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著名舞蹈家夏冰歌舞诗三部曲:颂大美山河,酿精神食粮

华夏经纬网 > 新闻 > 大陆新闻 > 社会综合      2022-04-08 14:11:36

▲著名舞蹈家夏冰

著名舞蹈家夏冰众多代表作中,属于大型晚会剧目的歌舞诗三部曲有着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从1999年的《希望在金秋》到2009年的《风景这边独好》,再到2011年的《金哪银儿梭》,“以歌为魂,以舞传情,以诗叙事”,红绿辉映,咏古颂今,传递真善美。物质食粮以暖胃,精神食粮以慰心,夏冰的歌舞诗三部曲,异曲同工,各自成辉。

《希望在金秋》是夏冰在北京舞蹈学院进修的毕业汇报作品,也是夏冰的编导处女作。由湖北省舞蹈家协会、武汉市第一师范学院、武汉市群众艺术馆联合主办,武汉市话剧院国家一级演员鄢继烈老师主持,顾问分别是湖北省舞蹈家协会主席刘凤老师、北京舞蹈学院编导系主任孙龙奎教授。作为艺术生涯的一个重要节点,这台剧目见证了她从舞者到编导的华丽蝶变。

《希望在金秋》由10个作品组成。其中,《旭日东升》受民间舞李嘉老师传授的海阳秧歌启发,以群舞展现新时代新气象;《山丹丹》(获文化部广电部举办的新时代舞蹈大赛冠军并参加全国艺术节展演)《野山》(获得文化部群星奖青年组银奖)借鉴了中国著名舞蹈编导肖苏华老师交响编舞的理念,进行大胆尝试和创新;《阳光》的灵感来自高度老师讲述的藏族文化,以写意与写实交织的手段礼赞生命;《蓝调》《月光》表现女性的柔美和绿色文化的思考;《未了情》是课堂习作,在老师的指点后精雕细琢而成,聚焦海峡两岸人民渴望统一的家国情怀。

夏冰领舞的双人舞《野山》经过二次打磨后荣获文化部群星奖青年组银奖。作品以土家族舞蹈为基础,结合现代舞技法,一改传统的写实叙事风格,大胆尝试运用意识流的手法,以狂放不羁的青春恋曲透视民族性的生命张力。萧鼓奏响的原生态音乐韵味悠长,神秘空灵,代入感颇强。男人与女人的爱,山魂与精灵的爱,生命与生命彼此寻觅相互映照,在写实与写意的转换交叠中,充满油画般的迷幻光芒。20多年过去,作品仍然透出激荡人心的生命力,因成功塑造了具有强烈民族气质的形象及深刻内涵,被誉为土家文化的精神恋歌。

高潮段落的《阳光》获武汉市大专院校舞蹈大赛银奖。创编者于喧腾的生活表象沉潜下去,与灵魂相遇,挖掘生命深层的意义,体现匠心与思想。背景音乐曲调低沉雄浑,神秘,悠远,舞蹈语汇蕴藏的内在力量,反衬暗色基调的背景,写意与写实交织跳跃,凸显主题。不同种族有不同的习俗和生死观,但人类对太阳的认识是共通的,它永恒,慈悲,宽厚,博大,包揽万物,俯瞰众生。神秘厚重的藏文化,藏民朝圣的虔诚与信仰的坚贞让夏冰深为震撼,经过反复酝酿琢磨,对藏族文化背后蕴含的生命哲思进行提炼升华,创作了这个作品。藏族锅庄舞是泥土里生出来的传统舞蹈,具有超强的表现力,非常契合礼赞生命、敬畏天地、自然轮回的主题。

《希望在金秋》演出后,时任湖北省舞蹈家协会秘书长的吴建华老师在报道中赞扬夏冰是群星灿烂中的一颗新星。可以说,作为编导处女作,《希望在金秋》的起点很高。夏冰品尝了成功的喜悦,胸怀梦想的种子在希望的田野上继续埋头耕耘。

