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太湖遗珠 砚海拾珍——荣涟题砚铭小考

华夏经纬网 > 文化 > 文物收藏      2021-10-28 14:17:21

  文以载道,砚以载文。

  我们把玩一方古砚,若非流传有序,一般应该从其材质、形制、图案、工艺、铭款、包浆等诸方面去解秘其历史,破译其背后的文化故事。近日,笔者淘得古砚一方,从其形制、图案、做工和包浆上判断,属明代歙砚无疑。砚底刻有“异日凤皇池上客”字样,落款为“三华”。三华是谁?其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江南名城,美丽的无锡,象一颗璀灿的明珠,镶嵌在太湖之滨。这里是江南文明的发源地之一,文化源远流长,历代文人辈出。顾恺之、倪瓒、徐霞客、王选、钱钟书、徐悲鸿、刘半农、钱伟长、冯其庸……这些耳熟能详的大家,可谓不胜枚举。他们的艺术成就不仅影响了他们的时代,也历来被人们追摹敬仰,至今仍是我们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这些大家,有如山巅之上的参天大树,远远地被人们所膜拜。但他们的背后,难免有名不见经传的民间高手,渐渐淹没在滚滚历史长河中。亦如藏在山峰背后的那些巨木,虽然我们目所不能及,但亦然参天挺拔。

  本砚落款“三华”之主人,就是这山峦中的一棵巨木。虽然他渐渐被人们所遗忘,但他的作品,仍然在中华传统文化长河中频频泛起渏涟。三华,清朝康熙雍正时期一位无锡藉道士,诗、书、画皆佳,他的画被吴观岱称赞为“近百年来无此作也”,他的名字叫荣涟。

  荣涟(1662-1735),字洞泉,亦字三华,别署听松山人,江苏无锡人。荣涟幼年丧父,体弱多病,他母亲为了让他保命,命他入明阳观为道士。康熙、雍正年间,荣涟居锡山之巅,居所命名为香雪社,又曰听庄,或署听木庐。或许是受宋代名士林逋的影响,荣涟在他的居所前后遍种梅花。荣涟与僧妙复及杜诏二人交游甚密,三人号九峰三逸。荣涟善书、画,工行草,尤工山水,诗亦清秀飘逸。《无锡县志》《清画家史诗》等都有录荣涟的诗作。

  荣涟的诗,大多歌咏山水花木,也擅长作画题诗。我们来欣赏一首荣涟的诗《庐墓既归即用杜太史见招出山诗韵奉谢》,该诗中充满了荣涟的道骨仙风:

  魂梦依然在碧山,泪痕终日染衣斑。

  荒荒宿草依霜露,故故白云迟往还。

  双桨朅来烟水畔,一庄归到竹梧间。

  浣花有约能偕隐,参得浮生是转关。

  1933年,荣涟仙逝近两百年后,他旅居海外的族裔荣棣辉,为其辑录了柯罗版诗集《洞泉诗钞》。诗集特意请晚清进士、“道德文章驰誉大江南北”的钱振锽题耑。钱振锽(1875~1944),字梦鲸,号名山,江苏常州人。光绪二十九年进士,官至刑部主事。曾讲学寄园垂二十年,道德文章驰誉大江南北。钱振锽先生善书法,晚年喜写墨竹,清流绝俗。钱先生书法于艺林中甚得推崇,其字以颜字为宗,广习阁帖,中年后取法倪元璐,黄道周,后来又遍临汉魏碑,博采兼综,自成机杼。康有为见其字,大为赞叹“除我之外,当世更无此公匹敌”。其长婿谢玉岑、学生谢稚柳以及张大千、徐悲鸿都极钦服其字。徐悲鸿尝致书谢玉岑“但求(钱字)精品,多多益善”。于右任、程沧波、谢稚柳谈艺,自谓名山先生书法比他好。

  《洞泉诗钞》影印了荣涟画作几桢,其中一件有晚清画家吴观岱的跋语:“吾邑方外以画著名者,释氏无人,道家则有听松山人荣涟,女冠有清薇道人,韵香只能画兰,虽绕有风致而笔力柔弱,尚不能与马湘兰、薛素之比肩。独听松山人出入宋元,卓然成家,是帧以马远之峭直、巨然之雄厚,松云之柔缓,陶冶融合蔚成巨观,近百年来无此作也,惜世知之者鲜,不能与石涛、石溪辈抗衡争席。传与下传身价之贵与贼,所谓有幸有不幸并不闻笔墨之高下也。庚申冬月吴观岱识”。“出入宋元,卓然成家”,“近百年无此作也”可见吴观岱对荣涟画作评价之高。所以彼时与翰林杜诏僧妙复结社“九峰三逸”就不足为奇了。

