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郑州市第十次党代会:把握
·郑州录制大型党史文献纪录
·癸巳年拜祖大典
·历届大典
·古荥对花鼓
·黄河澄泥砚
·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港澳台
·台胞证办理
·商务部、国台办发布《关于
·台湾居民来往大陆通行证、
·台湾居民来大陆定居申请表
·大陆居民往来台湾地区申请
·赴台手续
·祖国大陆居民前往台湾地区
·台胞就业
·郑州市公安局
·郑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
·郑州市民政局
·郑州市教育局
·郑州市商务局
·郑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郑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郑州市卫生局
·郑州市旅游局
·合记烩面
·华都酒店
·黄河鲤鱼
·葛记焖饼
·名人名家
·川国宴义
·南国一品
·胡辣汤
  当前位置>>郑台往来
聚焦:世界文化遗产--登封天地之中(专题)
2011-12-12 09:16:38     华夏经纬网

     北京时间2010年8月1日7时43分,从巴西首都巴西利亚传来喜讯,中国世界文化遗产提名项目——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34届大会上通过审议,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我国第39处世界遗产,这也是河南省继龙门石窟、安阳殷墟之后的第3处世界遗产。

在巴西利亚,河南代表团庆祝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申遗成功

    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包括周公测景台和观星台、嵩岳寺塔、汉三阙(太室阙、少室阙、启母阙)、中岳庙、嵩阳书院、会善寺、少林寺建筑群(包括常住院、塔林和初祖庵)等8处11项优秀历史建筑。

聚焦:河南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申遗之旅

世遗标准共六条 “天地之中”占两条

入选世界文化遗产有何“硬指标”?“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符合哪些标准?8月1日,记者从登封市相关部门了解到申遗背后的一些内幕。

入选世界文化遗产有何“硬指标”?“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符合哪些标准?8月1日,记者从登封市相关部门了解到申遗背后的一些内幕。  

    《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关于世界文化遗产列入标准共有六条,只要符合前五条中的任何一条(其中第六条不能单独使用),就可列入《世界遗产名录》。郑州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的价值不仅符合列入标准第三条,而且符合列入标准第六条。  

    标准三:能为一种已消失的文明或文化传统提供一种独特的至少是特殊的见证   

    中国古代对宇宙形态的观察和探索开始于3000年前,直到十五十六世纪才渐渐停息。在长达10多个世纪的历史时期,许多朝代的统治者宣传推广“天地之中”的宇宙观,并被社会广泛接受。  

    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8处11项建筑分别代表不同时代的各类主导文化:创建于东汉时期的少室阙、启母阙,是中国最古老的国家级祭祀礼制建筑典范;中岳庙和太室阙,是中国古代礼制建筑格局最全面的代表;周公测景台和观星台,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天文台;嵩阳书院作为中国最早的传播儒家理学、祭祀儒家圣贤和举行考试的书院,是已经消失了的书院文化的载体;嵩岳寺塔、少林寺建筑群和会善寺,是不同时期佛教在中国发展的纪念碑,千余年来,它们影响了广大范围内的宗教建筑形制。  

    因此,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是一个业已消亡的科学、教育和信仰体系的物质见证,也是现存仍在发展的佛教、道教文化传统的见证。  

    标准六:与具特殊普遍意义的事件或现行传统或思想或信仰或文学艺术作品有直接或实质的联系  

    在中国人的早期宇宙观中,中国是位居天地中央之国,天地之中心在中国中原的郑州登封一带,因而这里成为中国早期王朝建都之地、中国文明起源的中心和文化荟萃的中心。中国古代礼制、天文、儒教、佛教、道教等文化流派纷纷来此朝拜圣山、祭祀山神,传经、讲道并在此建立核心基地。“不同的文化信仰受‘天地之中’理念的召唤汇聚在一起,留下了宝贵财富,历代礼制、宗教、科技和教育等建筑类型的代表作品在此汇聚并得到了真实保留,构成了一部中原地区上下两千年形象直观的建筑史,是中国先民独特宇宙观和审美观的真实体现。”著名古建筑专家杨焕成说,所有神圣的或世俗的建筑集中于此,正是对稳固而持续的“天地之中”传统理念的直接反映。  

