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解放海南岛

  海南岛又名琼崖,为中国第二大岛,面积为3.39万平方公里,中部多山,沿海及东北部地势平坦,海岸线长1584公里,北临琼州海峡,与雷州半岛隔海相望。

  1949年12月,国民党在海口成立了海南防卫总司令部,以薛岳为总司令,辖陆军5个军和特种兵部队一部;海军第三舰队及海军陆战队1个团,有各型舰船50艘;空军4个大队,有战斗机、轰炸机和运输机共45架。三军总兵力共10万人。薛岳经过几个月的苦心经营,在海南岛包括琼州海峡在内构建了坚固的环岛立体防御体系,以其个人名字命名为“伯陵防线”,并吹嘘这条防线固若金汤。

    其兵力部署是:以三十二军为主编为第一路军,担负琼东区的守备任务;以六十二军、暂编十三师、教导师编为第二路军,担负琼北区的守备任务;以新编四军、六十四军、海南警备二师编为第三路军,担负琼西区守备任务;以六十三军、海南警备三师、琼南要塞司令部和海南防卫总司令部特务团等编为第四路军,担负琼南区的守备任务;另从各防区抽调5个师作为预备队;海、空军的舰艇和飞机大部部署于琼北地区,封锁琼州海峡,阻挠解放军渡海登岛作战。

  1949年12月中旬,中南大陆全部解放后,国民党军余汉谋、白崇禧集团残部逃至海南岛。经补充、整训后,共有第62、第63、第64、第32、第4军5个军19个师,另有海军第3舰队50余艘舰船、空军1个大队20余架飞机和地方保安部队约10万人。岛上守军为海南岛防卫总司令薛岳指挥,组成所谓海、陆、空“立体防御”,企图凭借琼州海峡固守,将海南岛作为尔后反攻大陆的基地。

准备、准备、再准备

  解放军第4野战军以第15兵团司令员邓华、政治委员赖传珠指挥第40、第43军2个军及1个加农炮团、1个高炮团和部分工兵、通信兵、反坦克炮兵共10万人,组成渡海作战兵团,于12月下旬进入雷州半岛,进行战役准备工作。

  吸取了金门战役失利的教训,叶剑英对海南岛战役极其谨慎。最初,中央军委要求1950年2月以前开始行动。接到中央军委的指示后,叶剑英没有匆忙决策,而是先进行调查研究。他电令琼崖纵队司令员冯白驹,要求其详细报告岛上敌军兵力、布防情况和中共琼崖纵队的战斗力及根据地分布情况。冯白驹先后派出琼纵副司令员马白山、参谋长符振中等,带领约一个连的兵力偷渡过海,到达广州,向叶剑英和十五兵团负责人汇报情况。叶剑英认真研究了岛上敌情和琼纵的接应能力,综合考虑我军的作战能力及作战准备情况,认为我军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仓促进攻,难以取得预期效果,应当推迟作战时间。

    中央军委接受了叶剑英的意见,将海南岛战役后延。正在苏联访问的毛泽东亲自起草由中央转林彪的这份电报指出:“渡海作战完全与过去我军所有作战的经验不相同,即必须注意潮水与风向,集中能一次运载至少一个军(四五万人)的全部兵力,携带三天以上粮食,于敌前登陆,建立稳固滩头阵地,随即独立攻进而不要依靠后援。”

  海南岛渡海战役的准备工作是在党中央和一线军党委领导下全方位进行的。“陆上猛虎”解放军打到雷州半岛,已是解放战争的后期,面对几十公里宽的琼州海峡,部分指战员出现畏难情绪,部分将士怕晕船、怕敌舰、怕飞机、怕淹死,认为渡海作战是“九死一生”。

战士们自己动手制作竹排开展海练

  为解决“本领恐慌”,解放军持续了3个多月的海上大练兵,学游泳,学开船,誓做大海的主人,变“陆地猛虎”为“海上蛟龙”。大练兵期间一次意外的木船打跑军舰的战例更激发了全体指战员跨越琼州海峡,战胜国民党飞机、军舰的胜利信心。在该地政府的大力协助下,经过2个月的努力,征集、修补了2000多只木帆船,部分改装了机帆船,动员参战船工4000余人,解决了渡海作战的主要问题。

