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专题 > 中华文化 > 安阳殷墟入选世界遗产

奇人刘铁云


2006-07-17 10:33:19         华夏经纬网

    在中国甲骨学的初创时期,还有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那就是被称为"奇人"的刘铁云。在学术圈里,他的大名几乎无人不知。而读者对这个名字可能会感到陌生。不过,说出他以"洪都百炼生"的名字而创作的小说《老残游记》,你会恍然大悟:他就是刘鹗。有人这样评价他在中国文明史上的地位:如果王懿荣是中国古文字学新学派的查理·达尔文,刘铁云就像托马斯·赫胥黎一样与他并列。他不仅继续努力收集甲骨,而且他又是第一个对这些完全不为人知的古文字进行印刷,并出版第一部甲骨文著录《铁云藏龟》的具有远见的人。

    刘鹗1857年出生于江苏丹徒(今镇江)。那时侯,读书人除了名字以外,大都还有个字。刘鹗的字就是铁云。刘铁云从小跟从戎马倥偬的父亲居无定所,对民间老百姓的生活多有了解。他聪慧过人,姐姐教他识字,每每过目不忘。青年时代的刘铁云对仕途不感兴趣,而致力于对天文、数学、医学、音律、工程学等知识的学习。他对当时先进的科学技术特别敏感。19世纪中叶以后的中国,国力衰微,帝国主义时时考虑的是如何瓜分中国。铁云对社会的认识逐渐加深,形成了自己独有的思想体系。他与当时一批先进的知识分子一样,从美好的愿望出发,主张"悲天悯人""以天下为己任",设想以实业来拯救民族和国家。平时,铁云常和那些被当时上流社会看不起的"井里少年"打得火热,养成了"旷放不羁"的性格。

    1876年,19岁的刘铁云参加乡试不第而归。于是,他放弃科举而专心致志博览群书。虽然也经过商、行过医,但都未能如愿,没有什么成就。

    1888年,河南郑州黄河决口。河督吴大率民众治理,但久不奏效。第二年,刘铁云自报家门,投奔到吴大的麾下,决心以己之长,为民造福。在堵口的工地上,刘铁云扛着自制的测绘工具,一会儿登到高处,一会儿又跑到滔滔的溃口边上。吴大专门派了两个要员紧随其后,生怕有点什么闪失。为了弄清溃口的深浅和流量,刘铁云腰系绳索,跳进滚滚浊流之中,治河民工无不佩服。

    由于刘铁云的参与,堵口工程大有进展,打破了一直徘徊不前的局面。这时,他又短衣裤褂,骑着马在堤段上巡游,指挥民工夯实堤土,确保安全。黄河决口终于合龙了,来不及舒一口气,他就又着手测绘河南、山东、直隶(今河北)三省黄河河图。刘铁云的治河才能逐渐传为口碑,后来,他被任命为山东黄河下游提调,给他以知府的待遇。

    当时中国社会的落后,与帝国主义侵华的坚船利炮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刘铁云感到,要救国,必须搞实业,他主张借洋人之力修铁路、开矿山、办工厂等等。1896年,他上书直隶总督,请求修建天津至镇江的铁路。后来,他又被一家外国公司聘为中方经理,筹备开采山西矿产。他说,山西矿产得以开采,"民得养而国可富",国家没有积蓄,让西人替我们开,30年后全部归我们。他们得了一时之利,而我们则"利在百世矣"。这些美好的期望,当时只能成为泡影。

    刘铁云对身为国子监祭酒的王懿荣十分崇拜,也不时到王懿荣家中求教。王懿荣也特别看中这位天资聪慧的后生。每每奉为座上宾客。刘铁云小王懿荣十几岁,第一次看到甲骨正是在王懿荣家。看到自己爱戴的师长识破了上古的文字,刘铁云又惊又喜。平时,王懿荣邀集名流学士小聚,自然也少不了请刘铁云。刘铁云在北京落脚,也大都在王府。