    受世遗委员会的委托,澳大利亚文化遗产专家茱丽叶・拉姆齐评估验收“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3天考察,我认识了‘中’字。”她说,“少林寺、观星台、中岳庙、嵩阳书院的碑刻上总是出现这个字,这充分说明了一个民族在人文方面对‘天地中’的崇拜和认可”。

 

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申遗成功 门票暂不涨价

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申遗成功,河南再次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这组建筑群今后将以什么面貌示人?龙门石窟、安阳殷墟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后,门票价格先后上浮,少林寺涨价不?我省还有哪些项目要申遗?

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申遗成功,使我省的世界文化遗产总数量达到3处,位居全国前列。河南再次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  

    这组建筑群今后将以什么面貌示人?龙门石窟、安阳殷墟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后,门票价格先后上浮,少林寺涨价不?我省还有哪些项目要申遗?  

    成功意义 

    中国传统宇宙观获得全世界认可  

    提起“嵩山历史古建筑群”,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然而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省文物局新闻发言人、副局长孙英民说,中国传统的宇宙观一直认为中国是位居天地中央之国,而天地中心则在中原,中原的核心则在中岳嵩山。因而,这里成为中国早期王朝建都之地、中国文明起源的中心和文化荟萃的中心。  

    早年人们测天地测时辰来此,佛教、道教弘扬传播本流派文化于此,古人朝拜圣山、祭祀山神于此,儒家理学奠基人讲经论道、传业解惑也于此。  

    高兴之余 

    担心门票涨价,释永信答“没听说”   

    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申遗成功的消息传来,登封大街小巷都是欢乐的人群。昨天夜里,还举行了焰火表演。“身边一下子有这么多世界文化遗产,能不高兴嘛!”登封市民杨林志十分激动地说高兴之余他还担忧一个问题: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后,门票会不会涨价?  

    不可否认的是,在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所有建筑中,少林寺天下闻名,因此少林寺是否涨价也最受海内外游客关注。  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说,涨价不涨价,不是哪个景点说了算,决定权在政府价格主管部门。询问景点本身是否涨价,没有太大的意义。“目前,我没有听说有涨价的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释永信曾经在多个场合呼吁少林寺免费开放,但直到今天也没有结果。  

    涨有教训  

    过度开发可能撤掉“世遗”称号  

    广大游客的担心并非多余,2000年龙门石窟申遗成功,不久,门票由当时的60元涨到80元,去年,又由80元涨到120元。  

    同样,2006年安阳殷墟申遗成功,由于申遗投入过大,早在申遗表决前的2005年,殷墟门票已由30元调至50元;申遗成功后不久,殷墟门票又上调10元,至60元;最近,安阳市又准备上调殷墟票价。  

    苏州园林、承德避暑山庄、武陵源、九寨沟、黄山、武当山等许多景点门票价格,也都在成为“世遗”后大幅提高。“涨价不涨价,要看他们做了什么。”昨天,郑州大学旅游管理学院规划系主任、教授龚绍方说,景区涨价是一回事,而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都是文物,如果只停留在文物保护的角度,不但不应该收门票,甚至还应该免票,让全人类的文化资源共享。  

    联合国对世遗赚钱早有“紧箍咒”,规定遗产地禁止商业化,不准搞过度旅游开发,否则黄牌警告,甚至取消“世遗”称号。  这方面我国曾有不少教训。2001年,张家界天子山因过度开发旅游,建起几十万平方米的旅店,形成“山中小城”、“天上街市”,遭到“黄牌”处罚,为此张家界不得不斥资3亿元进行整改。2007年召开的第31届世界遗产大会,要求“三江并流”重新接受验收,如果过度旅游没有明显改善,可能被列入“濒危名录”,甚至撤销“世界遗产”称号。 

