打破及盗扰痕迹。坑口南北长5.1、东西宽4.2、深4.8米。坑内发现有马车构件、青铜车饰和殉牲的马、狗骨架等。其中清理出车轮7、车舆3个,辕木3根,另有衡木、车轭、轴木。车轮K1:5保存最为完整,直径1.4米,辐数30根;车舆K1:1舆框较完整,长0.91、宽1.3米;车辕K1:14较完整,长2.25、直径0.065—0.09米。所清理出的5匹马骨架,摆放整齐,有俯身屈肢和侧身屈肢2种形式,未发现马匹有挣扎的痕迹,这当是被处死后放置坑内。从车、马摆放位置看,其填埋过程为:先在坑底有序地放置马匹,后在马匹上放置拆解后的马车构件。所出土的青铜车饰中,其中2套、钏保持原位,分别位于K1:8、9轮毂部分,在坑内中南部还出有2件轭首、4件轭足等。其中轭首形制少见,平面近“锁”形,上部有向上伸出的舌形鸾铃底座,两面饰蝉纹;下部呈倒梯形,略束腰,上下贯通,出土时还留有少量朽木,两面饰高浮雕兽面纹,眼、鼻非常逼真,高10、宽11.8厘米。

    (二)M19发掘概况  M19平面呈“甲”字形,墓口距地表1.5米;墓道为斜坡状,长26、宽4米;墓口长6.6、宽5.6、深11.8米。东距M27约20米,方向为215°。

    墓室的棺椁结构为一椁两棺。椁室南北长4.7、东西宽3.2米,底部铺设纵向木板,共15块,宽0.19—0.24、厚0.15—0.21米。四面侧板由宽、厚0.2米左右的方木拼装围成。椁室顶板共18块,宽度0.2—0.3、厚0.12米,搭在侧板并延及二层台上。椁室顶板、底板铺席,四壁用席子和织物覆盖装饰。

    外棺髹漆,长3.03、宽1.65米。东、北侧板彩绘保存较好,内壁为波浪状红彩;外壁为红彩折线、锯齿纹组合图案。内棺髹漆,长2.45、宽0.9米。墓主骨架粉化,仅存16颗牙齿,仰身直肢葬,周身施撒朱砂。

    椁室内装饰品丰富,椁周壁悬挂由青铜鱼、玛瑙珠(管)、陶珠、石贝或海贝组成的串饰,且东西两侧板间横拉4条与椁周壁相同的串饰,平置于外棺之上而悬于棺椁之间,其中3条串饰保持下葬时的状态,且在东西椁板上用矩形铜板固定。串饰有2种组合:一是10枚左右陶珠加2枚石贝穿成的小串组成一组串饰,2条铜鱼与3组串饰间隔悬挂于东西两侧板;二是10枚左右陶珠加若干玛瑙珠(管)加2枚海贝穿成的小串组成一组串饰,2条铜鱼与3组串饰间隔悬挂于椁室南北两端侧板。串饰组合较清楚的共305组,据初步统计,出土铜鱼609条、玛瑙珠管1800、海贝520、石坠800、陶珠3900余枚(颗)。

    棺顶上有4件片状青铜,放置于外棺顶板上,并与串饰叠压平置,南部3、北部1件,上部为“山”字形,下部为矩形,宽68、高58、厚不及0.1厘米。现已完整提取。在外棺侧板外壁上发现10件龙纹镂空铜环,东西两侧各有对称的4件,南北两端各有对称1件。铜环直径19.5厘米,环身扁薄,正面连体双龙相对盘曲,长鼻卷曲上扬,獠牙向下向内弯曲,饰有珠重环纹,背面平素。

    在椁室西部和南部发现青铜礼器鼎4、簋4、鬲4、壶2、盉1、1、盘1、盂1,其中3件鼎形制、纹样相同,大小相次,口径分别为25、23、21厘米。另一件鼎略有差异,窄沿方唇,立耳,垂腹,兽蹄形足,颈饰窃曲纹,腹饰高浮雕垂鳞纹,该器制作精美,口径27.8、腹径28.4、通高25.8厘米。簋大小形制相同,均浅腹钵形盖,上有圈足式捉手,簋身敛口,腹两侧有兽首形耳,平底,矮圈足,下接三矮足。器盖、身饰窃曲纹和瓦棱纹,圈足饰垂鳞纹。口径17.8、腹径21.6、通高21厘米。铜鬲形制大小相同,矮体,宽平折沿,短束颈,腹外鼓,断面呈椭三角形,平裆,矮足下端肥大,腹部与足相对处各有一个竖向扉棱。腹部一周饰波曲纹。沿面上铸有铭文,内容有二:一是“内(芮)太子作铸鬲子子孙孙永宝用享”;二是“内(芮)公作铸鬲子子孙孙永宝用享”,口径16、腹径14、通高12厘米。其他铜器有銮铃10、马面甲片8、铜铃18、铜片8。

