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曾经被解放军救下的那个女孩,成为了文职人员

华夏经纬网 > 军事 > 大陆军事      2021-10-19 15:46:49

  守护与被守护都是一种幸福

  ■江苏省军区南京第九离职干部休养所文职人员 来丹丹

  “孩子,别怕,叔叔带你到岸边。”我永远记得,1998年夏天,家乡发洪水,我家地势低洼,一家人被困在屋顶。前方大坝即将被冲毁,危急时刻,有位叔叔游到附近,一边脱下救生衣套在我身上,一边安慰我,为我擦干满脸泪水。

  看着他身上的迷彩服,我泪眼模糊地问他:“叔叔是解放军吗?”“是的!”说罢,他把我举在肩头,向安全地点游去。

  当时,8岁的我感到格外安心。那个被守护的瞬间,从此在我记忆中定格。

  时光飞逝,这一幕转眼已过去20余载。如今,我虽未能如愿穿上橄榄绿,却成功考取江苏省军区南京第九离职干部休养所文职人员,成为曾守护我的人的战友。

  干休所徐阿姨患三叉神经痛几十年,近两年更加严重,止痛药的作用越来越有限。得知针灸对治疗这种疾病有一定疗效,我自告奋勇为徐阿姨治疗。

  最初的三个疗程收效甚微。徐阿姨病痛未能缓解,我内心十分着急,更加用心向老师和战友请教,并查阅大量相关文献医案,调整针灸治疗方案。终于,我的治疗方案开始发挥疗效,徐阿姨的疼痛轻多了。“来医生,谢谢你。”听着徐阿姨感谢鼓励的话,我更加坚定了发挥专业特长,更好为老首长老阿姨们服务的决心。

  一天凌晨两点半,刺耳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夜的宁静。正在卫生所值班的我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电话那头传来丁老家属急切的声音:“来医生,你快来看看!”我背着急救箱赶紧往老人家里跑。经过初步诊断,我判断老人是突发心绞痛。请示上级后,我立即将老人送往定点医院救治。

  送治过程中,丁老脸色苍白、大汗淋漓、呼吸急促,不排除急性心梗的可能性。情况紧急,我果断给予相应处理。两周后,丁老康复出院,他握着我的手说:“小来,这次多亏了你。”

  工作以来,我所做的工作,一桩桩、一件件都不轻松,但我充满热情和动力。虽然我没能像当年那位解放军叔叔一样救人们于危难,但我也在以自己的方式守护着想要守护的人。这种守护与被守护,都是一种幸福。


作者:来丹丹
文章来源:我是孔雀蓝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唐诗絮
军情热议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