2009年夏冰受江西会昌县委国资委邀请,进入北京赴会昌导演组创作一台“江西会昌纪念建国60周年晚会”,担任整台晚会歌舞导演兼领舞。夏冰接受任务后,马不停蹄赶往会场,与当地采茶剧院艺术家们共同讨论,听取意见,很快投入到《风景这边独好》的创作中。这一次,她跳出驾轻就熟的绿色主题,对红色基因展开回溯、歌咏、传承,铺展一幅红色画卷,饱蘸情感的笔墨,塑造历史时期的生命群像。

▲《前进,会昌》剧照

《风景这边独好》以《前进,会昌》拉开序幕,富有张力的舞蹈流动出一片火红的海洋,既是呐喊和告白,又是信仰的召唤与指引。恰如伟人著名的诗词,“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舞蹈语汇表达出革命者的坚定信心,传递出一种乐观的精神和坚韧的意志。《十送红军》(获得江西省南昌市四县五区歌舞大赛金奖)与《盘山绝唱》(获江西省专业舞蹈大赛银奖)是整个剧目的灵魂。一个缠绵悱恻,一个金刚烈焰,阴阳对照,刚柔并济,在深情的叙事中沉淀出精神之光。

▲《十送红军》剧照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革命斗争中,江西的青壮年纷纷参军参战,到处可见母亲送儿子、妻子送丈夫、阿妹送情哥的送别场面,个人悲欢融入民族大义,因此流传下来千古绝唱《阿妹等你到白头》《十送红军》等,至今传唱不衰。舞蹈《十送红军》以民歌为载体,把具象的共性糅合一处,展现女人们的心理活动,送别又不舍,勇敢却又脆弱,儿女情长,肝肠寸断。在矛盾挣扎中,大义战胜小我,藏起忧伤痛苦,毅然送别。

《盘山绝唱》根据真实革命故事编导。夏冰参观会昌革命历史博物馆时,一幅同名油画前,讲解员的讲述令她热泪盈眶。在翻阅大量历史资料和反复研讨后,以写实手法展现战士遍体鳞伤的境况,以写意的手段去刻画内在的精神力量,以简洁的肢体语言为英雄塑像。北风呼啸的山巅,枪炮声振聋发聩,血雨腥风,拼死激战。战斗间隙,战士们拖着血迹斑斑的身体,凝望北斗,坚定信念。短暂的休憩后,枪炮声再次响起,又一场战斗开始了,一个战士倒下,另一个战士冲上去,为了心中的信仰,战士们前仆后继,决不投降。惊心动魄的节奏,悲壮惨烈的场面,推动情节进入一个又一个高潮。尾声处,战士们身负重伤,被敌人逼退到悬崖边,高昂头颅,视死如归,用血肉之躯和钢铁意志为这段历史铸就一座不朽的丰碑!

跨过血雨腥风的红色岁月,从历史的沧桑中走来,化悲痛为力量,开启新生活的篇章。《美丽的湘水河》洋溢出蓬勃的朝气。《斑鸠调》灵动优美,把人与鸟放在平等的视角上,以悲悯的态度关注生命,以心灵的温度歌咏真善美,呼吁人类保护大自然,创建和谐美好生态环境。历添岁月,春满山河。看今朝,被鲜血浇灌过的土地上,人民安定,繁花似锦,风景这边独好。

艺无止境。夏冰善于审视总结,取长补短,遵循条理化、清晰化、主题化、风格性的理念进行创作,参照专家定论,精益求精。严谨的创作态度,让她一次次突破自我,2016年,夏冰对钟爱的《斑鸠调》重新编导,功夫不负有心人,锦上添花的《斑鸠咕咕叫》获得江西省文化厅10个优秀剧目展演金奖。

