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美国入侵伊拉克之罪二十年难消

华夏经纬网 > 新闻 > 国际观察      2023-03-21 13:38:30

新华社巴格达3月20日电(国际观察)美国入侵伊拉克之罪二十年难消

新华社记者凡帅帅 陈梦阳 董亚雷

2003年3月20日,美国以“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不顾国际社会广泛反对,纠集盟友悍然入侵伊拉克,不仅让伊拉克人陷入战火,更造成地区持续动荡,威胁中东和平稳定。如今20年过去,战争亲历者渐渐老去,但苦痛未消;美国为维系自身霸权发动战争的遗害,仍在持续。

战争谎言“发明家”

伊拉克战争前,美国政府信誓旦旦地宣称伊拉克萨达姆政府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然而,从20世纪90年代至2002年,联合国派出数百个核查小组和数千名专家对伊拉克进行核查,但这些核查小组没有一份报告断言伊拉克拥有此类武器。可这挡不住美国开战的欲望。2003年2月,时任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在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上拿出一小管白色粉末,宣称这是伊拉克正在研制化学武器的“证据”。一个多月后,美国及其盟友大举入侵伊拉克。

2003年3月25日,美军几十辆装甲车辆从科威特城驶向科威特与伊拉克边境。新华社记者 李晓果 摄

如今20年过去,美国在伊拉克纵使搜天索地也未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踪影。伊拉克政治分析人士纳杜姆·朱布里控诉,美国热衷于制造借口来干涉他国内政、煽动冲突。

“一切始于谎言。”伊拉克政治分析人士阿里·穆萨强调,美国还曾指控萨达姆政府和“基地”组织有直接联系,但五角大楼2008年发布报告证实,没有发现两者有直接关联。由此,美国入侵伊拉克的两大理由全被推翻。

战前的虚假指控只是其一,美国在战时还编造所谓“传奇女兵”杰西卡·林奇的故事,妄图用“正义对邪恶”的剧本来误导世界舆论。

在美军口中,林奇2003年3月在伊拉克南部纳西里耶遭遇伊军伏击,拼死抵抗至“打完最后一颗子弹”被俘,之后还遭强暴和虐待。后来在美国媒体镜头下,美特种部队深夜冒着爆炸声“攻入”林奇所在医院将她救走。由此,“美军不顾危险拯救被俘女兵”的故事被大肆宣传,关于林奇的电影短短7个月后就播出。

但谎言终究隐瞒不了真相。纳西里耶当地医院在林奇被美军接走不久后揭露,美军来医院当晚,那里根本没有伊军,爆炸声是美军故意制造的。林奇2007年在美国国会作证时也揭露美军撒谎,称她当时一枪未开,是伊拉克人在她受重伤后救了她。至此,美军导演的大戏被彻底戳穿。

朱布里说,美军当年占领伊拉克并没有想象中顺利,美国人设想的当地人“撒玫瑰花欢迎”的场面也没出现。随着平民伤亡人数陡增,美军饱受批评,因此才编造林奇事件来指控伊拉克政府的残暴,为发动战争辩护。

民主自由“毒苹果”

“美国的眼中没有人权和民主,只有胜者和败者,强者和弱者。”伊拉克战争期间被美军关押并遭受了无数非人待遇的伊拉克人莱斯·卡迈勒,举着当年的关押证明告诉新华社记者:“171656,这是我的囚犯号码,到死我都不会忘记。”

律师哈立德·拉西夫自嘲:“美军刚来时,我们还希望会有‘民主’‘发展’和‘现代技术’,但希望很快破灭。”拉西夫家住安巴尔省哈迪塞,他叔叔一家7口于2005年11月19日死于震惊世界的“哈迪塞屠杀”,当地24名手无寸铁的平民在这一事件中被美军杀害。

