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蓝天野:黄金一代最后的谢幕者

华夏经纬网 > 文化 > 文化人物      2022-06-27 09:20:29

  (东西问·人物)蓝天野:黄金一代最后的谢幕者

  中新社北京6月25日电 题:蓝天野:黄金一代最后的谢幕者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倪伟

  6月8日午后,蓝天野在睡梦中离世的时候,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里正忙成一团。4天后就是人艺70周年院庆的大日子,全院上下都在忙着准备纪念演出和每天晚上的直播。有记者在排练厅碰到了濮存昕,他似乎对这一天早有准备,微笑着说:“很圆满,他精彩的一生像一台戏一样,该谢幕了。”濮存昕说,蓝天野得了很重的病,拒绝治疗。年初的一次电视采访中,蓝天野透露自己患了胰腺癌。

点击进入下一页

2010年11月4日,蓝天野在画室作画。中新社发 郭海鹏 摄

  人艺70周年的重头戏,是院庆正日子当晚第二代《茶馆》班底的集体演出,并且首次现场直播。梁冠华饰演王掌柜,濮存昕饰演常四爷,杨立新的角色是秦仲义。1958年,《茶馆》首演,秦仲义是蓝天野演的,那时他刚刚30出头。同台的人有于是之、郑榕、英若诚、黄宗洛等,老舍编剧,焦菊隐、夏淳导演,那是人艺的创始一代,也是黄金一代。

点击进入下一页

1958年,蓝天野(右二)在《茶馆》中饰演秦仲义。中新社发 北京人艺 供图

  那一代中,蓝天野是最后一位从舞台上离开的。2020年,他还登台参演了《家》;2021年,他第三次导演《吴王金戈越王剑》。

  他曾经说:“我对这一生,有时候还比较满意,甚至于有点小得意,但是更多是一些波折、坎坷,我觉得是人生教给我,在舞台上怎么去创作。”只要他还站在舞台上,就是中国话剧的一个坐标。现在,旧的坐标隐退了。

  黄金一代的遗存

  “他有一种骨子里的体面。”央华戏剧艺术总监王可然表示,蓝天野的这种体面,来自于内心坚定的价值观。你尊重了,他就会很开心,把你当自己人,你没尊重,有时候就会碰钉子,“他有很多棱角”。

  蓝天野是北京人艺黄金一代的遗存。那代人从新中国成立后一直活跃到20世纪90年代初,塑造了北京人艺的戏剧风格。焦菊隐所称的“中国学派”,也是在他们的表演中建立的。

  1952年北京人艺建院起,蓝天野就随中央戏剧学院话剧团合并到了人艺。他演过70多部话剧,经典角色有《北京人》中的曾文清、《茶馆》中的秦仲义、《蔡文姬》中的董祀、《王昭君》中的呼韩邪单于等。转入导演编制后,他又执导了十多部中外话剧。

点击进入下一页

  2017年10月,由蓝天野执导的《贵妇还乡》在首都剧场上演,陈小艺、濮存昕领衔演出。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1987年,蓝天野在六十的年纪上准时离休,专心从事书画。在别人邀请下,偶尔也演演电视剧。那几年,他在《封神榜》和《渴望》中的无心插柳之作,为他赢得了全国上下的认知度,之后彻底离开公众视野。

  可能没人想得到,蓝天野后来还能演到90多岁,并且活到了95岁。他年轻时是人艺有名的“病秧子”,病根是“大跃进”时落下的。演戏之余,还要参加大炼钢铁、砸矿石,身体吃不消了。谁成想离开戏剧以后,身体却奇迹般地好转了,血压也回归正常,倒成了老一代里最硬朗的人。

点击进入下一页

  2018年4月2日,蓝天野出席“北京校园戏剧教育联盟”启动仪式。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2011年,在人艺领导的力邀下,84岁的他回到阔别19年的舞台,出演了话剧《家》。

  原本认为对演戏已经生疏太久,一轮演下来,蓝天野觉得反而比以前长进了。长进的是生活经历,对人生、社会和人的认识理解有了变化。他讲过,不是说演戏的能力和技巧有多好,而是感觉戏剧就是他的这一生,是人生在教他如何创作。

  人生如戏 复排《吴王》以史为鉴

  出演《家》后的第二年是北京人艺建院60周年,剧院以一部新剧《甲子园》纪念甲子之年,又把蓝天野搬出了山。

  这是一个发生在敬老院的故事。蓝天野在剧中饰演的主角讲起陈年往事,“1945年,这里是中共地下党联络站”。那一刻,似乎也是暮年的蓝天野在追忆自己的一生:1945年,他是一名北平地下党,他的家就是地下党据点,有电台,架着天线。他投身戏剧展开革命活动,是完成上级派下来的工作。蓝天野这个名字也是为了地下工作起的化名,他原名王润森,1927年出生在河北饶阳县。