    官方表态  

    不开发遗产本身,破坏遗产严罚  

    “力争今年年底完成8处11项遗产地的分块陈列展示。”省文物局新闻发言人、省文物局副局长孙英民透露。“分块展示”将充分考虑遗产地的历史文化价值和自身特色。  

    郑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丁世显称:“郑州市政府已按照《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的要求作出承诺,不对遗产本身、遗产保护地范围内进行项目开发。”   

    具体做法是,继续提高社会各界对遗产保护的意识,加大政府投入,完善相应保护机构,最后还要对破坏世界遗产的行为进行严厉处罚。

 

嵩山申遗曾“搁浅”西班牙

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的申遗曾经历了一波三折。嵩山申遗很早,2002年,郑州市启动了嵩山历史建筑群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并于2004年成功进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

7月31日,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34届大会上通过审议,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我国第39处世界遗产,也成为河南省的第三个世界文化遗产项目。  这之前,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的申遗曾经历了一波三折。  

    嵩山申遗经历一波三折  

    在全国申遗热中,嵩山申遗动议很早。  

    2002年,郑州市启动了嵩山历史建筑群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并于2004年成功进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  

    2006年初,“嵩山历史建筑群”全面启动申遗工作。嵩山历史建筑群包括观星台、太室阙和中岳庙、少室阙、启母阙、嵩阳书院、嵩岳寺塔、会善寺、少林寺建筑群(包括常住院、塔林和初祖庵)等8处11项嵩山地区优秀历史建筑。2006年12月15日,扩充后的嵩山历史建筑群被正式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并成为2009年中国唯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项目。  

    遗憾的是,2009年在西班牙塞维利亚召开的第33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决定,暂缓中国申报的嵩山历史建筑群项目。  

    2009年之前的15年,中国每年申报2项世界遗产均成功,被认为是全世界唯一的例子。此次嵩山申遗暂缓,结束了中国申遗连续15年一次性成功的“奇迹”。  

    关于嵩山申遗被暂缓的原因,西班牙会议结束后,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接受采访时说,2009年30个申报世遗的项目中,最终通过的只有13个。这是历年最少的,而且没有一个国家同时有两个项目入选世界遗产。出现这样的情况,首先,世界遗产委员在价值认证、真实性、完整性方面,都提出更严格、细致的要求。其次,明确要向尚没有世界遗产的国家倾斜,向数量较少的遗产类型倾斜。  

    在33届会议上,中国同时申报的五台山项目由于自然遗产部分未能获得通过,原申报的自然和文化混合遗产调整为文化景观,与嵩山申遗“撞车”,而最终五台山项目率先拿到“通行证”。  

    嵩山申遗为啥改名称?  

    第33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嵩山历史建筑群被认定为仅次于“列入”的第二级“补充材料”(世遗委员会规定,审议申遗项目分4级:列入、补充材料、推迟、不列入),在极其不利的条件下,取得这样的成绩已属不易。  

    嵩山申遗一直使用的是“嵩山历史建筑群”的名称,但在第33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使用的却是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的名称,而且增添了“圣山崇拜”的内容。  

    为什么突然有这样的改变?因为会议前不久,世界遗产委员会发现嵩山古建筑群的内容和中国另一个拟申请的项目“五岳”申遗有相互重叠的地方,因此建议改名字。  

    经过国内专家的论证和有关部门的认可,嵩山历史建筑群当时更名为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  

    童明康在接受采访时曾说,嵩山既是“天地之中”的历史建筑群,同时它又是以“中岳嵩山”为代表的“圣山崇拜”,这样两种文化类型的组合交织在一起进行申报,难度较大。因为“天地之中”、“圣山崇拜”连中国的一些老百姓可能都不十分清楚,西方的专家学者理解起来也需一个过程,确实存在东西方文化差异的问题。当时争论最激烈的也正是这些地方。  

    一个观星台就能入世遗    

    一年多来,相关单位又进行了怎样的努力,才有了峰回路转?  