  1950年2月1日,广东军区和十五兵团召开作战会议。叶剑英、邓华、赖传珠、韩先楚、李作鹏、张池明等军以上领导干部齐聚广州,共商解放海南岛之大计。会议分析研究了敌我双方情况,认为我军有许多优势:一是海南岛海岸线长,登陆点多,便于偷登与强渡;二是有冯白驹领导的琼崖纵队的全力接应,有根据地和游击区可以立足;三是有广大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援;四是海南岛的敌军,是国民党的残兵败将,在我人民解放军的打击之下,已成惊弓之鸟,士气低落。叶剑英和与会人员反复研究,最终确定了海南岛战役的具体作战方案。

抢滩、抢滩、再抢滩

blob.png

  1950年3月5日19时30分,第40军118师352团1个加强营799人,分乘13艘船,从雷州半岛灯楼角启航。至6日11时,到达海南岛西部儋县以西海域,发现船只10余艘。该部尾随这批船,14时到达预定登陆点(白马井以南海域),随即冒着守军的飞机、军舰和地面火力,强行突击登岛,击溃守军的两个连,与接应的琼崖纵队第1总队会合。战斗中人民解放军伤亡33人,船只大部被国民党军炸毁。

  1950年3月6日19时,第40军119师356团从北海市东南的白虎头启航,向涠洲岛进发。7日2时,该团登陆成功,至10时全歼涠洲岛守军,缴获大小木船300余艘。

  3月10日13时,第43军128师383团1个加强营1007人,乘21艘船,从湛江东南硇洲岛启航。航行中遇到7级大风,与风浪搏斗十几小时后,于11日9时在海南岛东北部的赤水港至铜鼓一线先后登陆,粉碎国民党1个团的抵抗,当日下午与琼崖纵队独立团会合。

  3月11日,四十三军以一二八师三八三团一营,配属九二步炮连共1000多人,组成第二个渡海先遣营,由团长徐芳春率领,琼崖干部林栋协助,突破了国民党守军的封锁,于12日晨到达文昌游击区。26日,四十军以一一八师三五二团主力、三五三团二营和炮兵大队共3000人,组成先遣偷渡团,在琼崖纵队副司令员马白山和一一八师政治部主任刘振华率领下,第三次偷渡成功。

blob.png

  第一批2个营的偷渡成功和涠洲岛战斗的胜利,不仅有力支援了琼崖纵队的反“围剿”斗争,缴获了一批船只,更查清了守军的海防虚实。为了继续加强岛上力量,人民解放军决定派出2个团,实施第二批偷渡。

  1950年3月26日19时,第40军118师1个加强团(2900余人),分乘81艘木船,自雷州半岛灯楼角启航。由于启航后不久风停,又遇大雾和潮水东流,船队无法保持队形,各船只好自行按预定方向行驶。27日晨,陆续在临高角东北宽20多公里的地段上分散登陆。登陆后部队逐步集中,先后击溃国民党军10多个营的层层阻击,于29日与接应部队会合。

  3月31日22时30分,第43军127师的4个营(3700余人)组成加强团,分乘88艘船,从博余港启航。部队大部于4月1日3时至6时在北湾港一带顺利登陆,在接应部队配合下击溃岸防。其中2个连误登白沙门孤岛,与国民党军队苦战两昼夜,大部伤亡。另有4艘船航至海岸,发现主力未到而返航,途中遭国民党军海空兵力突击,伤亡170余人。

    人民解放军两批偷渡部队登陆后,国民党军队非常恐慌,随即停止进攻琼崖纵队,集中力量加强正面海防。此时,人民解放军已登岛部队近1个师,战役准备工作也已基本就绪,1950年4月21日前后还有东风可以利用,人民解放军遂决定择日组织两个军的主力强行渡海。

  1950年4月16日19时30分,人民解放军第40军和第43军共8个团2.5万余人,分乘380艘帆船、32艘机帆船,从雷州半岛南端启航。经过与国民党军舰彻夜海战,突破了海上封锁。

