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A

 


巨金优购《出师颂》受到社会舆论质疑

07/24/2003/16:42
华夏经纬网

  在对此文物藏品孰真孰假的论辩正当热闹之时,那边2200万元的巨资已然付出,对此作为,社会上当然少不了说三道四。  

  国宝《出师颂》在全国众多媒体一个多月的爆炒后,行将轰轰烈烈地登台亮相之际,7月13日晚,中国嘉德拍卖公司的一份重要声明宣告了今年中国拍卖场最重要的一场商业交易冷淡收场。

  嘉德公司是这样声明的:“根据北京市文物局有关规定,1447、1635、1657以上三件定为国家一级品,以上拍品仅限国有博物馆及国有企事业单位购买。根据国家有关法律规定,第1657号拍品已由国有收藏机构优先购得,成交价为2200万元人民币。”第1657号拍品就是被称为“中国现存最早的书法作品”晋代索靖的《出师颂》。因为“优先购买权”,北京故宫博物院在无一对手的情况下,毫无争议地拿出2200万元收购了它。

  尽管此前包括记者在内的许多人私下已获知《出师颂》的去向,但这个结局仍让人大感意外。因为围绕《出师颂》出现过太多的真伪争议,产生过太多价值不一的评价以及对所谓“优先购买权”法律依据的质疑,更重要的是对国家斥巨资购下这幅真伪尚存争议的手卷,在我国经济尚不甚发达的今天,值得吗?

  《出师颂》孰真孰假

  与许多珍品上拍前一样,《出师颂》同样遭受了各界人士的评头论足,而对其真伪的辩论战更是前所未有的激烈。

  先是南方一家媒体发表文章直截了当地指出:“《出师颂》只值1万元!”这家媒体报道说,在采访了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有关专家后,得知这件被称为中国最早的书法作品其实并没有像一些人所说得那样——价值两三千万元,其市场价也就是1万元。

  这个说法引起一片哗然。此后,便有多家媒体遍访名家,以期得到更为确切的答案。

  6月初,北京某报一记者以“出师颂残卷合一待天价六年偶得珍品”为题再次对《出师颂》进行了相关报道。文中说,记者见到了中国古书画鉴定界顶级人物之一的徐邦达,谈起索靖的《出师颂》,92岁高龄的徐邦达眼睛中闪烁着发现宝物的光芒,他指着画册连连说:“国宝!国宝!”徐邦达的家人介绍说,他早就知道有这幅书法作品,但没有想到现在出现了,他看到原作以后,兴奋得几天都没有睡好。

  时隔几日,迥然不同的报道接连在几家媒体出现,将这场真伪之争推向高潮。几家南方媒体纷纷对《出师颂》真伪提出质疑。一些媒体在报道中说,我国著名书法家、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成员启功先生表示“晋墨两个字是假的,那是明朝的纸。我从没有向国家建议购买此作品。”一些媒体还报道说,《出师颂》引首部分宋高宗题写的“晋墨”,属于后人“画蛇添足”,因为其所用云龙笺的纹饰是“五爪龙”,而宋代只有三爪龙、四爪龙,不合典制,且书法的风格也不对;尾跋中米友仁又题为“隋贤书”。米友仁与宋高宗是君臣关系,怎会唱反调?

  这边真伪之争愈演愈烈,那边“优先购买”的程序悄悄地进行。据嘉德公司有关人士介绍,故宫博物院作出优先购买《出师颂》的决定,是经过了国家鉴定委员会和故宫博物院的著名文物专家的审慎研究和鉴定,并得到了文化、文物和财政部门的大力支持,才促成了这件流离故宫81年之久的宝物“荣归故里”。可以说,这个“买卖协议”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件有争议作品具有较高的收藏价值。

  日前,记者采访了故宫博物院一位权威书画专家。这位专家说,收购前,有关部门组织了国内多名鉴定专家及文物专家对这件拍品进行鉴定。据说启功、徐邦达、傅熹年、朱家氵晋等国内文物鉴定界的泰斗级人物,都参与了《出师颂》的鉴定。这位人士还说,经过鉴定研究,专家们认为这件拍品的年代应是隋朝,书写者不是索靖。

  专家们的其说不一,也成了社会上议论的话题。特别是经过媒体的爆炒,专家们的判断几成了两军对垒的形势,更给《出师颂》真伪之争蒙上一层神秘面纱。

  优先购买是一种权力的象征

  尽管如此,《出师颂》的横空出世对于许多人来说,仍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故宫博物院的“优先购买”当然就成了众矢之的。这个“的”就是“优先购买”的法律依据何在?