    郑州代表团团长、郑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丁世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第33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决议让我们补充的材料主要有三方面:申报的项目和圣山的深层次关系是什么?这个历史建筑群包括了佛教、道教和儒教及科技各类建筑,每一个子项之间的内在联系是什么,它们的整体价值又是什么?  

    丁世显说,大会觉得观星台有全球的突出价值,单一的观星台完全具备申报的条件,因此,他们建议登封考虑是不是观星台能够单独申报。  

    郑州用一年研究透嵩山    

    丁世显说:根据大会决议,去年我们组织专家认真地对“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进行了深入的挖掘和研究。经过专家努力,对这三个问题一一做了说明。  

    申报的项目和圣山的深层次关系是什么呢?我们认为,就是这些项目是在“天地之中”这个核心的理念下建设的,由于有这样一个宇宙观,所以项目就相对集中在登封这个地方。作为圣山的嵩山来讲,它只是说明这个项目所在地的地理环境,先有了“天地之中”这个理念,人们对这个地方产生了向往,例如各个教派对这里产生了向往,民众的向往,于是在这里建了道教的、佛教的、儒教的和观星台这样的科技建筑,使这里成为这几大教派在中国当时,最高档次的、最优秀的传播基地。民众正是基于对宗教的向往和传播形成了对这个地方的推崇,因此,嵩山也被推崇为圣山,中岳圣山,它是这样的一个关系。所以应该说它的深度关系只能说明这个圣山表明了项目所在地的地理环境。  

    第二个问题就是这8项11处历史建筑之间的内在联系。内在联系都是因为登封是“天地之中”,在这个“天地之中”理念的基础上,人们都向往这里,大家都到这里来了,都在这里搞建筑都在这里搞传播。它们的整体价值是这些项目共同印证了“天地之中”理念,这是中国古代传统的宇宙观。这些建筑提供了“天地之中”在这个地方的见证。  

    关于观星台,丁世显说,观星台确实具备了全球突出的普遍价值,单独申报完全符合要求。但它又和其他十处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整体。这个整体又具有特定的全球突出的普遍价值,因此,它同样符合世界文化遗产整体性的要求,所以我们把观星台和其他十处放在一起,成为一个组合。这个观点在今年3月份国际专家委员会审查时得到了认可。  

    今年过关缘于说清楚    

    7月31日,在巴西利亚举行的第34届世界遗产大会上,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经过5分钟的介绍、1分钟的讨论就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顺利通过,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会后,中国代表团团长、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在会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2009年中国在申报“天地之中”时,因材料不足被大会暂缓,而今年中方有效地解释了“天地之中”与中国古代天文概念和至高无上的皇权的相互作用,以及对这一地区的历史建筑、宗教、艺术的综合影响,得到了世界遗产委员会的一致认可,最终申遗成功。

 

为保护世遗而努力 河南登封历史建筑群申遗纪实

12年前,河南省就开始着手准备申报这一历史建筑群为“世界文化遗产”,以便更好地唤醒全社会的保护意识,同时也能让全世界都能分享中华民族这份丰富和珍贵的文化遗产。

7月31日20时30分,巴西利亚已经迎来星空灿烂的夜晚。第34届世界遗产大会开始审议河南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报告。  

    《世界遗产公约》的187个成员国的800多名代表在巴西利亚湖畔的蓝树旅馆会场上,聚精会神地听着大会报告人介绍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的历史、它的普世文化价值以及世界遗产委员会对该项目所做的初步评估意见。伴随着报告人的讲解,会场上巨大屏幕逐一展示出登封这个历史建筑群的地域图和实景图片。  