  4月17日2时至6时,人民解放军在海口以西至临高角地段突击登岛。第40军指挥所率第118师第353团2个营及第354团、第119师3个团、第120师第258团共6个团在博铺港、临高角地段登岛后,击溃了国民党第64军2个团的抵抗,当晚进至临高东西一线,与接应部队会师。

  4月18日拂晓,国民党第62军2个团和暂编第13师2个团由福山市向人民解放军进攻,被人民解放军127师击溃。128师一部乘胜攻入福山市,歼守军大部。当晚,人民解放军在福山及其东南部集结,准备围歼澄迈的国民党第62军军部。

  4月19日拂晓,第118师围攻美台市国民党第64军156师师部及第466团,战至12时,攻占该地,歼守军大部。第119师奔袭加来市国民党第64军军部,由于守军已逃窜,仅追歼一部。

  第43军前指率2个团的兵力,在玉包港、雷公岛地段登岛后,在桥头市地区歼国民党第64军1个团。当晚进至花场港以南文生村、傅才一线,与127师及琼崖纵队各一部会师。

追击、追击、再追击

薛岳(中)

  1950年4月19日,国民党第62军主力集结在澄迈,第32军第252师及教导师、暂编第13师残部分别由嘉积、海口向澄迈、美亭增援。为了歼灭国民党军机动兵力,我第40军奉命围歼澄迈之国民党守军,第43军则进至美亭、白莲地区,歼灭由海口、定安增援澄迈之国民党守军。两军于19日晚向指定地区攻击前进。

  19日24时,人民解放军第40军主力从加来市、美台市地区出发,向澄迈急进。21日3时30分,进占澄迈,发现澄迈之国民党军已于19日出援美亭。指挥部决心乘国民党军对人民解放军第43军实施包围之际,对国民党军实施“反包围”,遂令第43军克服一切困难,坚守阵地。同时,命令第40军主力分两路向美亭市东西两侧包围迂回。第120师第358团进至澄迈东北的北排山时,与国民党第252师一部遭遇,全歼该处的国民党军队。

  4月20日7时,人民解放军第43军共3个团另1个营到达美亭地区,与国民党第32军252师的1个多团遭遇。人民解放军立即将国民党军包围于美亭市,同时占领该市东面和北面的有利地形。国民党集中第62军主力、第32军252师的1个团、教导师2个团,在航空兵支援下,自东西两面向人民解放军阵地发起猛攻。第43军在两面御国民党的不利情况下顽强作战,激战至21日10时,歼国民党军1个团部和5个连,守住了阵地。

  4月21日17时,人民解放军第40军主力进至美亭市东西两侧,与第43军形成了对国民党第62军的合围态势。22日,人民解放军粉碎国民党第62军和第32军252师、教导师的抵抗,歼其一部,同时全歼美亭突围之国民党军。随即,乘胜向海口急进,于23日拂晓占领琼山,23日8时解放海口市。

blob.png

  4月23日19时30分,人民解放军第二梯队第43军指挥所率5个团的兵力,从雷州半岛三塘港起渡,24日1时至4时于天尾、后海市地段顺利登岛。

  国民党见大势已去,于4月22日下达总撤退令。令第一路军撤至万宁、乐会,第二路军至陵水,第三路军撤至北黎、昌江、感恩,第四路军集结于三亚,薛岳乘飞机逃往台湾。人民解放军指挥部发现上述情况后,于24日16时命令乘胜追击,除留43军第127师主力守备海口外,分东、中、西3路迅速追歼逃军。

  东路第40军主力、第43军128师,经文昌、嘉积、乐会、万宁、陵水向榆林追击。24日19时,第119师357团在黄竹市击溃国民党第151师2个团,歼敌800余人,俘虏第62军副军长。24日,第43军128师在文昌以北歼国民党2个营,并受降国民党第163师489团。25日18时,第119师355团攻占嘉积后继续南进。19时,第128师到达嘉积,与第119师会合。然后经万宁于29日赶到新村港,歼国民党第62军、教导师各一部共2000余人。

    26日13时,118师利用缴获汽车,组成1个加强营在龙滚市追上敌军,至和乐市打垮国民党252师残部及教导师一部,并在355团的协同下,在乌石港歼国民党第32、第62军残部3000余人,击伤军舰3艘,残部乘船逃窜。30日16时,128师与119师解放榆林、三亚,歼国民党军2000余人。