    1899年春,八国联军攻占天津。清政府已经感觉到了北京的危险。一天,刘铁云匆匆来到王府。一进门,就直奔花厅而去。尚未进门,就听见王懿荣在慷慨陈词。于是,他收住了脚步。只听王懿荣说:"国家到了这种地步,我们怎么能无动于衷呢?就说国子监这些监生(即学生)吧,一个个依旧饱食终日,无所用心。 诸位请看,这是我从监生宿舍门上揭下的对联!"懿荣一边展示对联,一边对着门口说:"我的洪都百炼生,早听见你来了,就请进来吧!"刘铁云进得门来,与在座的各位一一打了招呼,尚未落座,就直着嗓门说:"来,让我欣赏欣赏!"他顺手接过王懿荣递过来的对联,展开就读:"有闲就睡觉,无事玩女人。呸!这是监生写的?简直猪狗一般!还说什么日后于国家的有用人才!"众人只是一个个摇头叹气。王懿荣显然有些激动,他高声说:"身为祭酒,我拟对国子监严加整饬。可是,这些无所事事的监生也真地让我无可奈何呀!"众人惊讶之中,王懿荣道出了自己的苦衷:原来这所皇家大学之中,八旗子弟占了绝大多数,这些遗少们一个个都是纨绔子弟,不学无术,每日昏昏噩噩……

    刘铁云听了这些,抑不住地站起来:"廉生兄(王懿荣的字),要依我的,你这个国子监祭酒也别干了。跟他们这群愚氓生什么气呢!干脆,辞了这个官,咱们大干一番实业吧!"王懿荣一向安于职守,忙接下话头说:"不不不,铁云兄,皇上交给我国子监,我就要为国效力!""罢罢罢,总有一天,廉生兄你会知道我的良苦用心的。" 随后,在众人的要求下,王懿荣又拿出珍藏的甲骨来,让大家一饱眼福。刘铁云拿起一块稍大的龟版,摩挲再三,对王懿荣说:"廉生兄,你潜心学问之中,慧眼识破了这三千多年前的古物,也为炎黄子孙立了头功哇!不过,我以为,你还得抽时间走出去,一是实地看看这龟甲兽骨到底出自何方;二是也广为宣传一下,或奏请皇上,为民族瑰宝不致流散计,拨些银两,设局保护,才是上策!"于是,大家又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有的听说甲骨出自汤阴,有的听说出自里,有说出自卫辉,有说……

    是啊,王懿荣是书香门第,在京城做个四品官,然倾其所有,又能收藏多少甲骨呢?八国联军进逼北京,谁能保证这些珍宝不致落入外人之手呢!刘铁云的提示,也正是王懿荣的忧虑之处。殷商甲骨文字出土并被识读,这对民族文化将产生多么大的影响啊!况且,不要说日后研究整理,以研3000年之历史,以证浩繁古籍之真伪,单是日前收集保护,就是一个大难题呀!说到后来,众人一片唏嘘,再也提不起精神来,一个个黯然神伤。

    再说刘铁云这些日子在北京,也正在为开矿修铁路之事奔走各衙门之间。一个个互相推委不说,连一个给好脸看的都没遇到。脸子不好看也无所谓,还有的干脆不见,说有要事在身云云。一连几天,刘铁云跑得王朝马汉,没有一星半点的进展。这天,他又来到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想再奏请修铁路之事。门口的衙役看见他来了,也都快成老熟人了。刘铁云近前打听,又给了衙役一点银两,这才得知,里面先一天夜里的牌局还没散呢!

    刘铁云垂头丧气地在街头徘徊,此时的北京已是怔营惶怖。如火如荼的义和团三五成群地在训练,甚至官府里的人,也认可了义和团,让他们到衙门中去教练。北京城真的没法子了!