    这次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包括了观星台、中岳庙、太室阙、启母阙、少室阙、会善寺、嵩阳书院、嵩岳寺塔、少林寺常住院、塔林、初祖庵等8处11项内容。这些古建筑历经汉、魏、唐、宋、元、明、清,形象直观地展现了中原地区两千多年的建筑历史,是中国时代跨度最长、建筑种类最多、文化内涵最丰富的古代建筑群之一。  

    12年前,河南省就开始着手准备申报这一历史建筑群为“世界文化遗产”,以便更好地唤醒全社会的保护意识,同时也能让全世界都能分享中华民族这份丰富和珍贵的文化遗产。从2006年开始,在国家文物局和有关部门的关注,支持和指导下,河南省政府按照世界文化遗产的要求,认真组织申报工作,加强保护措施和规划,精心维护这一文化遗产。当地民众也为这个历史建筑群的申遗付出了巨大努力。漫漫12年所付出的努力都凝聚在今天申遗一举成功的期盼之中。  

    申报项目是否能够列入“世界遗产”,由21个成员国代表组成的“世界遗产委员会”做出决定。在报告人介绍申报项目之后,世界遗产委员会代表要进行评议,并对审议结果报告进行表决。  

    一个国家的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能够列入世界遗产目录,不仅是得到了国际社会对其珍贵价值的认可,而且也将成为全人类共同的财富而得到充分的保护。近年来,全球各国对申报和保护世界遗产的重视和关注都在增强。在今年的世界遗产大会上,就有3个国家是第1次提出申报世界遗产。此外,对世界遗产的评估标准也越来越严格。本次大会在审议斯里兰卡和越南的申报项目时,世界遗产委员会的一些成员就提出了质疑或有不同意见,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讨论和答辩。因此,从30日下午开始的审议进程进行得非常缓慢。今年世界遗产大会要审议38个新申报项目,“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虽然列在第14项,但是直到今天晚上才进入审议程序。站在会场之外的中国记者焦急地等待了两天,会场内中国代表团和河南省代表团更是疲惫不堪地在翘首期待。  

    报告人介绍之后,大会主席、巴西文化部长费雷拉请世界遗产委员会代表对此发表意见或是看法。在一阵静默之中,无一代表提出异议。唯一要求发言的爱沙尼亚代表也就说了一句话:“爱沙尼亚完全赞同将此项目列为世界遗产目录”。大会主席随即请报告人向大会提出对该项目的审议结果意见。审议结果认为,该项目符合世界公约有关世界文化遗产的条件,决定给予批准。大会主席再次征求各位代表对审议结果有何意见,代表们一致表示赞成通过。8时45分,大会主席郑重宣布:“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会场上即刻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来自河南省代表团的成员也兴奋地欢呼起来。出席会议的各国代表纷纷站起身来,列队向在场的中国代表团表示祝贺。  

    记者在现场采访了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他说,“世界遗产委员会对申报工作的要求越来越严格,这需要我们事先做好充分的准备,不能有一点儿马虎。我们是唯一连续多年,每年都有文化项目登录世界遗产的国家。因此,别的国家对中国申遗项目更加的关注。”童明康强调,这次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成功申遗的原因是,今年中方有效地解释了“天地之中”这个中国古代天文学物象与至高无上的皇权的相互作用,以及这一概念对该地区的历史建筑、宗教、艺术的综合影响。这个解释得到了世界遗产委员会专家的一致认可。  

    郑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丁世显也对记者说,“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所具有突出的全球普遍价值是这次申遗顺利成功的重要原因。他表示,“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后,“我们首先要按照《世界遗产公约》的要求,对世界文化遗产精心加以保护。其次,对其存在的内涵要深入的挖掘和认真的研究,使更多的人了解和认识世界文化遗产的价值,让全球民众分享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

 

登封“天地之中”低调再闯“世遗”关

嵩山历史建筑群去年申遗失败之后,经过一年的调整与准备后,更新推出“天地之中”的理念,以应对与已经在世遗备案的“四岳”项目重复申报的质疑。与去年高调申遗不同的是,今年登封刻意保持了低调和矜持。

