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说说台海军“潜舰公造”的一些破事儿

华夏经纬网 > 评论 > 台岛夜话      2021-10-18 10:11:17

u=3688676275,2660908390&fm=26&fmt=auto


 

  作者 谭传毅 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研究员、法国博士

  早在1969年10月时蒋经国曾在美台军政会议中提到希望获得10至12艘潜舰,然而美国以潜舰具攻击性为由而加以拒绝;后来美国在1974年内移交两艘茄比级(Guppy II)柴电潜艇给台海军作为反潜训练用。

  “潜舰公造”之始

  1995年1月,李登辉指示台海军成立“潜舰发展办公室”,项目名为“光华八号”,2006年在防卫部门战略规划司主导下成立潜艇专案的“海星编组”。

  2001年初小布什上台后,同意协助台湾取得8艘柴电潜艇。当时美方希望采取“商售”模式,协助台湾自行设计、在本土船厂建造8艘潜艇,艇壳设计可能与现有向荷兰购买的剑龙级为基础,美国则提供各种关键技术与组件。

  商售模式表示台海军自行负责项目管理,美国只提供关键技术并协助台海军进行整合开发,就像台当局以商售模式采购拉法叶舰一样;当时台海军大量接触厂商,贪污舞弊由此而生。

  理论上来讲,商售模式比直接向美国采购(军售模式)节省大约20%成本,但是美海军无法、也不愿意设计与建造柴电潜艇,同时台海军尚未走出拉法叶弊案的阴影,而坚持走政府对政府的军售模式(整艇采购)。

  想不到,美海军报价每艘艇价格是台海军预期的两倍,此事就黄了。相反的,原本预期较便宜的商售模式,后来变成新时代台海军腐败的温床。

  最初美国政府较倾向透过商售管道,将潜艇关键技术逐一审查并核发许可,类似1980年代的IDF战机、PFG-2巡防舰、天弓防空导弹的输出模式。为此,美国海军在2001年成立台湾潜艇项目办公室,负责处理对应的事务,而这个办公室所需的经费竟由台海军支付。

  2001年4月展开招标,同年11月,诺格集团(Northrop Gruman)、通用动力(General Dynamics)、德国HDW、荷兰RDM(即制造海龙级潜艇厂商)、法国DCN以及西班牙IZAR等6家厂商竞标。

  乱、乱、乱

  2016年12月,台船获得潜舰公造委托规划设计案后,开始出访荷兰、德国、英国、意大利、瑞典以及美国的国防工业公司或船厂,并发出招标征询书,但所有的欧洲国家都拒绝。

  到2017年6月底截止,只有一家美国生产航空组件的公司愿意投标;但是美国政府并未批准潜艇输出许可,等于没有任何一家厂商团队前来投标。

  最后只有成立于2018年6月27日、设籍在直布罗陀的Gavron Limited(GL)公司愿意合作,GL得标后随即担任台船潜艇合约设计的技术顾问,并计划在取得直布罗陀的技术输出许可后,再招募欧洲退休的资深潜艇工程师来台指导。

  GL公司有6名员工,主营业务是为台湾提供新型柴电潜艇设计,包括战斗系统整合、实体整合以及测试和评估。潜艇是个非常精密困难的高科技产品,其对于工业制造水平的要求极高。虽然台船制造水面船只的经验丰富,居然也敢在GL的指导之下接下这个案子,胆子委实不小。

  GL公司竟能击败其他6家国际军工大厂,实在令人质疑。台海军司令部参谋长李宗孝力挺GL并表示:“只有GL有输出许可”。这产生了两条发展路线:海军与GL。海军为什么这么力挺GL?GL是什么公司?

  GL:小孩儿开大车

  GL在台代理是资本额250万元的新华荷公司,新华荷的最大股东(占94%股份)是林黎真,林黎真还出任达华、弘华、安卓云、达宇公司董事,其中3家董事长是黄琼慧,1家董事长是郭玺,两人也分别为原景公司与达弘科技董事长。

  郭玺的夫人是黄琼慧,黄琼慧的阿姨(母亲的妹妹)是林黎真。这7家公司股东交叉持股复杂,其余6家公司负责人不是黄琼慧就是郭玺,而具体操作台海军“潜舰公造”的人就是郭玺,黄曙光在后面背书,台海军所有潜舰公造的事务都必须经过郭玺。