    好些日子没有到王府了,风和日丽的一个下午,一事无成的刘铁云来拜访王懿荣,不想又遇到了一件想不到的事。大内的公公刚刚离去,圣旨还摆在客厅的案几上。谁也没有想到,准备"西狩"逃跑的西太后,会让王懿荣这一芥书生领衔京师团练大臣,率领兵勇民众去抵御八国联军的进攻!刘铁云急得直骂娘:"混蛋,一群混蛋!满朝文武大臣,怎么能让一个国子监祭酒守城呢!廉生兄,你想做学问,怎么样?可能吗?早几日我就对你讲,不如让学生陪你到河南走一遭,把龟甲兽骨的来源探个究竟,也算干了一件正经的事。啧啧啧,让你这舞文弄墨的手,去握住大刀对付洋枪洋炮……"王懿荣一言不发地呆坐在那儿,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此时,攻城的炮声又响起来了,屋子房梁上震下了细细的土。刘铁云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子,摩拳擦掌,一副欲与八国联军决一死战的样子。"廉生兄,我告辞了,万望多多保重!多多保重!"说完,也不等王懿荣答话,他大步流星地出门去了。

    7月16日凌晨,俄国军队把东便门城墙炸开了一个口子,北京陷落了。紧接着,传来了王懿荣殉难的消息。刘铁云一听,脑子都炸了,他顿足捶胸,禁不住号啕大哭:"廉生兄,你作了替罪羊啊!早听我一言,何致今日啊!"尤其令刘铁云痛心的是,王懿荣刚刚开创的甲骨文字的研究夭折了。这可是难以弥补的巨大损失呀!

    城破了,皇帝和西太后跑了,北京城里成了一锅粥。进城的八国联军见人就杀,见物就抢。义和团兵勇和民众中的勇敢者,明里暗里地与这拨强盗周旋。八国联军把北京搅了个地覆天翻。从紫禁城到颐和园,从东城到西城,宝物尽掠,杀人如麻。就连大内防火用的鎏金大铜缸上的金膜,也让洋鬼子用刺刀给刮走了。一时间,京城之内百业俱毁,连一粒粮食也买不到了。甭说普通百姓,京师不少官宅之中,陈设依然,男子逃走,女子自尽,尸横遍地。有的大门紧闭,举家相对饿死。俄国军队占领粮仓以后,这些"二毛子"不吃黄米,就准备放一把火全部烧掉。当时刘铁云在上海寓所听到消息,不禁泪下涔涔。人才为国之元气,京师为人才渊薮,救京师之士商,即所以保国家之元气。他立马跑到北京,奔波四方,由慈善会设平粜、掩埋二局。一方面利用关系通融,一方面筹集善款银两,甚至变卖家产,终于从虎口夺回了这些粮食,分给了京城饥馑的百姓。

    正值盛夏,街头横陈的尸体无人收敛,臭气熏天,瘟疫流行。刘铁云带领众人把遗体统统拉到郊外,统一掩埋了。这其中,还有大刀王五的遗体。八国联军攻破京师,大刀王五率众奋勇抗击。眼见得洋鬼子们无恶不作,他带领一拨弟兄们凭着天时地利人和,一时间杀得洋鬼子魂魄俱丧,洋鬼子们恨得直咬牙。这天,联军士兵又无端地围住了一处民宅,意欲肆虐。碰巧大刀王五经过此地。王五一声怒吼,挥刀冲进了敌军之中,奋力与之厮杀,他一个人就劈死了几十个侵略者。洋鬼子们一起冲向他,开枪射击。王五身中数弹,仍然挥刀猛劈。洋枪响了,王五终因寡不敌众,被洋鬼子抓住了。这位刚直不阿的民族英雄,未能逃脱他们的杀戮,被射杀在北京街头。洋鬼子还放出风去,说王五是义和团的人,要暴尸刑场,看谁敢收尸。刘铁云不管他那一套,趁着夜色带人掩埋了这位侠士。