  剧中的回忆来到1968年,“这里被洗劫一空……爷爷就惨死在这棵大树下”。这样的场景,蓝天野见过也经历过。1966年,他成了北京人艺最早被冲击的人。人事动荡恍如隔世,他演戏的方法和心境都在转变。1979年复排《茶馆》时,蓝天野有了彻骨领悟。“我亲眼目睹了一些人遭受折磨、囚禁……不仅是身体上的摧残,更有对心灵、人格的打击和侮辱,”他曾回忆说,“不仅是知道、了解,是有了体验”。

  政治运动带来的创伤,也许让蓝天野对人与人的信任更为珍视。

  20世纪80年代导演的《吴王金戈越王剑》,是蓝天野找作家白桦写的,当时白桦编剧的一部电影被批判,北京人艺因此搁置了这部剧。一年后蓝天野重启该剧,在北京演出后反响热烈,有几位中央领导都给了很高评价,遂启动全国巡演。

  演到70多场的时候,白桦打来电话,问这个戏还在演吗,有人说北京正在演一部白桦的戏,是在影射某些现象。蓝天野没在意,后来才知道,因为这个戏,白桦被批判了一年多。

  31年后,2014年,北京人艺请蓝天野在执导过的14部戏中挑一部复排,他没有任何犹豫,选了《吴王金戈越王剑》。这既不是他影响力最大的作品,也不是剧本名气最高的一部。个中原因,是“为了白桦这部才情横溢的剧本,却在当时遭遇到不正常的舆论环境”。

  他给身在上海的白桦打电话,白桦很惊讶。这部剧重新讲述了“卧薪尝胆”的典故,越王勾践忍辱负重,终于完成复国大业后,却私欲膨胀,重复了吴王的悲剧,是个以史为鉴的故事。“大的舆论环境不一样了,这些戏既是好戏,也有现实意义,这才是我们搞戏的原则。”蓝天野露出固执的一面。

  2021年年初,94岁的蓝天野拄着拐杖走进人艺排练厅,再次复排《吴王金戈越王剑》。他又想起了两年前去世的老朋友白桦,神色哀伤,哽咽着说,白桦写这个戏,其实是一种浓浓的家国情怀。可在那时,却遭遇相反的误解。

  两岸话剧界演绎“忏悔的力量”

  到了80多岁,蓝天野偶尔去小剧场看年轻人的新戏。有一次,在蓬蒿剧场,他对剧作家万方说,想让她写一出关于两个老人的戏。他本想借此跟上海的老朋友焦晃合作一把,结果机缘巧合之下,这出戏被央华戏剧签约制作,由赖声川导演,合作者变成了李立群。

  剧名叫《冬之旅》,主题是深邃的。两个主角陈其骧(李立群饰)和老金(蓝天野饰),年轻时是同学和最好的朋友,后来在“文革”时期,陈其骧迫于压力出卖了老金,害得他含冤入狱、家破人亡。到了暮年,陈其骧找到多年未见的老金,想要求得他的原谅。

  万方回忆,蓝天野对剧本没有提任何要求,她构思内容的时候,想到了自己父亲曹禺,想到了那一代人的经历,她最熟悉的就是“文革”十年。她以最残酷的年代作稿纸,为父辈做心灵传记,“忏悔是需要力量的,而宽恕需要更大的力量”。

  蓝天野喜欢这个剧本,第一次看剧本就很感动。“一个演员最怕的就是遇到让自己心动的戏,这个剧本真正打动我的不仅是剧中那些经历,还有一种释放。”他说。

  《冬之旅》巡演了五六十场,还去了台湾的剧院,所到之处都引发轰动。这出戏对人的消耗极大,92分钟里,88岁的蓝天野和63岁的李立群每一秒都在台上,即使对年轻演员都是体能的考验。每次演出前的下午,蓝天野都要跟李立群再对一遍词。开演之前,俩人在后台手拉着手互相打气。

点击进入下一页

  2016年7月15日,《冬之旅》上海演出期间,蓝天野(后中)与秦怡(后右)、白桦(前)、万方合影。中新社发 万方 供图

  借着万方写的故事,蓝天野透露过自己的暮年心境。他说,关于忏悔、原谅和回忆的主题,也正是自己思考着的人生命题。虽然已经快90岁,但生活中很多事情就是放不下,那是人与人之间的伤害,以及之后的宽恕、谅解。

  《冬之旅》里,老金和老陈促膝相谈,烫平了纠缠半辈子的心结。不只是放下恩仇,而是穿越绝境,进入了生命的另一个境界。

  结尾,老金拄着拐杖,迎着舞台侧面的灯光,“再见,再见了”,他把老朋友留在身后,也把往事留在身后。蓝天野也走下去了,“再见,再见了”。(完)


文章来源:中新社
作者:倪伟  |  责任编辑:虞鹰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