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琉璃河遗址考古重要成果今天发布 新出土一件铜簋意义重大

华夏经纬网 > 文化 > 考古发现      2021-12-07 15:32:50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与40多年前出土圉簋纹饰相同的铜簋。本报记者 武亦彬 摄  

  本报讯(记者李祺瑶)今天上午,市文物局公布琉璃河遗址考古重要成果:考古人员发现了一件铜簋,与40多年前出土的圉簋纹饰相同,对研究墓葬随葬器用制度具有重要意义。

  记者在琉璃河遗址考古现场看到一个巨大的圆形深坑,这是这次发掘的M1901号墓葬,它有一个更著名的名字——上世纪70年代老一辈考古工作者发掘的253号墓。“40余年前,这里出土了迄今为止北京地区一只最大的青铜器堇鼎。当年由于地下水位高,两座墓葬没有发掘完整,一些细节没有完全揭露出来,这次考古发掘有了新发现。”市文物研究所琉璃河遗址考古发掘现场负责人王晶介绍,2021年,为建设琉璃河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考古工作者对编号为M1901和M1903的两座西周早期墓葬进行再次发掘。

  在发掘中,考古工作者还发现了一件趣事。M1901号墓葬新出土的铜簋与40多年前出土的圉簋纹饰相同,器盖内铭文为“白(伯)鱼作宝尊彝”,器内底铭文则有“王赐圉贝,用作宝尊彝”字样。“据铭文推断,这两件簋的盖、身在下葬时应是混淆了,一错3000年。”王晶说,时隔40余年,两器重聚首,也证明了(伯)鱼和圉实为同一人,对于西周的名、字制度研究,增加了确凿的证据。同时,该墓葬新出土的青铜面具、兽面形铜饰、成组的铜车马器、镂空有銎铜戈,纹饰精美、细节丰富,均为首次发现。M1903号墓葬出土了多件漆器,包括三角纹簋、豆等,“漆器的发现,弥补了上世纪现场文物保护技术有限的遗憾,对于墓葬随葬器用制度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新发现的M1902号墓发现了目前北京所知年代最早的墓葬头箱盖板,这在北方地区较为少见。箱内有铜提梁卣、铜尊、铜爵、铜鼎、铜剑、漆器、陶器等,组合丰富。棺椁及人体骨骼均保存良好,椁板上有整只殉葬狗,与狗同出了一件铜铃。“该墓是难得一见的完整材料。”工作人员介绍。

  为填补以往田野发掘的空白,研究西周墓葬的棺椁规制,考古人员还首次采用了从椁室之外向内清理的“破壁发掘法”,对重点现象和出土器物进行清理,重点痕迹留取剖面。清理出多处以往未发现的漆器、织物交叠现象,首次辨识出北京西周青铜箭头的木质箭杆、席纹等,首次成功提取到北京西周早期带纹饰的丝织品,精准还原了出土每件器物的空间位置,为还原下葬过程和丧礼制度提供了丰富的材料。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李祺瑶  |  责任编辑:张祝华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