    一转眼到了1902年。王懿荣殉难以后,家道中落。加之他在世时,家资大都买了善本古籍和古董,几无积蓄。为了生计,王懿荣的儿子王翰甫开始变卖家产。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有多少家产能指望出卖呢?这天,刘铁云又来到王家嘘寒问暖,王翰甫又提起了这事儿。堂堂爱国志士、国子监祭酒的后人,竟然落到没有饭吃的地步!刘铁云帮着王翰甫整理了一下龟甲兽骨,详细地列了名细表。王翰甫说:"铁云叔,愚侄不学无术,难能对龟甲文字研究有何成色。先父谢世前曾叮嘱孩儿,这宝贝一定要珍藏。如果遇到识得龟甲兽骨文字价值者,不妨悉数奉送。这是先父的心爱之物,铁云叔,要是您不弃,孩儿就把这宝物交给您啦……"没等翰甫说完,刘铁云已是泪流满面。他难为情地说:"贤侄有所不知,叔叔我也银两短缺呀!"就这样,肩负着先师的重托,刘铁云收下了王懿荣留下的这批珍贵遗物,尽自己的力量,给了王家一些资助,以让他们度过难关。

    我们有幸看到刘铁云留下的几本珍贵的日记,从中可以看到,王懿荣殉难之后,刘铁云与王翰甫过往依然甚密,经常在一块儿研究学问。刘铁云也得以见到王懿荣生前的不少甲骨拓片。他在1902年10月6日的日记上写到:"……晚间,刷甲文,释得数字,甚喜。""夜作《说龟》数则。"我们再来看看11月5日的日记:"查龟板、牛骨,统共一千八百九十片。夜梦作诗钟,子明先生为宗师,予得句云:'惟有如来能伏虎,可知老子本犹龙。'"

    自从刘铁云得了甲骨,其心情自不待言。奔波了几年,也没个什么门道,回到上海寓所,他开始潜心研究甲骨文字,并着手广为收集。他先后几次到北京,遍访琉璃厂,也从一些古董商那儿购得不少珍品。日积月累,刘铁云竟得手甲骨5000多片。那时的上海已初露国际大都市的端倪,文化界不少人受新文化的影响,云集上海滩。他们既有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又熟悉海外新兴的文化现象、审美意识和治学方法。海派已在形成之中。得知刘铁云收藏了大批甲骨,并致力于其上文字的研究,不少人登门拜访,以求先睹为快。这里面也包括大学问家罗振玉。刘罗两家住处相距很近,此时他们已有十几年的交情。

    入夜,紧张工作了一天的刘铁云躺靠在沙发椅上,他的心思还埋在甲骨里。虽有数千片在手,如此日日翻动也不是个办法。他搜求的宝物中,龟甲多于兽骨,这些兽骨多为牛的肩胛骨。龟甲之中,色泽稍黄者石化较深,质地尚可。那些色泽发白者,十分脆弱,随时都可能破碎。刘铁云以前曾经摹写过青铜器上的铭文,以便携带与翻阅。他想,如果把甲骨上的文字也摹写下来,肯定不会十分准确。眼下,对其上之文字辨识者还不多,如果摹写再加谬误,岂不更是难为?只有一条路子,那就是墨拓了。

    墨拓甲骨上的文字极其不易,先要用一种名叫白芨的中药熬成水,用白芨水把宣纸贴到甲骨上。再以精巧的小刷子小心翼翼地反复摩挲,以至把刻有字画的地方捶拓下去。等它尚未干透之际,再用大如铜钱的墨包印拓。如此这般,揭下来的宣纸上便完整地再现了刻在甲骨上的文字了,不过,这文字黑白是反的。一连几天,铁云一钻进书房,就整日整夜地泡在那儿。一张张精美的拓片诞生了。他又把拓片贴到一本自扎的草纸本子上,查阅研究方便多了,而且免去了毁坏之虞。只有特别的贵客上门,他才出示龟甲兽骨。一般访者,只是让他们浏览拓本就行。

    1903年春天的上海,天气似乎总是阴霾一片。心急的人,有的已经换上了春装。刘铁云却无心去欣赏春色,还是沉浸在识别文字、查证史料的案头之中。一日,家人来报,有客人到了,问接不接待。原来,这些日子,由于没有理出一个头绪来,他竟闭门谢客,一般的客人,他都拒绝会见。刘铁云头也没抬地说:"就说我不在!""不在?哈哈,不在我也进来了!"铁云抬头一看,原来是罗振玉到了。

