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宝岛设计师圆梦“设计之都”:希望更多台湾年轻人跨过海峡

华夏经纬网 > 两岸 > 关注台青      2023-01-19 13:03:01

  来自台湾的邱奕翔15年前初到深圳,就被这里浓厚的创业氛围吸引,2014年他举家搬来深圳;两年后,他考上了北大深圳研究生院的微电子所集成电路设计专业博士;伴随着疫情的到来,他开始了在传感器领域的不平创业路。

  “工业设计不仅可以改变一个商品的价值、提升人的生活质量,更可以改变一个产业、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的发展路径。”我在网上搜索资料时,看到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会长封昌红说过这一句话。

  2023年是深圳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设计之都”称号15周年,如今的深圳拥有超过15万工业设计师,他们的设计是怎么走进千家万户,进入普通人生活的?他们的设计创新又是怎么在深圳实现的?这是我一直想深入了解的一个主题。

  一个扫地机器人引发的采访

  2022年11月底,我在中芬设计园举办的2022海峡两岸青年创客论坛上采访。会议流程里,几位来自台湾的工业设计师分享自己的创业经验,有讲艺术元宇宙的,也有讲智能声学的。

  第一个登台的叫邱奕翔,题目是《氮化铝超声波换能器芯片创业经验分享》。

  我心头一紧,“氮化铝”“超声波”“换能器”……又到了文科记者卡脖子的时刻。

  低头摸出手机,打开橙色软件,“双十一看上的扫拖一体机器人还有优惠价吗?”我脑子已然切换了频道,“家里有地毯,机器人的识别能力到底行不行?”正刷着商品页,发觉论坛观众时不时被嘉宾的分享引得大笑,气氛突然轻松起来。

  邱奕翔正在风趣幽默地“吐槽”自己的艰苦经历,创业多年,在时间、精力、人力、财力的投入都是巨大的,公司差一点断了资金,“2020年、2021年我在全国各地参加创业大赛,就是为了多挣点奖金”,还好在最后一刻等来了投资。

  PPT里,邱奕翔放了“跟党一起创业”的照片,在座的观众都被他热情乐观的情绪感染着。

  “我的创业项目是自主研发的氮化铝超声波换能器,放在我们的扫地机器人上,可以更近距离、更小体积地识别地面材质”,邱奕翔介绍。

  这不正是我正在研究的商品吗?我认真听了起来。

  2021年7月,邱奕翔带领团队研发出超高频率的阵列式氮化铝超声波芯片JMS812。

  这个研发充满科技感,但真正打动我的,并不是这个全球第一的项目成果,而是邱奕翔所展现出的创业热情——一个台湾年轻人在深圳这座“梦想之城”“科技之城”的圆梦故事。

  作为全国首个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设计之都”称号的城市,深圳带领全国工业设计实现了从追赶全球到与全球并跑,乃至引领全球的跨越式转变。从“深圳制造”到“深圳创造”,背后正是无数的年轻人在这里,浇筑自己的才华与热情,最终将中国设计带到国际舞台。

图片

▲邱奕翔的梦想:找到一群有梦想的人去创业——这在“设计之都”得以实现。

  更近、更小、更精

  我与邱奕翔约在福田梅林新一代产业园4栋7楼他的公司采访。这栋大楼是国家“芯火”双创基地(平台)、国家集成电路设计深圳产业化基地福田园的所在地。

  邱奕翔所在的茂丞科技有限公司,是入驻的众多科技企业中的一家。面积并不大,人员也不多。

  电脑前,他拿着一个一厘米见方的黑色圆柱体,正在测试,圆柱体离桌面有几公分距离,离得越近,显示器上的波峰就越大。

  临着走廊的玻璃橱窗中摆放着邱奕翔这两年从全国各地创业大赛拿回来的获奖证书,比如2021长三角两岸青年创新创业大赛一等奖、2021中国MEMS行业创新创业大赛三等奖、2021中国深圳创新创业大赛二等奖等等。

  获奖的都是同一个项目,叫“芯片式氮化铝超声波换能器”。

  “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用的?”我问他。

  “可以实现超近距离超声侦测”,邱奕翔告诉我,目前主要应用于扫地机、3D打印机、气体传感器、液位侦测等。

  “相当于家用、商用、医用都可以。可以具体说说吗?”

