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远远不止于好玩,人手一间“创新实验室”

华夏经纬网 > 文化 > 文化观察      2022-01-17 14:01:46

539427_w750.jpg

“这是一件玉器古董”“它的底部是方形的”“这件古董是对称的”——凭借一些简单的线索,玩家以鉴别古董的方式通关游戏,并且还能将得到的古董进行360度旋转欣赏细节。近日上架的手游《古董就是玩儿》,跻身IOS等应用商店的前10。玩家在娱乐的同时,不知不觉就学到了很多关于古董的知识。

近年来,寓教于乐、知识性含量高的游戏品类越来越多,并且深受各个年龄阶层的玩家欢迎。开发者们也越来越重视游戏的正向价值,发掘游戏在文化、教育、研究领域内更大的潜力,益智类、传统文化普及类之外,有些游戏还开始与保护环境、帮助残障人士等社会议题联系在一起。复旦大学教授严锋认为:“社会各界越来越认识到游戏不仅是好玩的,也可以是严肃的、有用的,为教育和科研开辟了全新的空间。”

功能性游戏可以让手机变成科学实验室

“昨天nai找你的是谁啊?”网名为“王胖胖”的玩家一边自信地表示自己要成为普通话最好的湖南人,一边对着手机麦克风读出了这句话,却被游戏《普通话小镇》内的语音识别系统判断为发音不标准。“哪里不标准了?”疑惑的“王胖胖”跟着游戏内建的语音反复读了几遍,终于纠正了自己的发音并获得“金币”。这是“2021年度中国游戏产业年会”上,被提名为年度十强创意游戏《普通话小镇》中常见的情景。

这款新近走红的游戏鼓励玩家通过准确的发音来获取游戏币,进而建设游戏里的小镇。除了富有娱乐性之外,《普通话小镇》其实是面对“三区三州”等地区青壮年用户开发的游戏,通过玩游戏的方式提高他们的普通话交流能力,并增强他们外出就业的成功几率,因其社会效益而获得年会的好评。相关研究表明,玩游戏时人的注意力集中、大脑的工作效率高,因而把游戏与严肃的学习或工作相结合,往往能更好地提高效率。

寓教于乐、正向引导的游戏是整个游戏产业发展的总体趋势,并在海外有着大量的成功案例。例如一些常青藤高校要求加试的“多邻国”(Duolingo)分数,就是2009年卡内基梅隆大学任教的路易斯·冯·安带着自己的研究生创办的,如今已经发展成为市值接近40亿美元的多语言教育平台。安表示“多邻国”成功的主要的原因是寓教于乐:“因为它建立起一种类似游戏的学习感觉,我们使用人工智能技术去提供个性化的学习体验。”

537396_w750.jpg

在国内,功能性游戏发展也十分迅速。例如在手机上让玩家体验传承中国古代榫卯文化的《匠木》仅在IOS平台上就有7.1万人打出了接近满分的4.9分。这款游戏不仅益智,也让玩家深深为中国古代人民的智慧所折服,更是对中国传统文化增添自信与探索欲。炫彩水墨风格的《佳期:团圆》通过解谜游戏的形式讲述传统佳节背后的传说故事,《子曰诗云》在拖曳诗句重构诗词的过程中重温古典文学之美,《故宫:口袋宫匠》让人在答题闯关的过程中线上参观了故宫,《纳木》在手机上观察各种植物的生长过程,而《电是怎样形成的》更是把手机变成电力实验室。此前的研究报告显示,国内功能性游戏的市场规模预计2022年将达到13亿元。

在玩游戏的过程中学习知识、掌握技能、发现问题......越来越多的教师、家长开始认识到功能性游戏的教育功能,“玩游戏影响学习”的固有观念也开始松动。对此,严锋乐观地预计未来的生活、教育、工作将会与游戏有更深度融合。

以玩游戏的劲头去搞科研,“连科学家都会被吓一跳”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球游戏玩家的数量约有26亿,并且数量还在不断增长中。只要有其中很小一部分玩家愿意参与到那些具有“模拟实验性”的游戏中,就能为科研人员减少天文数字的重复劳动。腾讯天美创新产品中心制作人Waylon表示:“这种集思广益、却又门槛极低的游戏形式,往往让科研人员得到许多充满惊喜的新思路。”

蛋白质种类的数量庞大,不仅结构复杂而且还在不断代谢和更新,而仅靠科研人员无法穷尽寻找那么多未知的蛋白质。但是通过《Foldit》游戏,来自全世界的玩家坐在电脑前,就像玩拼积木一样去复原和自主设计蛋白质分子的结构,就有可能发现那些还没有被人发现的蛋白质。早在2010年,国际学术期刊“自然”杂志就刊登过一篇《使用多人在线游戏预测蛋白质结构》论文,作者栏写着“超过5.7万位Foldit玩家”。次年,通过Foldit游戏又解决了困扰科学家15年之久的一种猴类艾滋病毒相关蛋白结构的解析。目前,这个游戏已经贡献了19篇论文,其中有5篇发表在《自然》系列上,1篇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报。国外可以用于科研的游戏还不少,比如可以生成各种结构RNA的《EteRNA》,可以排列基因染色体的《Phylo》,以及利用玩家的力量来绘制大脑细胞神经元网络图的《EyeWire》等等。

除了科研之外,游戏在公益领域也开始发挥作用。在哔哩哔哩网站,有UP主做了一个名为《见》的游戏的体验视频,在这款游戏里玩家的能见度只有眼前很朦胧模糊的一小块,平时简单的走路、过红绿灯等行为都变得困难,让玩家体验到视障人群平时遭遇的状况。视频里,由于盲道被占阻挡住UP主操作的人物时,满屏的弹幕都是“对不起”——不仅是玩家,甚至连接受游戏视频二次传播的观众们也关注到了胡乱占用盲道对视障者的影响。腾讯天美创新产品中心制作人Waylon认为,游戏具有“交互性”与“沉浸感”等特点,相比其他媒介更容易让人产生共情;同时游戏又深受年轻人喜爱,能够触达大量人群,因此在公益宣传领域有着独特的优势。

文章来源:文汇报
作者:卫中  |  责任编辑:王江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