    提到罗振玉,不少人都知道他的"家底"。这位晚清遗老,曾经辅佐溥仪"经营"伪满州国,是个正而八经的汉奸。不过,罗振玉在学界很有名气,是位极精明的人。寒暄过后,二人落座。三言两语,话题自然就扯到了甲骨文字上。罗振玉早闻刘铁云得了龙骨,但始终未能窥得真品。罗振玉说:"早闻京师王大人识得甲骨之事,又闻铁云兄承传得手,我可是真想看看哪!"

    刘铁云正要转身去取珍藏的甲骨,又被罗振玉给止住了:"慢慢,铁云兄还是风风火火的老样子!看宝物机会多得很,你听我说……"听说这话,刘铁云知道罗振玉此行另有他意。于是,他让家人退下,又随手掩上了书房的门。一阵静谧之后,罗振玉轻轻叹息了一声:"铁云兄,这天下真的不宜好人哪!""……"刘铁云没吱声,单等他的后话。

    罗振玉此行的确是另有他意的。原来,他得到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说有人在朝廷那儿告了刘铁云的御状,说他胆大包天竟敢私售太仓粮粟,为洋人办事,正在派人捉拿他呢!此话怎讲?嗨!刘铁云花费巨资从洋人手里买回他们要烧掉的粮食分给老百姓,竟然成了罪过!"西狩"回来的西太后不知错乱了哪根神经,竟把一腔怨气发泄到了刘铁云的头上。刘铁云此时心静如水,他摇了一下头,无奈地说:"我早就知道会有这天,这群混蛋是不会容我的。我有什么罪?问问北京的老百姓!"

    刘铁云很快从迷茫中清醒过来,他握着罗振玉的手说:"真是想不到,王懿荣兄甲骨研究大业未竟,今天,我刘鹗有心钻研,也横遭陷害呀!老天爷,你的公平在哪里呀?"铁云静静地拿出已经整理好的拓片让罗振玉看。罗振玉仔细凝视良久,对刘铁云说:"铁云兄,事到如今,依我看,你还是躲一躲的好。""躲一躲?躲到哪儿?不,我就在这儿等他们!"稍顷,刘铁云又说:"振玉弟,可是这甲骨文字……""有了,"罗振玉高声叫到:"我想起一个主意来,出书!你尽快把这些甲骨拓印出来,汇集出版,广为传播,这不就告慰懿荣先师在天之灵了吗?"

    一句话启发了刘铁云,他顾不上想其他的事了,马上张罗出书的事。本来,他对甲骨文字还不是十分精通的,分类也拿不太准。现在看来,得加快步子了。说不定哪一天那个老太太发了神威,还不先拿我开刀?罗振玉在一边紧敲"边鼓":铁云兄,出版的事儿我熟悉,我帮你张罗。你只管一心一意搞甲骨拓片就行。刘铁云的书房里,通宵达旦的灯光伴着他的身影。他翻遍了5000多片甲骨,精选出1000多片刻字较多的珍品,并且精心拓印出来,整理出6册来。

     终于,饱蘸刘铁云心血的甲骨文著录《铁云藏龟》以"抱残守缺斋"的名义石印出版了,此时是清光绪癸卯九月,也就是公元1903年10月。这就是中国甲骨学史上破天荒的第一部著作。

    《铁云藏龟》的问世惊动了一潭死水般的中国学术界,如同给一个垂危的老人输上了充满活力的的血液。刘铁云在《铁云藏龟》一书的自序里写到:"龟板己亥岁出土在河南汤阴县属之古牖里城。传闻土人见地坟起,掘之,得骨片与泥相粘结成团,浸水中,或数月,或月余,始见离晰。然后置诸盆盎,以水荡涤之,约两三月,文字方得毕现……"他在自序中还记述了发现龟甲兽骨文字以及王懿荣收藏甲骨的过程,痛惜王懿荣为国殉难。铁云对中国古老文化情有独钟,对古文字的演变也颇有见地。他还论述了从古籀到隶书的发展,认定此前即为刀笔文字。作为甲骨文字的第一批先睹者之一,他颇感幸运:"不意二千余年后,转得目睹殷人刀笔文字,非大幸欤?"