  他举起一个火柴盒大小的压电陶瓷换能器,“目前大部分用的都是这种传统的压电陶瓷,加上外围器件,体积就变得很大。传统压电陶瓷换能器是长距离测距,1米至2米。”

  2020年,邱奕翔的团队发布了中国首款自主研发的芯片级超声波传感器产品——JMS系列,该系列芯片级超声波传感器基于氮化铝(AlN)材料制造,氮化铝(AlN)具有良好的压电效应,较低的介电常数使其在较小体积的设计下,能获得与块体压电陶瓷材料(PZT)相当的性能;2021年,基于此研究基础上,为实现超近距离检测高精度应用环境,团队进一步研制了超高频率的氮化铝超声波换能器JMS812。

  他拿出一只氮化铝超声波换能器,也就指甲盖大小,“我们这个测距最大是6厘米,最小2厘米,测距更精准,用在扫地机器人上,对于是地毯还是地板的地面材质识别就更为准确。在生活上的应用就是,扫地机识别到了地毯就不会进入洒水拖地模式,而是增大吸力。”

图片

▲传统压电陶瓷pMUT换能器(左)与JMS812 新型芯片式阵列式换能器(右)对比图。

  这个芯片显而易见的优势,就是体积小很多,未来扫地机器人就可以做得更小更薄,使用更方便。

  “那造价会不会贵很多?”我问邱奕翔。

  “传统压电陶瓷的频率是很低的,20k赫兹左右。我们这个是800k赫兹,成本是传统超声波的五分之一。如果把压电陶瓷的频率拉高到300k赫兹、500k赫兹,一颗就要二十几块人民币。相当于我们的高频比传统的还高,但成本却更便宜。”

  “这么看来,你的研发成果应该很抢手,这个创业的过程是怎么开始的?”我问他。

  这个故事就要从15年前说起了。

  在深圳见到的老板都只有二三十岁

  2008年,也是深圳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设计之都”称号的那一年。1月份,29岁的邱奕翔从台湾新竹飞到香港。9日上午11:00,他经由罗湖口岸来到深圳。此行的任务是拜访客户。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深圳。此前一年,他踏足大陆的首站是西安,热爱历史的邱奕翔被西安的厚重历史深深吸引。深圳,同西安大不相同。

  过了边检,他兴奋地拍下罗湖口岸的照片,发在社交媒体上。中午,他入住新都酒店,在电梯里用随身相机拍了一张自拍照。照片里的他顶着迪克牛仔式的爆炸头,穿着白衬衣。下午1:49,他从深圳站乘坐D762到东莞,去拜访在东莞桥头镇的客户。

  第二天一早,邱奕翔又从新都酒店出发到宝安西乡,一路上公交小巴转摩的,“我穿得西装革履打领带,又是爆炸头,整个公交车的人都在看。我跟你讲刘德华来差不多就是这样。”他大笑着跟我说。

  到了二线关口,边防登记了邱奕翔的身份证,告诉他“如果你人不见了,家属来问,我们会告诉他你出关了”,十多年后,已定居深圳多年的邱奕翔仍然对当时的经历印象深刻,“边防工作人员最后跟我讲了一句,6点之前记得回到关内。”

  那一年,邱奕翔从台湾清华大学微电子专业硕士毕业,在校期间他就创办过一家叫微智半导体的公司,做加速度传感器,他察觉到传感器是一个亟待开发的蓝海市场,“新竹相对安逸,每次人家听说我创业,都觉得我是奇葩,这么年轻创什么业!”

  直到来到深圳,邱奕翔才发现,这根本不算什么, “我常开玩笑:你在东北见到的老板是六七十岁,在北京见到的老板四五十岁,上海的老板是三四十岁,但深圳的老板都是二三十岁。深圳的确是这个样子。”

图片

▲邱奕翔(右三)在活动中。

  命运可能在那年就已经安排了未来的路径,只是邱奕翔还没意识到。“那时候在做手机屏自动翻转的芯片,常常跑华强北,我就住在上海宾馆对面的维也纳酒店。整个华强北的人都是步履匆忙,我就觉得,哇!这个氛围就是年轻,充满了机会。当时我就告诉自己,我应该要来这里!”