    墓主随葬玉器有66件。除在椁室南部和外棺顶板上发现的2件戈和椁室东北部的1件玉管外,其余均为随身装饰共63件和玛瑙珠(管)442颗(件)。其中由玉牌饰8、玉方管18及210颗玛瑙珠(管)组成的项饰引人注目,复原长度约122厘米,牌饰除一件正面为双龙纹、背面为凤鸟纹外,其余7件均单面刻双龙纹饰。在其腕部和臂部有4组串饰,由玉鸟、玉蚕、玉、玉贝、玉泡组成,制作精美,是不可多得的艺术品。其中长、高为1.9厘米的3件圆雕玉鸟最为生动,晶莹剔透的白玉、飘逸柔美的阴线刻工、夸张传神的弯钩式鸟喙,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另外还发现有玉瑗、玉玦、玉握、玉鱼、玉牛首、玉柄形器、玉笄、玉等;玉料有白玉、青白玉、青玉、碧玉、黄玉等。从玉器纹饰的题材和制作工艺看,大部分属于西周时期,其余为商、春秋时期。

    此外,在椁室内围绕外棺一周还发现漆器18件,有箱、盒、豆等。其中在椁室东部有一屏风状漆器和漆箱顶板彩绘,图案清晰,色彩鲜艳。二者均红底黑彩。

    通过对M19的发掘,专家认为该墓有以下3点较为重要:(1)大量排列有序,组合清楚,摆放位置基本保持原始状态的串饰,是我国已发掘的周代墓葬中首次发现。(2)10件保存完好,制作精美的铜环,在已发表的周代墓葬中较为罕见。(3)以往的周代墓葬中,曾在棺椁的位置上发现过不同形式的青铜片状饰物,由于保存状况的原因,对其功用名称不太明确,有、椁饰和“山”字形器等不同说法,此次M19外棺顶板上放置的4件保存较好且保持原始位置的铜,对于此类器物的性质、名称、功用的推定都有着十分重要的参考价值。

    (三)M27发掘概况  M27开口于②层下(现代层),被一近代墓和汉代灰坑打破,M27打破生土。平面形状为“中”字形。有南北2条墓道,南墓道为主墓道,长33.8米;北墓道长17.3米。墓室南北长9、东西宽7.3、深13.2米,墓向为218°。

    在墓室和北墓道的填土中发现19件玉器,有玉环、玉圭、玉戈,大小不一,玉色各异。这些玉器物都是随意散置于填土中,在其周围未发现用匣箱盛装或用织物包裹的痕迹,而且这些玉器大多已断裂。

    墓室的棺椁结构为一椁两棺。椁室南北长5.7、东西宽4.4米。现已清理到距地表12.5米平面上。在清理过程中发现以下几点:

    1、椁顶板除中央正常塌陷外,保存完好,22块椁板横向铺设。

    2、顶板下发现有若干条断裂木痕围绕外棺分布于椁室内,南北4根、东西7根压于其上,这当为棺罩。

    3、椁室内作为装饰的由青铜鱼、玛瑙珠管、陶珠、海贝及青铜铃组成的串饰已全部暴露,周壁悬挂且东西悬挂5条,南北2条。

    4、在外棺外发现大量青铜车马器,计有马衔、镳、辖、軎、当卢、冠、络饰等。西、北壁有青铜兵器戈、钺等。另外还在椁室东北部发现1件漆木鼓和2件石磬。内棺墓主胸部和腰部放置30件金器,有剑鞘、三角龙形带饰、兽首形带扣、环、泡等,金器制作细腻、造型优美,保存完好。特别需要指出的是:(1)制作风格独特的剑鞘;(2)龙形镂空金环;(3)玉剑的出土,这些都是首次发现的两周时期的珍贵遗物,这为研究这一时期的黄金制品和玉器制作提供了非常宝贵的实物资料。墓主随身佩戴和随葬的玉器琮、圭、戈、璜,以及青铜礼器鼎、簋等正在清理之中。