    刘铁云在自序中还写到:龟板文字极浅细,又脆薄易碎,拓墨极难。友人闻予获此异品,多向索拓本,苦无以应。然斯实三代真古文,亟当广谋其传,故竭半载之力,精拓千片,付诸石印,以公同好。罗振玉还为《铁云藏龟》写了序。

    《铁云藏龟》作者自序可以说是中国研究甲骨文字的第一篇成书的学术论文,被胡适先生评价为研究甲骨文字的"开路先锋"。刘铁云的另外两本书《铁云藏陶》和《铁云泥封》也相继出版,成为后人研究上古文字的重要资料。多才多艺的奇人刘铁云又以其对晚清社会现实的鞭笞,创作了著名的章回小说《老残游记》,该小说也于同年在《绣像小说》上发表。他还出版了一些科技方面的著作。

    说来也是,刘铁云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竟然在无意中得罪了窃国大盗袁世凯!袁世凯一直怀恨在心,时时寻机加以报复。刘铁云早年曾在山东治理黄河,与当时的山东巡抚张曜过往甚密。袁世凯那时也在张曜手下。虽然他是张曜的故交子弟,但野心勃勃的他却不安份,认为自己不受重用。袁世凯一心想谋求一个什么官位干干,以求一展才华。长期不得志的袁世凯觉得刘铁云在张曜跟前来去随便,就设了个饭局请铁云小酌。耳热酒酣之时,袁世凯道出了心中的秘密。刘铁云一听,随口说道:"当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干点实业呢!"袁世凯近乎哀求地说:"铁云兄,还是求您在张巡抚面前美言几句吧!日后,我怎么会忘记您的恩德呢!"刘铁云很仗义:"不必说这些,该说的我一定说,你放心好了。"

    一日,刘铁云又到张曜处,相约到河工一巡。散步之间,铁云提到了袁世凯。张曜问刘铁云:"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这一问反倒让刘铁云一时无言。张曜说:"人,倒还是能干,有点才气。但是他的性情总是让人琢磨不准。加之羽毛尚未丰满,知识资历都还欠缺,还是过一段再提拔吧,过早重用等于害了他呀!"

    铁云心里有了底,见了袁世凯,就如实地把话给传了过去。袁世凯开始一听,还挺感激的。回到住处一想,心里顿生狐疑:,莫不是刘铁云在张曜那儿念叨我的坏话了吧?不,肯定是!这个刘铁云,咱们走着看,我袁某饶不了你!就这么着,刘铁云好心落了个驴肝肺,他日后照例满腔热情地与袁世凯来往,殊不知,袁世凯早已对他怀恨在心了。

    原先,西太后就说过要治罪于刘铁云,不过,紧一阵松一阵的,多少大事缠着手脚,也没当真去办。后来,袁世凯的野心终于得逞,得了西太后的赏识而进了军机处,掌握了大权。此刻,他要给刘铁云点颜色看看了!

    1908年的春节刚过,大年初五,刘铁云从苏州回到上海。一位日本朋友匆匆来访。他带来一份《中外日报》,上有一则消息,说是"上头"要找刘铁云的"茬儿"。

    初七日,正月的上海阴云密布。午后2时,他的朋友狄楚青慌慌张张找上门来说:"刚刚接到京中密电,与《中外日报》所说言合,其锋不可当,宜避之。"他前脚刚走,就又有人来报:郑永昌来电,一明一暗。明电曰:"上海某处,苏州某处访明刘某,示以第二电。"暗电云:"国有命拿君,速避往日本。"来人劝他或到日本客寓稍住,有警再往日本。刘铁云淡淡一笑:没事儿,看你们一个个急的样子!第二天,他在日记上写到:
夜眠甚安,为多日所无。