更新概念嵩山低调“复试”

    嵩山历史建筑群去年申遗失败之后,经过一年的调整与准备后,更新推出“天地之中”的理念,以应对与已经在世遗备案的“四岳”项目重复申报的质疑。中科院学部委员刘庆柱教授解释“天地之中”:帝在中原,中国早就有得中原者得天下的说法,嵩山对现在华夏文明来说也是居中的地方。应该说这里是最早文明出现的地方,国家形成的地方。由于嵩山南麓的阳城被古代视为“天地之中心”,登封是中原文化最具代表性的所在,最后就以“天地之中”这一中国传统宇宙观作为申遗的主题,对多种资源进行概括。

    与去年高调申遗不同的是,今年登封刻意保持了低调和矜持。登封市委宣传部透露,今年上级要求,在登封申遗没有成功之前不做大量的宣传。故至今没有媒体对今年的申遗工作做详尽报道。

    对于去年嵩山历史建筑群落选,郑州市文化局曾在总结材料中归纳了几方面原因。

    从大环境看,世界遗产委员会对申报项目的保护管理状况、环境景观、法规体系、游客管理,特别对价值认证、真实性、完整性等,提出了越来越严格、细致的要求,在世界范围看,申报世界遗产的成功率在持续走低。

    具有平衡性、代表性与可信度的世界遗产名录全球战略和申报限额制正在推行,明确向尚没有世界遗产的国家和数量较少的遗产类型进行倾斜。对于中国这样世界遗产数量较多的国家要求更加严格,相应的申报工作出现不同程度的挫折,难以避免。

    原计划嵩山作为“四岳”之一在“泰山拓展的基础上”申遗,因此突然出现的“嵩山历史建筑群”,就被质疑与已经在世遗备案的“四岳”项目重复申报。登封地区又存在着分别以“天地之中”传统宇宙观和以“中岳嵩山”圣山崇拜为核心理念的不同遗产组合和相互重叠,很难让国际同行很快就克服东西方文化的差异。

    此外,不可忽视的原因是,上届会议审议的五台山项目由于自然遗产部分未获通过,而从原申报的自然和文化双遗产临时调整为文化景观,使嵩山面临着同时申报两个类型相近的文化遗产项目的困难处境,导致申请条件立显局促。

    郑州市今年依旧成立了市委宣传部牵头,文化、文物部门组成的申遗领导小组。各级党委政府对申遗工作依旧高度重视。经历失利后的登封此次申遗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记者了解到,郑州市文物部门对今年申遗依然充满信心。

    这种自信是有原因的。据悉,去年世界遗产大会上,委员进行了激烈的讨论,绝大部分委员认为,嵩山历史建筑群还是符合世界文化遗产价值的,只需补充材料说明,无需推迟重报。

    最后,会议改变专家委员会意见,项目被审定为补充申报资料、推荐列入的项目,可以说也已基本成功。

    据了解,一年的低调与矜持中,郑州市文物局以及登封方面为申遗做了扎实细致的工作。一方面加强了景区的管理,严格控制历史建筑群周边建设项目,保护好历史建筑群周边环境;另一方面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的办法,保持同世界遗产专家的联系和沟通,尽可能减少或消除由于理念差异造成的申遗障碍。

    今年4月,国家文物局相关专家莅临登封,现场“辅导”了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申遗工作。专家们对少林寺、少室阙、嵩岳寺塔等遗产点进行了实地考察,并提出了指导意见。目前,登封申遗的相关部门已一丝不苟地按照世界遗产委员会的建议完善了所有的不足,以期今年的最终成功。

    捆绑申遗仍然是重要策略

    据登封市委宣传部新闻科长介绍,登封文物资源十分丰富,拥有省级、国家级的文物景点共30多处,文物景点世界独一无二。“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项目包括观星台、嵩岳寺塔、太室阙和中岳庙、少室阙、启母阙、嵩阳书院、会善寺、少林寺建筑群(包括常住院、塔林和初祖庵)等8处11项优秀历史建筑,构成了一部中原地区上下2000年形象直观的建筑史,具有很高的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但正是考虑文物众多,最后采取了“捆绑式”申遗的办法。