  郭玺是前台海军军官,曾任台防务部门参谋,退伍后自创公司大搞军工代理商,游走两岸从事消防、镇暴、安检、特战装备等业务,认识不少外国厂商和掮客,也拥有足够资金,对潜舰公造的商机更充满兴趣。1993年尹清枫命案中郭玺曾是重要关系人,但因证据不足未被判刑而提前退伍。

  GL成立不到50天便获得台船将近6亿元合约,GL收到台船的第一笔款项之后即付款给新华荷,新华荷开始招募员工。作为台军方采购造舰与军工代理的新华荷模式,与猎雷舰弊案与??震案如出一辙。

  郭玺(海官校69年班)是时任海军司令黄曙光(海官校68年班)低一期的学弟,就这么一家6人公司,在海军司令的掩护之下,开起了潜舰公造的大车。

  黄曙光其人其事

  台海军司令部参谋长李宗孝强调:“潜舰案非常机敏,近几年来处处碰壁;这次起案海军以绝对机密来执行,执行到现在杀出一条血路,好不容易略具雏形,绝对不能曝光,一旦曝光则案子就没有了。”

  参谋长这么挺郭玺,因为时任司令黄曙光在背后。黄曙光是潜艇出身,2013年担任台防务部门后勤次长时得知,潜舰公造是未来既定政策,之后他开始思考未来。

  过去台海军用了2、30年时间筹获潜艇全是死路,他想到何不透过民间友人在灰色地带杀出一条血路,郭玺就是黄曙光那时想到的“民间友人”。

  黄曙光透过他哥哥黄晨光找到郭玺,请他在国际寻找潜舰公造商源,但一无所获。后来蔡英文当选领导人,黄曙光奉命推动潜舰公造案,商机再现;于是郭玺找了黄征辉、黄晨光以及蔡英文同父异母的手足陶谦光合作。

  黄征辉、陶谦光、郭玺同为海官校69年班同学,但真正的主角是郭玺,因为司令部聘任郭玺担任司令顾问,不但可以参加海军会议,更和承办官员私下讨论案情,更甚能指导承办参谋的办案方向。

  黄曙光还指派陶谦光到台船担任潜发中心副执行长,支领台船工资;虽然蔡英文被蒙在鼓里,但台船都了解他特殊的身分。黄征辉后来和郭玺闹翻,不再过问此事。

  司令部有人私下规劝黄曙光约束郭玺,然而他一意孤行。黄曙光喜爱美食与麻将,而且偏执性格比较明显,即使走错了路也要走到底,这是他始终重用郭玺的人格因素。

  ”国安会“团伙

  陶谦光曾遭受婚变大受打击,颇受“母辈”们的怜爱。后来蔡英文知道陶谦光介入潜舰公造案,强迫他离开这个圈子。很难说是为了陶谦光好还是坏,断了财路当然不好,若要陶某“净身”则是好。似乎蔡英文打算把军火贩子们搞在一起集中处理,她的手足还是离他们远一点较好。

  蔡英文并不喜“国安会”搞军火的团伙,讲白了就是陈文政与陈俊麟,现在把黄曙光放到“国安会”的动机可疑。二陈背后有邱义仁和吴乃仁新潮流系的背景,而二陈又被外界认为是新系财源的白手套,黄曙光不过是潜舰公造的工具。

  在黄曙光卸下参谋总长职务后,“国安会”团伙属意他接任台防务部门负责人,但是蔡英文则看中了前参谋总长李喜明。

  在这种情形之下,蔡英文动不了陈文正与陈俊麟,陈俊麟曾任“国安会”副秘书长,后任咨询委员,陈文正则为现任副秘书长。最后是邱国正出线,不是没有原因。

  至于黄曙光,他的前途几乎取决于他的妹妹黄珊珊,如果她在明年地方选举中“表现良好”,她的哥哥可能还可以苟活。

  否则,据闻台军方一直和法国军方联系,希望能接手贩卖给澳大利亚的潜艇。若此案真的成了,则可以摆平潜舰公造的烂摊子,一切推说大陆打压,已经花掉的400亿元台币就算打了水漂;而黄曙光很可能被推出来,一次性解决台海军自拉法叶、猎雷舰和潜舰公造案以来的弊案。

    华夏经纬网专稿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责任编辑:黄杨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