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只是推动剧情发展的工具人?“影视镜头里的记者”如何突围?

华夏经纬网 > 文化 > 文化信息      2021-11-10 09:41:09

  仅仅只是推动剧情发展的“工具人”?

  “影视镜头里的记者” 如何突围?

  11月8日是一年一度的记者节。在不少网友的印象中,国产剧的记者形象并不理想。虽然在《扫黑风暴》《突围》这样的剧中有意识地刻画了铁肩担道义的调查记者,但从观众反馈来看,还是缺乏对整个行业的挖掘,人物还是流于浮夸,沦为推动剧情发展的“工具人”。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张楠

  在剧中,举着摄像机围追堵截主人公……

  “悬浮”,在很长时间里都是困扰国产职业剧的痼疾,医疗剧、律政题材等都曾遭遇滑铁卢。对职场人物的“浮夸”展现,不是脚踏实地地去反映其行业特性,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剧集的整体气质。仔细盘点,你会发现,记者行业一直见缝插针地“生活”在影视剧和人们的想象中。

  大家可能有这样的印象,一旦某个单位或者个人出现舆论危机,就会出现出门被一堆举着话筒和摄像机的记者围追堵截,这是不少电视剧的“标配”。

  2020年播出的《完美关系》中,一位外卖员被富二代撞成了植物人。第二天,一堆记者举着照相机和录音笔,去医院围堵外卖员的儿子,咄咄逼人地询问所谓“真相”。此类情节还出现在电视剧《安家》中,有人把房产中介店长房似锦与母亲争吵的画面放到了网上。第二天,中介门店门口就围堵了一堆记者。2021年上线的《海上繁花》中,也出现了李沁饰演的娱乐记者化妆成护士到医院去偷拍等无厘头情节。

  另一方面,一般人会觉得采访明星是“福利”,在张新成和梁洁主演的《变成你的那一天》这样的甜宠剧集中,就寄托了这样一种想象:男女主角荒诞地身体互换了,梁洁饰演的娱乐记者,就这样开始了与男明星的奇幻恋爱之旅。

  其实是这样

  记者现实中更关注正能量、有温度的选题

  其实,电视剧中的一些做法有违新闻职业道德。这些电视剧还停留在记者就是狗仔的刻板认知中,令媒体人形象被“脸谱化”或是“妖魔化”。

  事实上,记者们常常会先通过线上渠道与当事人联系,取得当事人同意后再进行实地采访,而且发布一些细节时也会跟当事人进行确认,尽量保护当事人的权益。另外,对于新闻报道对象和选题的选择,还是会选择关乎大众生活的正能量、有温度、有影响力的选题,所谓剧中主人公的鸡毛蒜皮并不在记者关注的主要范畴之内。

  另外,对文娱女记者来说,工作就是工作,爱上大明星的几率真是蛮奇幻的。

  采访中,也有编剧透露,其实在剧中,记者只是一个反映主人公尴尬境地,或者推动情节进一步发展的道具人,不用费脑筋去创新表现方式的编剧,只好不断“委屈”记者们。

  在剧中,记者往往成为衣着光鲜的“工具人”

  近年来,影视剧对记者的描写,不断有全新呈现。《情深深雨濛濛》中,《申报》记者何书桓和杜飞不仅好拼,还身手了得。在电影陈凯歌电影《搜索》里,姚晨扮演的女记者为了在激烈的媒体竞争中出人头地,抓住高圆圆扮演的女主角这个线索狂追猛打,导致事件影响迅速放大。

  还有的影视剧从时代变迁的角度,回望记者角色。《女不强大天不容》里海清从菜鸟成长为社长,讲述了在互联网浪潮之下如何带领报社走出困境;年代剧《乔家的儿女》里也写到,白宇饰演的南京台记者如何抓选题。

  说到调查记者,电视剧《扫黑风暴》里的“美丽贷”情节,由江疏影饰演的电视台记者黄希,以顾客身份暗访某医美中心,深入调查“美丽贷”背后的黑幕。被识破的千钧一发时刻,幸亏赶上警方的抓捕行动被救下。

  正在热播的电视剧《突围》根据周梅森的同名小说改编。在这部反腐剧中,出现了记者群像,剧中的京州时报就“设在”南京体育学院。秦岚饰演的京州时报社长兼总编范家慧,齐本安的爱人,在单位和家都是一把手。陈晓饰演的秦小冲堪称“全剧最惨打工人”,曾经的京州时报主任,被做局陷害,被报社开除,妻离子散,出狱后又被京州时报反聘继续卧底。牛石艳接替秦小冲担任报社主任,镜头里经常是与身为总编的范家慧沟通的工作场景。

  《突围》群像展现尽管突破了此前的单个角色,形成群体效应,但观众尤其是记者群体,对这些角色的塑造并不满意。有媒体人告诉记者,“最不像的是,他们没有灰头土脸的赶稿子,处理新闻、讨论选题策划等并不是他们的日常生活,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他们在一些事情的处理上比较随意,有违行业规范。”

  其实是这样

  “从地里长出来”的新闻工作者

  记录生活初心不改

  电影导演、影评人江小鱼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一般来说,国产剧里的记者形象都比较标签化、扁平化,承担着伸张正义、寻找真相的剧情需求,更多是功能性角色。“迄今为止,我觉得塑造最成功的一个记者群体形象是来自《编辑部的故事》。剧中媒体人的形象刻画得非常有层次,很丰富,代表了那个特定时代的记者和编辑的形象。”

  电视剧有戏剧夸张的成分。现实中,不是所有记者都会有这么戏剧性而危险性十足的职业生涯,能够亲身接触扫黑除恶、调查暗访的记者人数极少,许多普通记者笑称自己是“民工”,他们的生活平凡而忙碌。从找选题、报选题,到开会、采访、写稿、编片,他们是游走在电脑与采访地点之间的“手机控”。

  《突围》中的媒体人形象大多衣着光鲜,按时按点都会出现在家里。在一些剧集中,记者还被塑造成拥有高收入的美女记者。实际上,媒体从业者随时随地赶稿,不仅是“鸽子王”,和他人都有“时差”,经常不着家。他们是“从地上长出来”的人,有人“英年早秃”,有人“过劳肥”,往往很难做到形象光鲜,从容不迫。甚至有人说,记者是“在全体人类中相对不具有魅力的物种之一”。

  新媒体时代,记者们不仅要写稿,还要搞直播、搞策划、拍摄并编辑片子,没有一身功夫,三头六臂,却要身兼多职。即便在记者节这个节日里,他们也在照常工作,希望有更多人能理解他们记录并呈现世界的意义。



文章来源:扬子晚报
作者:张楠  |  责任编辑:虞鹰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