  据介绍,《出师颂》拍卖的消息一经披露,就引起国家有关政府部门的关注。6月初,中国嘉德就接到北京市文物局的通知,要求对《出师颂》进行定向拍卖,以期此件难得珍品能留存于国内。《出师颂》即将付拍之际,国家有关部门与拍卖行进行了协商,并愿出资2200万元收购这一佳构。直到拍卖预展前的两三天,《出师颂》被故宫博物院优先购买才被敲定。

  “终于等来的一场好戏却被临时告知撤演,实在很遗憾,甚至有些不满。”在嘉德此次春拍现场,一位从浙江来的藏家对记者抱怨道。他认为,这场好戏应该上演。“去年,米芾《研山铭》就走过场地被国家买走。今年《出师颂》干脆连过场也不走了。没经过市场能说清它的真正价值吗?这当然不利于中国艺术品价值的真正体现。”这位藏家的反应很强烈。

  优先购买是不是就是提前“私订终身”呢?香港陈先生认为不是:“‘私订终身’怎么体现优先?”陈先生介绍说,“优先购买”在海外也有,按国际惯例说,在拍卖场上,当私人藏家与国家出价相同时,国家才有优先购买的权力。“你把优先二字理解成私下协商,强买强卖的味道很浓。”收藏者何小姐指出,“优先购买权”这几个字只在新文物法第58条中提到,至于如何“优先”,法律条款上没有详细的解释,在新近实施的《文物保护法实施条例》中也只字未提,人们的理解自然就会千差万别,而主管方面的理解理所当然地居于强势地位,“优先”也就成了一种权力的象征,所谓“公平、公正、公开”在这里黯然无光。

  法律在与权力的较量中,在很多时候是苍白无力的。

  2200万元花得值不值

  这个问题的提出显然是一种老生常谈。常谈而无用,无用也要常谈。因为社会上反映太大,“常谈”就成为媒体的一个责任。

  尽管故宫博物院表示,此次收购《出师颂》是经过了国家鉴定委员会和故宫博物院的著名文物专家的审慎研究和鉴定后,才作出决定的,但一些收藏业内人士认为,这次决定还是有些欠缺,甚至有人认为这钱花得实在不值。

  采访中,一些人表示,国家动用2200万元的巨资去购买一件身份不明的书法作品,实在让人不可理喻。京城一家公司的管理者对记者坦言:“我们国家现在经济是发达了,但不是到了动辄就掏两三千万元买一件艺术品的时候。如果用这些钱来建些希望小学,其意义是非同小可的。”一位收藏者在听到2200万元这个数字时,哑然一笑。他说:“我们收藏者还经常走眼,交点学费。,故宫拿出几千万算什么?反正是国家的钱,又不用那些鉴赏家掏腰包,买真买假割不下谁身上的肉。再说,像辽宁‘慕马案’中那些个官,几个亿都打了水漂,2200万买件国宝为什么不行?要真是真的呢,对不?”而在业内的一些人看来,有关方面的这次决定是正确的。收藏家郭庆祥说:“在我看来,《出师颂》是不是索靖手笔并不重要。既然国家愿意出资2200万元来收购这件作品,毋庸置疑它具备了重要的研究价值。”“值不值,要看作品在中国书法史上的地位。如果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斥巨资购买就值。”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尽管整件作品有“画蛇添足”之笔,但作品的年代定为隋朝应该没有问题。既然是隋朝的东西,不管其作者是谁,它本身所具备的价值是显而易见的。

  故宫博物院一位专家说:“乍一听2000多万元买一幅字,多数人认为这是个天价。但就其应有的历史地位来说,这钱花得值。”公众能享受这个知情权吗知情权如今已成了一个时髦的话题,体现在《出师颂》上,也成了一个问题。

  上海的林先生得知故宫博物院买走《出师颂》后,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次购买为什么有点偷偷摸摸的?他说:“对于国家博物馆来说,花2000多万元买一件书画作品应该谨慎。尤其是拍前这么有争议的作品,总得对大家有个说法。”他认为,有争议是正常的,但莫名其妙地收购让人混混沌沌。这件作品到底是什么?总应该由权威部门把定论告之天下。

  一些专家认为国内博物馆收购藏品是“国家的钱,专家的眼”,馆藏品完全靠馆内几个专家的眼来定,这未免太轻率了。据悉,国外许多大博物馆在收购藏品时都极为谨慎,有时为了搞清藏品的身份,甚至会动用全世界的相关专家进行鉴定,最后再综合各方意见来决策买还是不买。而国内的一些博物馆由于过于轻率,等把藏品买回来后,再研究发现是假可就晚了。

  采访中,一些博物馆人士认为,花钱买藏品是博物馆自己的事,藏品的基本情况没必要告之天下,即便说了,多数人也弄不明白,毕竟多数人对这个专业知之甚少。

  “2000多万元哪儿来的?是国家财政拨给的。怎么花才值得?作为公众当然有权知晓。如果没有公众的监督,一些人就很可能拿着国家的钱为所欲为。”林先生指出,作为纳税人有权过问税款的支出。林先生举例说,这就好比一个股份公司,董事们有权知道公司总经理是如何花钱的,在没有得到董事会许可的情况下,随便斥巨资投资是不行的。

  目前,国家一些重大的投资项目事前公告于众这一做法,受到社会的普遍欢迎。这一做法就重大文物收藏来讲,也应当适用,因为公民对国家文博单位监督机制的建立,只是早晚的事儿。(中国商报  陈念)

  
【 发表感言  】 【 关闭窗口

【 相关报道 】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