  他说:“如果你在深圳工作,相信你肯定听过很多年轻人在深圳的发展史,当年他们来深圳时可能身无分文,通过努力在深圳取得一席之地。既然这件事在深圳不断地发生,为什么那个人不能是我?”

  集齐北大及两岸清华的博士生

  打动邱奕翔的,还有大陆的自然风光和风土人情。自2007年开始,他的足迹就遍布了全国各个省份。“除了西藏新疆甘肃青海,其他省份我都去过,我可能比你还要了解你的家乡。”走过各个城市,“我看到街边的大妈都在跳广场舞,只要还能看到广场舞,就说明经济还不错。”

  邱奕翔决定要来大陆创业。

  但是,人生地不熟怎么办?“我在台湾清华大学读书时的创业经验是找同学,找到一群有梦想的人跟你去创业。于是我就想到,去北京清华大学读书,在那里找伙伴出来创业。”

  2010年8月31日,邱奕翔到北京清华大学报到,还意外上了清华大学的校内新闻,新闻里写着:“在港澳台学生咨询处,陈吉宁(时任清华大学常务副校长,编者注)、史宗恺(时任清华大学校党委副书记,编者注)与来自台湾的人文社科学院哲学系博士新生邱奕翔亲切交谈。在得知邱奕翔毕业于台湾清华大学时,他们非常高兴,希望‘从清华到清华’的邱奕翔尽快适应新环境,在学业上取得好成绩。”

  可惜,因为家庭经济压力,邱奕翔并没有读完。

  彼时,邱奕翔在台湾一家叫做汇顶科技的公司做最火的手机指纹传感器项目,“我有分到股票,等到公司一上市,我就是千万富翁了。”

  2013年,台湾一家上市公司聚积科技邀请邱奕翔加盟,聚积科技的大陆总部就在深圳,客户大多也在深圳。邱奕翔很纠结,但最终决定加入。他对聚积科技的老总说:“我只有一个条件,我要住在深圳,我不要回台湾。”就这样,邱奕翔带着全家搬到了深圳。

  他还是没有放弃创业的梦想。他也是一个目标和计划性极强的人。

  2014年2月,邱奕翔与台湾清华的学长、同样在聚积工作的同事荊溪瑞聊天。

  邱对荆说:“我的人生规划是在这个公司待三年,再去北大读博士,读博士期间我要拿博士研究项目创业,然后找到一家公司赞助我博士研究的题目。”

  荆觉得邱异想天开,问他:“那你博士要研究什么?”

  邱说:“我不知道,到时候再来想。”

  荆说:“你年纪一大把了,怎么考得上北大?”

  邱说:“深圳有北大研究生院,我就在深圳读。”

  荆当时不会想到,邱说的一切竟然都实现了。

  2016年,邱奕翔考上了北大深圳研究生院的微电子所集成电路设计专业博士,2017年2月邱奕翔进入茂丞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工作,与北大研究生院签订了产学合作计划,在导师金玉丰的帮助下,和北大、厦大的几位师妹一起,“氮化铝超声波科研组”就这么成立了。

  你要当神木,就必须出现在山上

  “为什么一定要创业呢?”我问邱奕翔。

  “我觉得生命的意义,有比挣钱更重要的事情。这个信念支持着我想要创业,我想留下点痕迹,希望我的历程能激励更多的人做这件事,这样我的生命就没有白活。”

  “氮化铝超声波传感器这个领域目前大陆在做的人几乎都是跟国外的学术单位合作的,我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学术研究方向,同时在未来产业化应用的领域也很多。”很快,这个项目陆续取得阶段成果。2018年,AlN pMUT八寸晶圆产出;2019年,自研超声波TDC读出芯片产出。

图片

▲中国第一片氮化铝超声波换能器8寸晶圆。

  因为这个成果不仅发了数篇论文,还在2019年拿到北京大学台湾博士生特等奖。在口试中,邱奕翔说“在学术领域我肯定不是贡献最大的,但是我这个项目最大的贡献是,我的研究没有束之高阁,而是踏踏实实地产业化了,为大陆传感器领域填补了这一空白。”

