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票房17亿!这本台湾小说里也写到了这段历史

华夏经纬网 > 两岸 > 两岸交流      2021-10-09 14:05:58

  9月30日上映、以长津湖战役为背景的抗美援朝电影《长津湖》一路领跑2021年国庆档,截至发稿前,累计综合票房突破17亿。电影讲述了某中国志愿军连队在极度严酷环境下坚守阵地奋勇杀敌,为长津湖战役胜利作出重要贡献的感人故事。

  


  来源:《长津湖》电影官方微博

  而在海峡对岸,台湾作家蓝博洲费时九年酝酿出的小说《台北恋人》,也写到了这段历史。

  


  来自台湾苗栗的蓝博洲毕业于辅仁大学法文系,是台湾知名“统派”报告文学作家、小说家、记者,曾任夏潮联合会会长、中国统一联盟副主席、台湾东华大学驻校作家、中华两岸和平发展联合会主席。其作品《台北恋人》先后获得2014年《亚洲周刊》“十大小说”称号、2016年中山文学奖优秀作品奖。

  


  蓝博洲资料图

  已经与“台独”斗争了三十年的蓝博洲曾在受访时表示,自己要继续坚持写作,同民进党当局争夺历史的解释权。蓝博洲还将自己比作一块石头,并表示“我这个石头你越不过去,‘台独’论述就站不住脚”,“你活着不是光为自己,你还有一个社会责任”。

  


  蓝博洲资料图

  《台北恋人》

  节选片段

  三天后,美军发动了所谓结束朝鲜战争的圣诞节总攻势。中国人民志愿军采取诱敌深入的方针,开始猛烈反击。第二次战役,在长津湖前线打响了。我们走过的地方,翻越过的山头,已经成为战场。敌人的大炮声不时响着。老周,这时,听到炮声,我已经不会下意识地缩缩脖子胆怯反应了。我们在山上走来走去,从这个山头到那个山头,从这个排到那个排,经过很多荫蔽的工事。

  在战地,我们文工团这些文艺兵什么苦都吃到了。我们要展开文康活动却没有剧场,没有舞台,因为所有的线都冻断了,自然也没有弦乐器;但到处都是我们的荫蔽部,也都是我们的剧场。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能进行演出,始终没有退缩。一个没有月光的晚上,我们忽然听到歌声在山沟里回荡;虽然有些走调,但唱得非常有劲,有气魄。我们来到那个营队,在一大片松树林旁选了一块较宽的空地,作为天然舞台,进行演出。战士们在斜坡上的山沟里坐了下来,每个人身旁都有一把松树枝;我们演唱时也每人拿一把松树枝。当敌机来袭时,大家就把松树枝举起来;原来的空地就变成了一片矮松林。从上面往下看,谁能看出这是伪装……(老周,张旭东这时由衷赞叹说,这样的布景在任何表演活动中是不会有的。)我们把在前线及时采访的捷报与英雄事迹即编即演,传递凯歌;想象不到的是,战士们竟然情绪高昂愉快地观赏着我们表演的节目。

  老周,在严寒气候下,解决战士们的冬装和口粮问题,是当务之急。因为一切粮草只能在夜间用火车、汽车、牛车及人力背负,越过边境,通过封锁线,运送到前线。军党委于是命令全体非战斗人员都投入运输工作。我们文工团的任务是用牛爬犁去接应从前山背负下来的粮食等物资。牛爬犁必须要跟当地老百姓借。文工团的小同志们一下子傻了眼!这里,爬两座山也难得看到一户人家;即使找到人家,语言不通,又要如何向屋主表明来意?老周,军令如山。我们绝不能让前方战士饿着肚子在雪地里与敌人战斗。我们翻山越岭,一口气跑了六个小时;午夜十二点左右,终于看到一个村落,但又找不到村长协助。我们只好分头去拜访村民。两个钟头后,所有人都苦于语言无法沟通,无功而返;可朱槿却完成任务,牵着一头牛出现了。大家好奇她是如何完成任务的?朱槿就说,她在一户农家见到一位老大娘却没看到牛的影子,她急了,就用最原始的肢体语言来表达意思─两手握拳,分别放在额角的两边,再伸出两个指头,装作牛角,然后身体趴在炕上,嘴里发出「哞哞」的声音,顺着大气学牛叫。阿妈妮哈哈大笑,微微点头,马上到屋后,牵出牛来,交给她。大家于是都学她的办法,在天亮前凑齐了任务交代的九架牛车。

  山风呼啸,白雪飞舞。入夜之后,我们的牛车队伍出发了。为了防空荫蔽,每个人都披上白被单,在白皑皑的雪地上行走,远远望去,就像一条白色的长龙在渺无人烟的山谷里蜿蜒游动;扑面而来的雪花与嘴里呼出的热气凝成了冰柱,挂在每个人的帽沿上。四周寂静无声,只听见脚下踏碎的冰碴儿卡卡作响……

  老周,说到这里,我彷佛又回到那冰天雪地的战场了。我沉默了好久,才从回忆的过去回到当下。我跟张旭东说,我再跟你说一件朱槿的特殊表现吧!

