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汉文帝霸陵 “盗墓风云”20年:一场盗掘与追缴的战争

华夏经纬网 > 文化 > 考古发现      2021-12-17 10:24:45

  12月14日,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江村大墓主人的真实身份得以确认,他就是汉文帝刘恒。

  在2016年系统考古调查发掘前,江村大墓一度饱受盗扰。贪婪与欲望的故事曾经在这片土地频繁上演。这座千年古墓,究竟经历过多少次盗挖?目前还没有统计数据。

点击进入下一页

江村大墓1号发掘点远景。 陕西省文物局供图

  记者调查获悉,近二十年来,无论是无名小贼、跨省大盗,还是“西北盗墓第一号人物”孟老大,染指江村大墓都是奔着财富而来,而反盗墓风云也从未停歇。

  一伙盗墓贼夜盗吓跑另一拨盗墓贼

  2015年9月25日深夜,西安市灞桥区白鹿原江村大墓以西的麦田,盗洞内冒出的白烟,让现场4人变得躁动。如果不出意外,老李的计划就能实现。

  当地人老李谋划这事已非一天两天。自打2015年他家开始修房,他就觉得给自家装修房子的两名工人不错,是干活儿的料,于是,老李跟工人们说,要给他俩找个“好活”,“保证能比打零工挣钱多”。

  老李说的“好活”就是盗墓。为了说服工人,老李展示了一下他的洛阳铲、铁锨和炸药,光炸药就有两袋半。

  按照老李的计划,事成了卖的钱,他们一人一份。

  老李的话让两名工人心动,可干这事,人多了不行,人少也不行,必须再找个“信得过的帮手”。于是,有工人又邀请了一个朋友加入。

  人和物都凑齐,几天后的夜晚,老李开着自家面包车,拉着众人上了白鹿原。

  其他人不清楚老李定位古墓的方法,老李也一直没说。众人只记得,在田埂周围转悠几天后,老李通知要行动了。

  出发那天是9月25日,4人坐车上了塬已是深夜11时许。众人下车没走多远,就感觉附近有人。

  老李让众人别慌,几个人慢慢靠了上去,突然打开手电,顿时,那群人四散奔逃,落下一地工具。“也是盗墓的。”赶跑外人,4人取出工具。老李颇为神秘地用白灰在地上画了几个圈,说这是几天前已经定好的墓穴方位。

  4小时后,他们挖开了一个盗洞,盗洞深约六七米,也有说十几米,但洞口只有五六厘米宽,跟成年男性手掌大小一样。眼见天色快亮,老李催促工人将炸药和雷管统统塞进洞里。一切完毕,众人闪开,老李引爆了炸药。

  巨响没有到来,盗洞里只是向外冒着白烟,之后,连白烟也没有了,老李等人这一夜算是白忙活了。回到驻地,他们还不甘心,3天后,又想去别处碰碰运气,可没想到,西安警察已经找上门。

  “犯罪未遂”成了老李等4人的辩词之一,可法院并不这么认为。判词中写道:“是否挖出文物不影响既遂、未遂的认定。”

  被盗文物被拍卖引发中美交涉

  上千年来,在江村大墓周边究竟发生过多少起盗挖?目前还没有统计数据。

  近20年来,在江村大墓周围,有据可查的盗墓行为在2001年便已发生。公安部门披露,仅2001年3月到12月间,就有3批人在此盗墓。

  回忆起进入江村大墓周边一处墓室时,盗墓者说,进入后发现周边排满很粗的木头,他们用电锯锯开一个洞,涌出一股异味让人胸闷头晕。盗墓者用鼓风机向下吹风排气,又戴上防毒面罩进入墓室回廊,才盗出被火烧成黑色的陶俑。

  2001年,这些盗墓者并不了解市场情况,为了尽快脱手,每件陶俑开始以300元的价格对外“试销”,此后涨到700元。据说,这些盗墓者每人分赃仅得4600元。

  2001年,西安警方在南上北下调查此案时,一个名叫张小彦的男子进入警方视野。

  此人是西安灞桥区人,虽然只有初中文化,但在当年他带人作案数量最多。通过挖掘、爆破等手段,此人从江村大墓周边挖出了180件黑色裸体陶俑。

  案发后,警方一直在寻找张小彦,“黑市”没人听说过这个名字,一时调查陷入僵局。直到警察拿出照片供人辨认,不少人喊出了他的绰号:“这不是‘老八’吗?”

  有证据显示,张小彦将陶俑以每件800元的价格出售,获利15万元。这批陶俑很快在“黑市”被人层层加价,分别以每件1500元和3000元价格先后两次出售给一名南方人和一名甘肃人,后经文物部门鉴定,其中包括二级文物3件,三级文物61件。

  就在张小彦等人落网之后,警方四处追赃时,2002年3月,6件黑色裸体陶俑出现在了纽约索斯比拍卖行准备公开拍卖。

  获悉此消息后,警方立刻上报,并引发我国多个部门重视,我方外交部门紧急与美方交涉,最终迫使这批文物撤拍,之后归还中国。

  张小彦获刑10年。但张小彦等人的落网,并没阻止住盗墓贼贪婪的脚步。

  盗墓贼炸古墓盗走6大袋陶器

  2015年入冬,3名甘肃天水人驾驶着一辆哈佛牌越野车奔着江村大墓而来。

  几天前,一个绰号叫“四牛”的文物中间商给其中一男子打电话,让他找两个人来西安。

  “四牛”本姓张,判决书显示,在陕西,从2009年起,多起盗墓案件均与他有关。

  除了充当中间商,“四牛”还会主动组织盗墓者前去盗墓。而这次,“四牛”对选人有要求:必须有人能制作炸药。

  别看车上这3人只有小学文化,他们彼此合作盗墓已有多年。判决书显示,从2009年至2011年前后,这几人多次往返甘肃和陕西,参与实施了多起盗墓行为。其中一名绰号“土行孙”的邹姓男子擅长制造炸药,在多次盗墓中实施过爆破。