  但其实,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我这个项目一直在茂丞科技是内部创业,我想要把它独立出来,就要找外部资金。”2021年,邱奕翔被通知,因为一直看不到收益,台湾的母公司准备停掉这个项目。邱奕翔回复公司:“我自己投。”

  投了将近300万元人民币,但一个月烧十几万元,很快就要烧没了,找钱成了要务,“我的方式就是参加创业比赛。”2020年、2021年,邱奕翔密集地参加全国的创业大赛,想要获得大面积的曝光。“一直比赛一直拿名次,奖金就得了四十几万。我开玩笑说,我们公司历年来最大的营收是来自于创业比赛。”

  这四十多万帮邱奕翔续了命,但也是杯水车薪,“当时每天都要见投资人,有的投资人不懂技术不懂产品,二话不说就问公司赚钱了没,我们还是很前端,没有销售额。我就很痛苦。于是我想出一招,就在腾讯会议一个月开一班车,一次最多跟八个投资人见面,你们的问题我一起回答。”全国的投资人见了上百个,但每次谈完还是没结果。

  2021年底,邱奕翔参加了2021科创江苏创新创业大赛。在展区,正站在展位凳子上贴海报的邱奕翔,听到身后有人来问询。

  “我当时懒得下来,头都没回。”

  来人问:“你们这个氮化铝8寸晶圆是量产的吗?”

  邱回答:“是。”

  来人问:“商品化了吗?”

  邱做了肯定回答。

  来人又问:“频率是多少?”

  邱回答:“我们频率是700-900k赫兹。”

  邱奕翔意识到这位是专家,赶紧扔下手里的海报,跟他聊起来。

  来人说:“你等等,我约领导来看一下。”

  很快,邱奕翔就见到了汉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任红军。

  汉威科技是一家上市公司,也是国内气体传感器领域的龙头企业。传统的燃气探测器传感器采用催化燃烧的方式检测气体,甲烷泄漏会在载体催化元件表面的无焰燃烧所产生的热量,使高纯铂丝温度升高,转变成电压信号输出,从而间接测定可燃气体的含量,缺点是耗电量大,必须连接到电源。邱奕翔研发的氮化铝超声波传感器,原理是根据声波在不同气体浓度的环境下发生的速度改变来判断是否有气体泄漏,非常省电,4颗3号电池装上去就可以放2年,不受电源的限制。”

  任红军问邱奕翔:“你需要钱吗?”

  邱回答:“我很需要。”

  任红军说:“我可以投你,我也用得上你的产品,我可以帮你的产品商品化。”

  邱奕翔盼来了曙光。

  然而,2022年初,严格的疫情防控让双方的考察和谈判耗时超过半年。家住保税区的邱奕翔更是身处重灾区,仅2月就被封控在家里超过三周,“每天都在烧钱,而我连门都出不去。”

  好巧不巧,邱奕翔的北大博士毕业论文也卡住了。他进入人生的最低谷,情绪极度焦虑,眼看公司的钱只能撑到7月。家人安慰他:“还好台湾的房子没有卖,大不了就回台湾,找个工作过过小日子。别再想创业的事了。”

  2022年7月初,邱奕翔打开公司账户,显示只有89,766元。八月的工资肯定是发不出来了。他心灰意冷,“今年我43岁了,这是我人生最后一次机会了。”

  7月8日,邱奕翔收到了银行提醒,汉威科技的1000万元投资款到账了。

  2022年12月中,疫情防控彻底放开。我坐在邱奕翔面前,听他讲述这些年的故事。他说在祖国的这十多年,几乎每个周末都在游览祖国的大好河山,他尤其喜欢高山,计划2023年去攀登那玛峰。

  他对我说:“人生应该做点勇敢的事情,是你老了以后可以拿出来证明自己不一样的事,读清华北大也好,创业也好,不要去重复那种躺平的生活。我勇敢地来到深圳,我在深圳实现了人生的几个目标——学业完成了、创业梦想完成了。我希望我的故事能让更多台湾人知道,鼓励他们跨过这条台湾海峡。”

  他又说:“你要当神木,就必须出现在山上。”

  来源:晶报



责任编辑:李欣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3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