    初十日,狄楚青来函:已得最确消息,枢廷密电东三省总督云:某某庚子年经督察院具奏,面奉谕旨严拿,在逃未获。兹闻在东运动,饬查云云。

    十二日,刘铁云早上读报,见到一则上谕:"开缺山西巡抚胡□□,前在巡抚任内昏谬妄为,贻误地方,著即行革职。其随同办事之江苏候补道贾□□已革职,知府刘□胆大贪劣,狼狈为奸。贾□□著革职永不叙用,刘□著一并永不叙用,以示薄惩,钦此。"适逢儿子过来问安,大缙说:"依上谕所说,父亲是否没事儿了?"刘铁云并不开心,他仍然一脸忧郁地说:"天恩高厚,喜出望外。然意外之风波,尚须防也!"

    十五日,情况大变。原来,为了麻痹读者和相关人士,除了在报纸上发表谕旨外,同时还发了一道拘捕刘铁云的密令。当夜,一场少见的大雪飘飘洒洒,银装素裹。天气甚寒。

    十七日,天气依然阴沉沉的。从南京传来消息说,袁世凯已秘电两江总督端方,下令捉拿刘铁云。事到如今,一切都明白了。刘铁云心里倒是塌实了许多。正月二十日,有朋自苏州来,说起此事,刘铁云即席作诗一首,诗云:

避风十日荒湾泊,
又出荒湾涉怒涛。
敢与波臣争上下,
一枝萍梗任风飘。

    又是几个月过去了,刘铁云来往于苏州、镇江、南京之间,并无大碍。六月十九日,一封密电来到南京。密电称:庚子之乱,刘铁云勾结外人,盗卖仓米。又勾结外人,营私罔利,迄未悛改。该革员既在江宁,希即密饬查拿,著发往新疆,永远监禁。所有产业,查明充公。

    再说端方接到来自军机处的密电,弄了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袁世凯不是一直对刘铁云感恩戴德的吗?这么会……?他马上召见自己的下属王孝禹,第一个让他看了电报。其实,端方和王孝禹都有营救刘铁云之意,不过,这话可不能明说。王孝禹试探着问端方:"此事……如何是好?"端方莞尔一笑:"此事在君,我何能为力?"实际上,是在暗示王孝禹,让他设法密告刘铁云。

    王孝禹一拨就亮,随即转身请辞。不料,却被端方留住,说要宴请宾客,请他作陪,即令请巡警何某到厅。这一来,王孝禹不知端方实意,只有坐卧不安了。席间,巡警何某请辞,说要回去先做准备。这何某就是秘密派来的捕手。端方正色道:"此时预备,若有漏泄,谁任其咎!"何某不说话了。端方又说:"你在这儿吃了夜饭动手也不晚!"然后,端方又对王孝禹说:"要是没有什么公事的话,你也可以吃过夜饭再走!"其言一听就明白,王孝禹急忙告辞说:"我还有点小事,料理完就回来。"端方微微点头以示同意。

    王孝禹离开端方府,匆匆赶回寓所,草草写就一书,告之铁云立马逃离。谁知到了刘铁云在南京的居所,由于风声日紧,看门人陈贵坚持不准进。王孝禹不敢留信,也不敢留话儿,更不敢久留,只得悻悻而去。回到寓所,天已大黑,王孝禹放心不下,又恐在外时间长了引起怀疑,遂又安排家人再去刘铁云居所通报,自己回端方府了。王孝禹回到端方府上,心里盘算着,家人已把消息传给了刘铁云,他此时大概正准备离开南京吧。就这样,端方、王孝禹与巡警何某一直神聊到半夜。此时,王孝禹才对何某说:"现在可以准备了,不过,一定要过了午夜子时再去,若是去早了,恐怕他外出还没有回来呢!"事已至此,王孝禹也就放心地回寓所了。

