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民主进步党”实为倒行逆施的“民主退步党”

陈士良

陈士良,上海市公共关系研究院创始人原院长书记。国台办海研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理事副秘书长,泛亚智库研究员。长期担任领导职务,主要从事国际关系、两岸关系、文化习俗等领域研究,出版专著三部,在中评网、联合时报等媒体公开发表评论文章五十余篇。

黎家维:初选只剩“唯一支持”蔡英文_1647928710303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

作者 陈士良 海峡两岸关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由民进党完全掌控的台湾立法机构近日排定4月21日初审“会计法”相关条文修正草案,试图为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陈水扁的“国务机要费案”“脱罪”解套。为此,民进党党团发出“甲级动员令”(即要求党籍民意代表必须全部出席会议和确保草案通过初审),并于20日晚派出党团成员连夜轮流值班守在“财政委员会”门口。国民党党团也向全体民意代表发出通知,扬言要“强力杯葛(抵制),强力抗争”。

21日早上6点半,当立法机构的会议室大门一开,民进党和国民党的民意代表就蜂拥地冲向主席台。民进党的民意代表先抢到主席台位置,并守着麦克风不让国民党的民意代表靠近。国民党的民意代表则立即发起攻势,力争夺下麦克风。期间,虽然双方发生肢体冲突甚至打斗,但民进党仗着人多势众寸步不让,并在一片混乱中借助民意代表的人数优势强行表决,最终完成“会计法”相关条文修正草案的初审程序,将草案送出“财政委员会”,交由朝野政党协商。就这样,在还有其他政党的民意代表尚未到达议场的情况下民进党就已经宣布散会。

民进党全力帮陈水扁“脱罪”实质上是要让陈水扁“闭嘴”。陈水扁自2008年5月卸任后,因为涉嫌众多贪污洗钱等弊案,故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其中有一项是领取总额为1.44亿元(新台币,下同)的所谓“国务机要费”后有约1亿元钱去向不明。2015年1月5日,服刑中的陈水扁被台湾有关部门以“病情复杂,难以控制,随时有致死危险”为由核准“保外就医”。当时民进党曾为陈水扁“保外就医”期间设定了“四不”规则(即“不上台、不公开演讲、不接受媒体采访、不谈政治”),但这些规则实际上形同虚设。今年4月7日,陈水扁为了给自己“脱罪”召开了记者会,会上他公布了当年如何使用“国务机要费”的一些情况,并提供有1.33亿元(共21项)的“馈赠”支出细目,以此证明他的“因公支出大于因公收入,没有不法所得”。尤其是陈水扁在会上还直接点名部分曾受到其“馈赠”的民进党人士,让其他没有被点名的人不寒而栗。另据台湾中时新闻网报道,日前资深媒体人赵少康去拜访陈水扁时,赵少康问陈水扁,你女儿陈幸妤曾说“民进党谁没有拿过我爸爸的钱(当时的民进党立法机构总召柯建铭就曾出面表示,陈幸妤说的都是实情)?”陈水扁立即笑答:“谁敢说自己没拿过阿扁(即陈水扁)的钱?没拿过的出声一下好不好?”陈水扁的这些言行也许让民进党的一些高层人士吓出一身冷汗,几乎人人自危。为此,民进党要急于提出“会计法”相关条文的修正草案(该“修正草案”明确规定,2006年12月31日以前各机关支用的“国务机要费”等公务费,无论如何支出均不再追究行政及民事责任,如涉及刑事责任者则不罚)。这无疑等于替陈水扁的“国务机要费案”完全“脱罪”,实质上由此作为让陈水扁“闭嘴”的“交换”条件,不要再说出其他现在还在台面上且曾经收到过他“馈赠”的民进党高层人士的姓名。

所谓的“民主进步党”实际上是彻头彻尾的“民主退步党”。民进党的全称是“民主进步党”,于1986年9月28日在台北市成立。民进党成立之初主要是由岛内反对国民党“独裁”统治的各派别“党外”人士所组成的,当时为了体现反对国民党的独断专行,故取名为“民主进步党”。“要民主、要进步”的诉求当时曾吸引了一些青年人的加入,但是自诩的“民主进步党”并没有给台湾社会带来民主和进步,尤其是陈水扁的巨额贪污与社会的“进步”完全是背道而驰的;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上台后的所作所为更是与“民主”风马牛不相及的。他们豢养网军,打压异己几乎无所不用其极;他们不分对错、不辨是非,只问颜色,大搞“绿色恐怖”,丝毫没有民主的氛围。特别是在2018年岛内“九合一”地方选举的过程中,就是因为中天新闻台报道国民党籍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的镜头和时间超过报道民进党籍高雄市长候选人陈其迈,并对民进党当局的施政提出一些批评,让民进党当局恨之入骨,几乎欲置之死地而后快。为此,民进党当局的“通讯传播委员会”利用中天新闻台定期“换证”的机会,以其违规为由,于2020年12月12日零时将其关停。当天的《联合报》对此评论道,民进党当局关停中天新闻台完全是无法容忍不同意见,听不进批评声音的表现。《中国时报》当天则在头版以一个较大的黑底白字“殇”来纪念中天新闻台被关闭的最后一夜,以此控诉民进党当局利用政治手段打压异己的卑鄙行为。今天,民进党当局为了不让陈水扁继续公布曾经拿他钱的高层官员,不惜利用手中的权利,为陈水扁一个人“修法”,替他“脱罪”,让他“闭嘴”,以免对今年底“九合一”地方选举时的民进党选情带来负面影响。由此可见,所谓的“民主进步党”实际上是彻头彻尾的“民主退步党”。


华夏经纬网专稿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责任编辑:左秋子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