    三、文物保护工作

    4月下旬,发现车马器和车马构件后,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当即派出专职文保专家随队参加发掘和现场保护,并配备必要的设备和药品,以保证在第一时间、第一现场完整科学地提取文物,使其考古信息得以最大限度的保存。

    7月中旬,M19在清理椁室时,发现棺顶有4件镂空青铜,造型生动,个大体薄,长58、宽68、厚度不及0.1厘米,质地酥脆,一触即碎,按考古发掘常规办法根本无法提取。现场文保人员针对青铜紧贴棺顶板的特殊位置及保存现状,采取渗透加固、表面贴布、整体提取的方法,将此成功提取,使这一珍贵文物得以完整再现。

    四、对梁带村墓地的初步认识

    关于墓地的年代,根据对K1和M19的形制及出土的青铜车器、青铜礼器和玉器的形制、花纹的分析,并参照以往的研究成果,初步判断其年代为西周晚期—东周早期。

    关于墓地的等级,根据以往发掘的晋侯墓地和虢国墓地的墓葬形制、规模和随葬品,特别是M27出土的大量金器和漆鼓、石磬等判断,梁带村4座带墓道的大墓当为诸侯级墓葬。

    关于墓地的国别,过去在今梁带村南19公里处发现有少梁城城墙,有专家认为这是春秋时梁国的都城。根据《史记》注释等记载,梁国地望应在今韩城市境内,从我们发掘的M19、M27及车马坑出土物的情况和墓地的规模分析,这些文化遗存从时间、空间看,有可能是梁国贵族墓地。但M19出土的青铜鬲口沿铸有“内(芮)太子”、“内(芮)公”的铭文,M19为代表的遗存则又有可能属于芮国遗存。而文献记载的芮国地望在今韩城以南约100公里的大荔县及附近。鉴于地望问题与所出土遗物的存在一定问题,梁带村墓地的具体国别尚有待于下一步工作的确认。

    关于墓地发现的意义,韩城市商周考古主要集中在遗址调查方面,两周时期的墓葬发掘基本处于空白,而陕西全省同时期的墓地亦发现甚少,所以本次发现的梁带村两周之际的高等级贵族墓地,为了解和研究陕西及黄河沿岸周代的考古学文化,西周晚期—春秋时期的墓葬制度以及社会历史等都具有重要的价值。

    有专家断言,这是30年来陕西地区继宝鸡国墓地之后又一次发现未经盗掘的商周时期的高等级贵族墓地。(孙秉君  张  伟  陈建凌  程蕊萍)

(中国文物报 2005年12月28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本站检索
文章排行
·团体赛14日MVP:横扫世界冠军 大力鬼
·图文报道:海峡西岸行记者团在鼓浪屿
·中国选手孙晔获得女子100米蛙泳决赛第
·尼尔森报道:"入联公投"令谢长廷访美
·杭州春季婚纱秀
·日亲潮级潜艇将装瑞典斯特林发动机
·宋楚瑜先生在岳麓书院参观
·中国的心痛:英国寻宝人砸碎“东方泰
·沮渠蒙逊
·胖大海不能当茶饮
·划算又好玩 背包一族玩转云南指南
·包孕吴越的太湖
·奥巴马抵柏林 开始欧洲之行“外交秀
·奥运财富已被过度透支?奥运季考验中
·新型“太空马桶”有望解决航天员太空
精彩专题
- 第八届云台会
- 第十一届海峡论坛
- 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
- 2018全国两会
- 2018平昌冬季奥运会
- 习近平出席APEC并访越南、老挝
- 第三届两岸大学生新媒体研习营
- 台湾记者三晋行——两岸媒体看山西
- 2019两岸媒体多彩贵州行
- 第二届七彩云南文化月
- 2018台湾大学生职场研习
- 第二届两岸大学生新媒体研习营
- 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
- 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大阅兵
- 庆祝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
- 2019金猪贺岁
- 第十二届中国珠海航展
- 2018北京国际汽车展览会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