继两部剧目获得成功后,2011年,夏冰再次创编完成《金哪银儿梭》(另一位总导演是中国戏曲音乐理论研究会会员、湖北省音乐家协会会员甘远成),从而组成个人主创编导的大型歌舞诗剧目三部曲。《金哪银儿梭》获湖北省少数民族歌舞调演剧目大奖(其中《太阳大的很》《嗯呐嗯》获特别奖)。作品突出原生态舞蹈,融入现代交响意识,架构历史人文,挖掘精神内涵,艺术地诠释美、传递美、弘扬美、抵达美,被誉为泥土里舞出来的中国土芭蕾。

《金哪银儿梭》以土家族历史人文为蓝本,现代思维为理念,民族精髓为媒介,完成一场富有特色的审美探索和实践。《金哪银儿梭》分三个篇章,上篇《远古的歌谣》,表现部落首领率领族人统一江山的古老传说;中篇《大山的歌谣》,刻画土家族男儿创建美好家园的精神气质;下篇《清江歌谣》,展现土家女人的柔情和坚韧。整部剧洋溢着中华民族乐观、豪放、幽默、洒脱的情怀和坚韧、顽强、勇敢、进取的精神!

上篇《远古的歌谣》用故事塑造形象,用情节雕刻人心,用舞蹈语汇挖掘内在力量,从而为整部剧目奠定精神传承的恢宏基调。廪君是土家族统一六族部落的远古首领,是土家文化符号之一,其为民族大义而牺牲个人情感的故事久经传颂。第二个作品是盐水女神,在民族统一的征战中她不但失去爱情更献出生命。廪君与盐水女神的爱情夭折了,但一个民族却有了传承的脊梁和担当。

▲《巴蔓子》剧照

《巴蔓子》刻画了一个典型的土家民族英雄形象。巴蔓子是土家人心目中忠勇爱国的精神化身,也是重义气、讲诚信、爱国护民、舍身取义的传统道德风尚的代表,富有人格魅力的人物。在编排上,利用古乐与男声吟唱烘托出远古气息,音乐与舞蹈相互渗透,彼此呼应,达到水乳交融的视听效果。第一段,音乐略显压抑,用舞蹈造型找人物状态,呈现战场硝烟;第二段,音乐有了节奏变化,主角巴蔓子在散漫中有了定力,在流动中展现视死如归的英勇气概;第三段金曲飞扬,节奏增强,两个卫士的角色设定,加深忠信的壮烈,音乐冲破吟唱的低回滞重,变得饱满高亢,释放出震撼的力量。

中篇《大山的歌谣》,在生活的场景中赞美天地,歌咏劳动者的伟大。三个男子群舞各具特色,有诙谐,有豪迈,有生活,有诗意。通过情节和意象,由内而外折射出旋律美、韵律美、造型美、情操美。

《一根扁担乐悠悠》,在扁担上做文章,抓住乐悠悠的“ 乐”和“悠”,表现土家男人乐观洒脱的生活态度。《日白歌》是男声表演唱。舞者手上的箩筐既是打节奏的鼓,顶在头上是大头娃娃的形象,摞在一起又是罗汉造型,夸张诙谐,意象横生,仿佛是劳动者自己的芭蕾。

▲《太阳大得很》剧照

《太阳大得很》中,太阳,人们司空见惯,草帽也司空见惯,但把这样两个意象糅合到一起成为一支舞蹈的灵魂,传递出丰富的美,便是大师的杰作了。大写意的草帽,既是带来希望和光明的红太阳,又是戴在头上遮阳挡雨的草帽,更深的寓意是面对变幻莫测的生活保持热情和斗志!朴实自然的民间语言和音乐,配合刚劲有力的舞蹈,生活气息浓厚,充满生命张力,心怀暖阳,向光而行,把劳动人民的乐观向上和幽默智慧表现得淋漓尽致。