    2007年,第31届世界自然遗产大会上审批通过的,由中国云南石林、贵州荔波、重庆武隆共同组成“中国南方喀斯特”是捆绑申遗成功的典型先例。今年与登封共同参选的“中国丹霞”也是广东丹霞山联同浙江江郎山、湖南崀山、福建泰宁、江西龙虎山和贵州赤水6地组合申遗的项目。捆绑申遗仍然是目前的重要策略。

    参与了“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文化价值评估工作的刘畅认为,这是特点也是趋势,不能简单叫成打包,它将一些有共性的遗产进行组合,因而很难把这个价值割裂开,捆绑申报的项目必须作为一个整体看才具备突出、普遍的价值。

    放眼全局,申遗热席卷全国。据统计,目前全国约有200个申遗项目,其中约100个进入预备申遗清单,按照一个国家一年单类只准申报一个项目的规定,申遗之路还要奋斗百年以上。捆绑申遗的优势在于不但能将内涵趋同的内容有机组合为系统资源,还有助于为有资格的项目尽快获得审批提速,也让一些确有价值,而规模略显不足的资源搭上“便车”。

    申遗若成功,将成“保护罩” 还是“提款机”

    目前,随着新一批世界遗产名单产生的临近,各地也开始为申遗成功后的旅游开发与保护工作做准备。根据以往经验,申遗成功之后的景区门票涨价是不争的事实。2008年7月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福建土楼,门票价格上调幅度从40%至300%不等。包括苏州园林、承德避暑山庄、九寨沟、黄山、武当山在内的许多景点门票价格,也都是在成为“世遗”后大幅提高的。

    据有关专家分析原因,门票涨价的冲动源于两点:其一,为了申遗,地方政府投入了大量资金,需要有所回报补偿;其二,成为“世遗”后,需要更细致地保护,保护就需要钱,就得从门票里拿。

    然而奇怪的是,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山西五台山申遗成功后,旅游收入不升反降。无独有偶,《人民日报》也曾披露,贵州荔波和云南石林、重庆武隆捆绑成功申报“中国南方喀斯特”世界自然遗产后,名不见经传的小县荔波为此背上高额债务,未来10年中还须投入巨资用于遗产地保护。

    对此,刘畅表示,世界文化遗产其申报之后的意义和作用远远大于申报成功那一瞬间的自豪与满足感,今后保护这些申报成功的遗产是一个巨大的任务。实际上,它带来更多的是责任。对审批方而言,禁止进行过度开发是世界遗产保护的基本原则。按照《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规定,文化精神功能是世界遗产的主要属性,旅游产业只是遗产的附带功能。联合国对世遗赚钱早有“紧箍咒”,规定遗产地禁止商业化,不准搞过度旅游开发,否则黄牌警告,甚至取消世遗称号。

    这方面我国曾有不少教训。2001年,张家界天子山因过度开发旅游,建起几十万平方米的旅店,形成“山中小城”、“天上街市”,遭到“黄牌”处罚。联合国世遗专家认为,张家界景区严重破坏了自然景观,要求限期拆除,张家界不得不斥资3亿元进行整改。2007年召开的第31届世界遗产大会要求“三江并流”后重新接受验收,如果过度旅游没有明显改善,可能被列入“濒危名录”,甚至撤销“世界遗产”称号。

    有些维护支出和门票收入并不成比例的景点也引起了注意,比如西安兵马俑一年好几亿的门票收入,但是用在景区维护上只有几百万。针对这类情况,清华大学教授吕舟说:“一旦出现这种现象,有经费却没有用在保护上致使保护跟不上,世界文化遗产组织会给它亮黄牌,实在不行会在名录里面剔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