  战役期间,因为军部的医护人员有限,护理工作就由文工团的女同志和小同志来担当。我们在离志愿军驻地三四公里之遥的一个矿洞里,设立了临时包扎所。伤员们从前线送下来,在这里做临时包扎,再送往后方治疗。但矿洞里的条件不能再差了,又湿又冷,只能点燃从洞外捡拾的松枝取暖;没有床,只有用泥土堆起的临时土炕;没有棉花纱布,就用棉被里扒出来的棉絮替代;没有钳子,就用细树枝将就;没有消毒的器皿,就用敌人遗弃的罐头改制……送下来的伤员,因为成天雪埋半截地战斗,脚和胶鞋都冻黏在一起,必须先用刀子割开鞋子,才能拉出那血肉模糊(有的甚至还露出了骨头)的双脚。看着这样的情景,我们都不禁感动得掉下泪来。

  有一天,从前方送下来一位年仅二十岁左右的伤员。他在积雪盈尺的山头阵地整整坚守了两天两夜,却只吃了两个冻土豆。因为饥饿,再加上身上挂彩,失血过多,脸色惨白,全身颤抖不已;在寒冷异常的矿洞里,他虚弱得再也撑不住了。这时,一个梳着两条细长辫子的女同志突然扑过去,一把抱住他,同时迅速解开自己的棉大衣,用她那温热的体温去暖和这位战士的身体。老周,她那突如其来的举动震撼了洞里所有的同志。大家都用惊讶又敬佩的眼光注视着这位女同志,然后在昏暗的光线下认出,她就是有着白皙皮肤,粉红双颊,说话细声细气,做事稳稳当当,从不爱出头露面的朱槿。可朱槿却淡定地用她那清灵的眼神坦然地看着大家,好像在说:他连自己的生命都肯献出了,我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张旭东无言地握着方向盘紧盯着前方的道路继续前进。老周,我看到他那抓着方向盘的双手,不由自主地因为使劲用力而露出了静脉血管的颜色。

  我决定让朱槿的故事就此打住,于是跳过大段的时间,用一种总结的语气悠悠说道:

  经过激烈而顽强的战斗,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人民军配合下,收复了三八线以北(除襄阳外)的全部领土,解放了三八线以南的部分地区,迫使敌人由进攻转入防御,扭转了战局。这段期间,朱槿曾经在读了当时非常受到欢迎的题为〈妈妈,我不能回家〉的诗后,也在日记本上写了一首同样题目的诗明志。

  说到这里,我从口袋里拿出一本抄录了那首诗的记事本轻声朗诵:

  妈妈,

  我不能回家,

  我曾答应您,

  解放了台湾就回家。

  今天,

  台湾未解放,美帝又来侵犯,

  它想进攻朝鲜占领中国,

  实现霸占世界的野心;

  妈妈,

  我不能让革命胜利的花朵给野兽蹂躏,

  我决心消灭美帝在国门外,

  我决心打垮美帝再回家。

  妈妈,

  我不能回家,

  妳不要天天倚门盼望,

  妳不能总挂着泪花,

  妳的盼望,

  消灭不了敌人侵略的野心

  怎能盼得到女儿回家。

  妈妈,

  在朝鲜战场

  成千上万的志愿军都盼望着

  在祖国生产建设热潮中,

  涌现出更多志愿军好妈妈。

  到那时,

  我亲爱的妈妈,

  我将从朝鲜归来,

  送您一朵和平花!

  老周,我决定在这里把朱槿的故事做一个结束:

  一九五三年七月二十七日,朝鲜停战协议在板门店签署。战争暂时结束了。我也回到了北京。可朱槿终究没能回到家。后来在前方医院工作的她,在第五次战役时,因为突袭的敌机轰炸而牺牲了。(来源:东南卫视)


文章来源:东南卫社同
责任编辑:李欣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