  我们再仔细观摩此砚。砚长14.3cm,宽8.9cm,高2.8cm,材质为歙石,包浆醇厚自然。砚面雕凤凰梅花,周饰回纹,砚背覆手较深。背后铭文:“异日凤皇池上客,三华”。凤皇即凤凰,三华即荣涟字号。该砚形制敦厚,铭文书风典雅,刻工细致精到,砚堂深凹,雕工属典型的“明大粗”。可惜铭文和砚堂皆有人为斑泐,当属流传过程中有外行画蛇添足,但仍然瑕不掩玉。题刻“异日凤皇池上客”,与砚面雕刻凤凰梅花相呼应。该铭文精致细腻,率性而行,出尘脱俗,于端严中蕴含秀美之气,其落笔洒脱,游刃有余,虽字数不多,但清雅之趣盈然砚上。我们知道“荣涟少孤多病,母命入明阳观为道士”,显然荣涟本人不会有“学优取仕”的人生理想。从资料显示荣涟尊母命入玄门后乐志诗、书、画三艺。从铭文的内容分析,推测当是彼时富家或学子慕名托荣涟题铭。

  荣涟留下的墨迹远少于他诗词,就其书风的行成略作推断。有清一代,无锡也是吴门文化的重镇。明初台阁体在宫廷盛行,致使二王书风在当时几尽僵化。明中叶兴起的吴门书派给当时书坛带来一缕新鲜空气,其中佼佼者史称“吴门四家”,即祝允明、文徵明、陈淳和王宠。他们追晋唐、融宋元的书学思想,冲破了台阁体的媚俗书风,形成吴门书派典雅蕴藉的审美顷向,后来一直影响到清乾嘉金石学兴起之前。荣涟正好生活在这个时代,吴门书风自然会影响到荣涟的书法。

  荣涟是位道士,道家扬柔抑刚,崇尚阴柔之美,其所处时代受吴门书风影响的基础上,他的书风相对多了些许道家的阴柔秀美,如缕缕清风拂过他亲手种植的梅林。吴观岱跋荣涟画语:“近百年无此作也,惜知之鲜”。此话放在评价他的书法,当然不能说近百年无此作,但知之鲜倒到是事实。

  凤凰池即唐代朝廷机构“三省六部”中的中书省的代称。“凤凰池上客”语出唐朝诗人岑参的诗《奉和中书舍人贾至早朝大明宫》:“独有凤凰池上客 ,阳春一曲和皆难。”杜甫也有诗“欲知世掌丝纶美,池上于今有凤毛”,诗中的池就指凤凰池。中书舍人是中书省的重要属官,品秩为正五品。虽然上面还有正三品的中书侍郎和正二品的中书令,但是中书令、中书侍郎是朝廷大员,辅佐天子干大事,中书省的主要业务还是由六个中书舍人来承担。所以,中书舍人类似于今天的办公厅秘书一职,可能官位不是太高,但是领导的“身边人”。

唐云先生收藏的《耕读研》

  金榜题名是有唐以来所有读书人的终极梦想。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只有以研为田勤耕苦读,才有成为“凤凰池上客”的可能。杜甫的“男儿生世间,及壮当封侯”诗句都表达了一种强烈的入仕精神,这已然成为古时文人士子们普遍的价值观。我们古人制砚,多取一些寓意深远的图案刻于砚上,如耕牛代表耕作、耕读,蟒蛇代表长寿、桂花和北斗星代表夺魁折桂。唐云先生收藏的《耕读研》,砚背面精美镌刻了耕牛和北斗的图案,象征着五谷丰登和夺魁折桂的美好愿望。该三华砚的凤凰梅花代表着凤凰池,都是极好的寓意。士不可以不弘毅 ,任重而道远。“学而优则仕”成为古代士子们一种自觉的人生追求,入仕而济世也是他们人生的最高理想。

  可以想像,墨锭周而复始地转磨,清水研至浓稠,犹如混沌初开,亦如缕缕轻烟飘荡在道观之上。笔毫轻触楮素之上,舞动的是莘莘学子们的梦想,牵动的是家长们望子成龙的目光。砚面凤池十年寒窗的朝夕相伴,也许确实成就了主人的终极追求。

  古砚一方,诉说着当年文人学子们的梦想和艰辛!(谭玉平)

来源:新华网

文章来源:新华网
作者:谭玉平  |  责任编辑:虞鹰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