    当天夜里2时,何某来到端方府上,告之已经抓到了刘铁云。端方大惊。翌日晨,王孝禹来到端方府上,端方对他只是点头微叹。此时王孝禹还蒙在鼓里呢!他万万没有想到,昨天晚上,安排去通风报信的家人同样也被刘铁云门人所阻止!等他明白过来,重新想方设法营救时,已是无力回天了。

    抓住刘铁云的消息传到北京,袁世凯好不舒心!压了几年的心头之恨,这会儿可以抒发个淋漓至尽了。他以私售仓粟和里通外国的"罪名",流放刘铁云到新疆,永远监禁。1908年农历六月初二日由南京启行。

    刘铁云热爱生活,即便流放途中,他也对周围的一切充满爱意。那年中秋节,他于平凉写给老友卞德铭一封信,信中还盛赞道:新疆米为天下之冠,鸡猪果蔬,无一不佳。人以其远,皆不肯去。

    过了平凉,八月二十七日到达兰州。简单置备了一点衣物之后,九月初七起身兰州,一路天气闷热。当他听说家中房地皆已"充公"时,坦然地说:人生得失,原不足计!他在另一封信中说:吾拟温习医理,到新疆后,尚有数月吃用。此数月间,谋一啖饭法,当不难也。铁云自知天命已尽,拟把自己多年积累的医疗验方回忆写作一本书《人命安和集》。

    九月下旬,刘铁云到达甘肃武威。他写给儿子大绅一封家书:父九月十九日到凉州府,古之武威郡也。启程途中,南望雪岭,直西不绝,以达昆仑,真壮观也!

    兰州以西,即进入河西走廊,一路上但见老树昏鸦,不仅没有吃饭的地方,连餐饮都得自备。出了玉门关,平沙千里无人烟。不光刘铁云,连押解他的衙役也得自备饮水。在一个名叫秤钩驿的地方,刘铁云写下了他平生最后一首诗:

乱峰丛杂一孤村,
地僻秋高易断魂。
流水涔涔咸且苦,
夕阳惨惨淡而昏。
邮亭屋古狼窥壁,
山市人稀鬼叩门。
到此几疑生气尽,
放臣心绪更何言。

    刘铁云的《人命安和集》还没有完稿,就在极度的窘迫之中于溥仪宣统元年(公元1909年)七月初八日贫病交加地辞世于迪化(今乌鲁木齐),当年他才52岁。 一代奇人刘铁云开创了中国甲骨文字研究成书的新阶段。

    《铁云藏龟》不愧为甲骨学研究的第一个里程碑。
 
(刘志伟)

来源:中国安阳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本站检索
文章排行
·绿媒老董惊爆:韩国瑜打选战不用靠"北
·民进党拼选战为何不敢打政绩牌?
·认了选情不佳 “花妈”陈菊说了大实
·港珠澳大桥总设计师:大桥链接大湾区
·吴敦义自爆为何派韩国瑜选高雄 背后
·大陆对蔡英文收卷了吗?
·外传国民党要办游行拼场? 韩国瑜:
·改变就是这么简单 苏州紫馨美女分享
·麦子金服:智能金融已成为互联网金融
·解读好用的微单相机 佳能EOS M6
·信和财富夏靖董事长:公益这条路上从
·昆明宝岛专业正规妇产医院 精细化服
·MARMOT土拨鼠户外运动自行车品牌:中
·赏樱团车祸事故33人死 "蓝委"要官员
·张良骅:苏贞昌为何对谢长廷大陆行效
精彩专题
- 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
- 2018全国两会
- 2018平昌冬季奥运会
- 习近平出席APEC并访越南、老挝
- 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
- 四川省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
- 第十六届赣台经贸文化合作交流大会
- “第2届云港澳台青年双创周”暨两岸媒体联合采访活动
- 两岸媒体走进太行联合采访活动
- 2018七彩云南民族文化研习营
- 2018年第四届“爱·在芒果”
- 贵州•台湾经贸交流合作恳谈会
- 2018北京国际汽车展览会
- 中国年进行曲之狗年送福
-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 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