北京舞蹈学院的进修经历使夏冰受益匪浅。编导过程中,土家汉子在舞台上呈现的状态,正是夏冰要表现的东西。劳动者们双脚带着泥土的芬芳,脸上洋溢着太阳的光芒,骨子里埋着金子般的赤诚,返璞归真,坦荡热烈,这种介乎于原始的美是专业艺术家学都学不到的,在质朴中散发出人间食粮的味道。

下篇《清江歌谣》是整部剧目的柔情段落。以女子群舞为主,以善为本,以水为媒,以歌传情。其中的《嗯呐嗯》很有特色,民歌式的问答对唱表现女孩的聪明机智。《月亮弯弯像盏灯》,画面温婉清丽,唯美浪漫。此篇中的精品之作当属夏冰亲自领舞的《妹娃要过河》。

▲《妹娃要过河》剧照

《妹娃要过河》的结构设计匠心独具:以倒叙的手法,由一对老夫妻的追忆展开叙事:在清江河边长大的两个孩子,喝着河水长大,唱着《龙船调》相爱,听着《龙船调》喜结良缘,哼着《龙船调》度过平凡又幸福的一生。苦与乐融化在河水里,情与爱绽放在《龙船调》的旋律中,天地悠悠,万物轮回,这是他们的一生,也是大多数土家人生命历程的真实写照。

舞蹈中的细节处理格外感人:回忆之初,两个老人在生活中相互关爱,老爷爷用颤巍巍的手摘下老奶奶鬓边的一根白发,微小的细节给不同年龄段的人留下不同的感受,这是丰富的艺术内涵带来的情感体验,此处无声胜有声,小小的细节包含了爱情的浪漫,暮年的苍凉,生老病死的无奈,也有旧梦重温的伤感和甜蜜。结尾处,当回忆隐去,天边飘来一条喜庆的红绸,爷爷接在手中,奶奶撒娇地靠过去,要爷爷给她戴上,似乎在说,我还要坐花轿,我还要做新娘。此刻的红绸,既是恰当好处的道具,也是一种浪漫的隐喻,一端连接着过去,另一端连接着子孙后代的未来。他们老了,她依然是那个娇羞的妹娃,他依然是那个健壮的后生。他们和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一样,对生活充满真诚和热情,对后代寄予期望和祝福;他们和清江河边的人们一样,祖祖辈辈喝着清江水,一代又一代唱着《龙船调》,“唱得太阳永不落,唱得月亮永不歇……”在歌声和祝福中,土家人滚烫在血脉里的民族精神得到传承。

湖北省歌舞剧院国家一级作曲(指挥)万传华担纲音乐配器合成,并为《妹娃要过河》编曲。歌与舞同步创意,抓住音乐的魂,先立后破,聚焦“妹娃要过河,哪个来推我嘛?”从人物性格入手,情节戏剧化处理,歌舞诗画,水溶交融,浑然天成。

夏冰尊重民族舞蹈动作本身的功能,更注重编创中的合理有序,稠密快慢、轻重缓急、强弱对比、高低远近的相互关系。在动作形态中仔细研究,情感融入动作,使作品更具有鲜明的个性和特色。舞蹈编排上,使用了土家传统的“莲香”“八宝铜铃”“摆手舞”“跳丧”“矮子步”“肉连响”等舞步,并相互糅合,兼彩并蓄。

《希望在金秋》是夏冰北舞进修编导的毕业个人汇报专场,带有感恩色彩;《风景这边独好》由绿色舞蹈走向红色主题,深怀家国情怀;《金哪银儿梭》挖掘民族性,章节清晰,稳健推进,层次分明,环环相扣,编导造诣更臻成熟。这之后,夏冰又创作了许多优秀的作品,但在夏冰心目中,歌舞诗三部曲是她精心培植的花朵,经风沐雨,姹紫嫣红,在歌舞诗的韵律中,颂大美山河,酿精神食粮,历久弥香。(滕燕)

来源:北青网


责任编辑:侯哲
热门评论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