卡迈勒的痛苦和拉西夫的醒悟,是20年来伊拉克遭受美国战争之祸的缩影。

全球统计数据库资料显示,2003年至2021年,约20.9万伊拉克平民死于战争和暴力冲突,约920万伊拉克民众沦为难民或被迫离开故土。在巴格达以西的费卢杰地区,人们至今饱受癌症和新生儿畸形高发之苦,根源就是以美军为首的联军在伊拉克战争期间大量使用贫铀弹和白磷弹。

2004年9月18日,一名患白血病的伊拉克儿童躺在巴格达儿童医院。由于美军在战争中使用贫铀弹,伊拉克儿童先天性缺陷率及癌症发病率上升。新华社发(阿里摄)

“无论谁看到美国在伊拉克的行径,都会把脸背过去。”朱布里说,美国用几句“民主”“自由”“人权”的口号就把伊拉克人骗了。“但从美军占领的第一个月起,我们就发现这是个天大的谎言。”

穆萨指出,美国发动的战争将伊拉克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体系摧毁,其在伊拉克主导建立的所谓民主政治制度的特点就是“宗派和民族分立”,结果造成屡屡失控的党争和动荡,政府职能失灵,难以提供公共服务,导致民生凋敝。

伊拉克是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第二大产油国,但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却长期排名靠后,与邻国沙特阿拉伯、科威特相差近4倍。眼看邻国因油而富并相继开启经济转型,伊拉克人只觉得有心无力。

“找工作那么难,缺医少药,夏天老是停电……孩子们在乞讨。这就是民主自由的生活?”在巴格达市中心天堂广场附近开店的拉扎克·哈米德望着在车流中敲车窗乞讨的儿童说道。

地区动荡制造者

美国用战争手段强势摧毁伊拉克国家机器,打破当地政治秩序和社会稳定,为恐怖主义提供绝佳温床。伊拉克在过去20年里一直是受恐怖主义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在伊拉克坐大、一度撼动中东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无疑是伊拉克战争结出的恶果,至今都在威胁地区和平稳定。

2014年,“伊斯兰国”一度攻占伊拉克约三分之一土地,并在邻国叙利亚占据大片领土,给中东地区带来严重安全威胁。据美国“伊拉克战争期间平民死亡人数统计网站”统计,直到8年后的2022年,伊拉克还遭遇了353起恐袭,几乎平均每日一起。

2017年7月10日,伊拉克时任总理阿巴迪宣布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北部重镇摩苏尔的统治已被彻底推翻,这个城市于当天全面解放。经过“伊斯兰国”三年统治和大半年的攻城之战,摩苏尔解放时已破败不堪。图为宣布解放当天,当地平民从摩苏尔老城的建筑废墟旁走过。新华社发(哈利勒·达伍德摄)

据澳大利亚经济与和平研究所统计,在2022年,有18个国家发生“伊斯兰国”恐袭造成的死亡事件。“‘伊斯兰国’连续第8年成为全球最致命的恐怖组织……(该组织及其下属组织)单次袭击致死人数从2021年的2.5人增加到2022年的2.9人。”该研究所2023年版全球恐怖主义指数报告写道。

“美国曾污蔑萨达姆政府勾结‘基地’组织,但正是他们发动的战争给了‘伊斯兰国’机会。”穆萨表示,战后长期混乱以及民众对政府不满,为极端主义提供了天然土壤,助长“伊斯兰国”壮大,至今它的残余势力都无法清除。

作为美国“全球反恐战争”的一部分,美国在伊拉克越反越恐的事实无疑证明,滥用武力颠覆他国和强行嫁接“美式民主”的路子根本走不通,反而可能将家园被毁的民众推向极端组织。

实际上,美国对此并非心里没数。美国情报界在2007年发布的国家情报评估报告中就承认,伊拉克战争成了恐怖组织的“招募工具”。但是,从之后深度介入叙利亚和利比亚冲突可以看出,美国并未真正吸取教训。

“事实证明,美国是一个战争帝国,惯于以民主之类的借口发动战争,将他国变成暴力和冲突之源。这种做法至今没有本质改变。”朱布里表示。(参与记者:李芮)

文章来源:新华社
责任编辑:姚思寒
寰球热点
国际观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3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