  中路第43军第129师及第127师1个团,于25日由美亭地区出发,26日占领那大市,27日占领白沙,30日24时在十所以东歼国民党第286师第857团团部及2个营,5月1日于小岭、十所、北黎歼国民党第4军286师全部,国民党军2500余人被俘,1000余人被毙伤或溺死,击毁军舰1艘。西路第40军第118师第252团1个加强营,乘机帆船沿近海向北黎、十所追击。

  1950年5月1日,海南岛全岛解放。

  海南岛战役,自1950年3月5日第一批加强营偷渡开始,至5月1日解放北黎、八所两港为止,历时58天,我军粉碎了国民党陆海空军的立体防御,解放了全岛,共歼灭国民党军5个师9个团,计33150人,其中俘26469人,缴获火炮418门、飞机4架、坦克和装甲车7辆、汽车140辆,击落飞机4架,击沉军舰1艘、击伤5艘。解放军伤亡4500余人。

千帆竞渡踏破“伯陵防线”

  叶剑英既是军事家,也是政治家,从来就反对单纯军事的观点。为了更好地完成海南岛战役的任务,他从多个方面一起做工作,加速了海南岛战役的进程。

  一是打好后勤仗。我国古人早就说过: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叶剑英深谙此理。他亲自主持召开全省支前工作会议,说:“后勤、支前工作十分重要,它就像人的血管给人体的各部分输送血液一样,要源源不断地把粮食、弹药和物资输送到前线,保证作战的需要。”会后,在他主持下,华南分局作出了《关于支援海南岛作战的决定》。叶剑英要求各级党政机关全力做好支前工作,一切为着争取海南岛战役的胜利。1950年1月、3月,他又亲自主持了两次支前工作会议,决定在广东省支前司令部之上设立广东省支前工作委员会,并自任主任。

  二是打好“偷渡仗”。海南岛国民党军队拥有海军和空军,对我军渡海航行威胁很大。我军没有大规模渡海登岛作战的经验,更没有在海上同敌机敌舰作战的现代化武器和装备。如何乘木船渡过海峡,突破国民党海、空军的海上封锁,这是海南岛战役成败的关键所在。若一次以一个军登陆,则船只问题极难解决,同时又无法对付敌之海空军拦阻。根据这些情况,叶剑英和兵团负责人一起反复研究,最终制定了“积极偷渡,分批小渡与最后登陆相结合”的战役指导方针,即首先以小部队分批偷渡,加强岛上力量,为大规模渡海作有力策应;而后在琼崖纵队及先遣偷渡部队接应下,以主力实施大规模的强行登陆,歼灭岛上守军。

  海南岛登陆战役主要是依靠单一的陆军,以木帆船和少量机帆船为航渡工具实施的大规模登陆作战,其现代化程度远不及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一些著名渡海登陆战役,但其成功经验仍有借鉴意义。纵观作战过程,准确把握登岛作战的时机,正确选择登陆地点,是此次顺利实施渡海登陆作战的关键。此外,立足现有装备,因地制宜、活用战法,也是此次渡海作战以劣胜优的重要原因。

  1957年,为了纪念解放军某部一支队三营八、九两个连渡海作战而牺牲的英雄,海南行署兴建了渡海英雄墓,朱德于同年1月题写碑文“渡海英雄永垂不朽”。1987年12月命名为金牛岭革命烈士陵园,2007年1月变更为解放海南岛战役烈士陵园,2009年3月被列为国家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2012年批准为国家国防教育示范基地。2010年海南解放60周年,为了纪念解放海南牺牲的英烈们,在陵园内修建了解放海南烈士纪念碑和纪念广场,并对渡海英雄墓和琼崖纵队老领导墓碑进行了重修。2011年,海口市投入360多万元对陵园进行了整治,新建了烈士纪念墙,并将解放海南的1900多名烈士刻在墙上。

 

    来源:中国军网、中国青年报、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海南省人民政府网、百度百科、搜狐网等综合


作者:胡光曲

责任编辑:胡光曲
军情热议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