  “四牛”在西安东郊给3人早已租好了房子,一切安顿完毕,次日,一个西安人进入他们的房间准备商谈盗墓事宜。

  经介绍,3名天水人得知此人叫“老八”。

  2009年11月,“老八”刑满释放,之后,他重操旧业,且获利颇丰。2014年,他就用盗墓得来的15万元买了一辆银灰色现代名图轿车。

  这次行动,“老八”被“四牛”请来充当“技术指导”。

  次日,众人在“老八”的带领下,上了白鹿原。穿过一个名叫金星村的村庄,在一处公路旁,几人下了车,“老八”指引着众人进入一处麦地,这里距离公路有200多米。

  “老八”指了指地下几个位置,说“这下面就是墓”,众人开始一番探查。

  与几年前相比,“老八”变得更加谨慎。他们没有立刻动工,而是开车返回住地。到了当晚9时左右,才让“四牛”派来的司机接他们前往白天勘查过的麦田。这一次,车上装了洛阳铲和探杆。

  到了地点,司机离开,“老八”指挥众人拿上工具,用探杆开始不断下探。

  几次尝试过后,他们发现了一处宽二三米的墓道。于是,众人轮流用洛阳铲向下打眼,据说,打了约十米深后,“老八”叫回司机,众人再次离开。

  与此同时,“四牛”在西安南郊找到了一处废弃厂房。在这里,“土行孙”等人正忙着制造炸药。期间,众人一同前去观摩,“老八”还提了不少建议。

  待炸药制作完成,足足装了两个化肥袋子。

  又过了几天,夜里,“四牛”的司机拉着众人、工具和炸药,再次回到最初打眼的麦田,几人将炸药塞进洞眼后,“土行孙”点燃了炸药。

  爆炸过后,他们也没急着开挖,而是再次返回住处。

  此后几天,每逢深夜,爆炸点周围,“老八”在公路上放哨,“土行孙”等人进洞清坑,可松土实在太多,工作量太大,一时人手不足,为了不再拖延时间,又有人叫来了甘肃平凉一朋友帮忙。

  直到几天后的一夜,盗洞内成堆的彩绘陶俑被挖出。这些彩绘陶俑都是鸭子、鸡等小动物造型,每个约有三十厘米高,约有200余件。逐一掏出后,装了6个尿素袋子。

  经陕西省文物鉴定研究中心鉴定,汉代陶鸭一组4件为三级文物,汉代陶鸭一组44件为一般文物,汉代陶鸡一组4件为一般文物。

  幕后大玩家号称“西北盗墓第一人”

  在江村大墓周围的盗墓活动中,无论是“老八”还是“四牛”,都还只是生活在这条贪婪链底端的人物,真正的背后“大玩家”,很少会出现在盗墓现场,孟经建算是其中之一。

  1953年7月1日出生的孟经建绰号“孟老大”,虽然身材瘦高、文质彬彬,但此人横跨甘肃、陕西两地,在古玩市场颇有名气。媒体称他为“西北盗墓第一人”。

  之所以有此称号,有媒体称,凭借自身对古玩的了解,以及控制青铜器的数量,当年,“孟老大”几乎掌控了陕甘一代的青铜器价格。在民间,他给的价格一度成了“权威”。

  实际上,“孟老大”主要通过组织、出资支持他人盗墓,再通过直接从盗墓者手中收购文物,高价倒卖牟利。

  2017年11月,陕西咸阳市和淳化县两级公安机关联手,从淳化汉云陵被盗线索入手,成功侦破公安部挂牌督办的“7·20”系列盗掘西汉古墓葬案。

  该案追回各类被盗文物1000余件,三级以上珍贵文物222件,追缴100余件青铜编钟、汉代陶俑等文物,共打掉犯罪集团10个,共破获盗掘古墓葬案件96起,抓获犯罪嫌疑人92名。

  “孟老大”深度参与该案,2017年4月,他被捕的消息在西安古玩市场传开时,引发不少人的惊愕。

  “孟老大”是陕西西安人,早年在西安一家表厂工作,上世纪九十年代“下岗”潮过后,“孟老大”开始活跃在各地古玩市场,虽然只有高中文化,但他对古玩颇有研究,深受民间爱好者的追捧。

  “孟老大”虽然是因淳化汉云陵案被抓,但他被判决,也与江村大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2001年,“老八”第一次从江村大墓周边盗得陶俑时,收购者便是“孟老大”。之后,“孟老大”经过两次提价、分销,共获利38万元。

  “老八”被捕后也未供出“孟老大”。2009年,“老八”出狱后,很快便与“孟老大”深度绑定。后来在法庭上,“老八”被指8次参与盗掘古墓葬行为也多与“孟老大”有关。

  除了“老八”,包括“四牛”“土行孙”等人,在江村大墓周边实施的一次次盗墓活动,都与“孟老大”有着直接或间接的瓜葛。

  近几年,鉴于陕西文物大省的重要地位,公安部和国家文物局委托陕西省公安厅建设了“全国文物犯罪信息中心”,承担全国文物犯罪信息的录入、审核、分析、研判工作。依托信息中心建立了“中国被盗(丢失)文物信息发布平台”,建成专门数据库,发布被盗(丢失)文物信息,与国际刑警组织被盗艺术品数据库共享数据,加强国际执法合作,追索海外流失文物,接受公众举报。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贾晨


文章来源:重庆晨报
作者:贾晨  |  责任编辑:虞鹰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