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如何看待台海发展大势

华夏经纬网 > 评论 > 媒体链接      2021-02-09 18:19:41

    海峡两岸关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专家委员郑剑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2月号发表专文《“一国两制”台湾模式需要解决比港澳模式更为艰巨的任务》,作者认为:挑战两岸和平,挑战两岸稳定,挑战两岸交流,挑战两岸合作,挑战中华民族整体利益,是历史的逆流,必须予以集火痛击。我们要坚定信心、沉着应战,坚守红线、敌进我进,既不被美国政客的蛮横嚣张行径所“怒而兴兵”、民进党当局的魑魅魍魉伎俩所“愠而致战”;也不能让美国政客误以为可以步步进逼、“台独”误以为有隙可乘。要坚守国家核心利益的清晰边界,使各类对手的每一次挑战都付出相应代价。还是2004年“517声明”那句话:中国人民不怕鬼、不信邪。在中国人民面前,没有任何事情比捍卫自己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更为重要、更加神圣。文章内容如下:

  如何看待台海形势发展大势

  评判国家统一工程进度,要看大局、观大势、把大节。从整体战略态势看,势在谁手中谁就是历史的主宰者。以某一地方、某一时段、某一侧面的民意做指标,似乎支持统一的少了、赞成“台独”的多了,某些工作就失败了、和平统一就无望了、大战就不可避免了云云。这是形而上学看法。

  在美国结束特朗普执政迈入拜登时代之际,舆论多认为,未来中美战略竞争这个架构不会逆转、基辛格关于中美关系“回不去了”的预言依然有效。在这个大框架下,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是不是会继续乘势作乱,挟洋推进“台独”,实行“一绿遮天”政治恐怖统治?美国拜登政府对华政策与特朗普会有什么区别?以台遏华举措的力度、频度、广度会做何种调整?台湾部分民众被带节奏,“反共”“反中”成风,社会绿化向深层次发展的态势是否会有所变化?某些在野党一时找不着北,尾巴主义盛行,或模糊立场,或随波逐流,或逢迎图存,或缴械投降的思维会不会有所醒悟?前些时期那些真正有识之士、理性势力,或隐忍不发,或不敢发声,或仿徨迷茫的态度会有所改变?“台海必有一战”这样的舆论会持续高涨还是有所回落?这些问题都值得关注。

  对于纷繁复杂的形势,如果纠缠于眼花缭乱的细节、瞬息万变的表象,结论可能极具争议。借用克劳塞维茨的理论,这似乎是“形势的迷雾”所致。分析复杂形势,一个重要方法就是回归事务的基本面,化繁为简:看矛盾各方的基本需求是什么、手中掌握的筹码有多少、环境条件的约束边界在哪里、历史大势的指向朝何方?这就是“奥卡姆剃刀”告诉我们的道理。下面,我们就用“奥卡姆”这把简单而实用的剃刀,简要分析台海形势的大框架,让某些势力看看如来佛的手心。

  一、民进党当局跳不出中美战略博弈框架体系

  该框架乍看起来似乎对正在“执政”的民进党当局有利,实则不然,这是双刃剑。民进党可在中美博弈中牟利,但它牟不了势,改变不了台湾和民进党都是美国人手中的牌和棋子这样一种命运。所谓牌和棋子,就是用来妥协、交易、再平衡的牺牲品。中美战略博弈,美打“台湾牌”核心意图是什么?是美国政客所言“保卫台湾民主”,还是“支持台湾建国”?蓬佩奥曾经公开说过,他们撒谎、他们欺骗、他们偷窃,他们还有完整的培训课程。如美国果真无条件支持台所谓“民主”,就不应该在世界其它战略要地支持“落后政权”。美国的意图是让台湾“独立建国”吗?我们要警惕,但也要看到至少目前未必是其优选项。因为支持“台独建国”就是支持中美决裂、中美大战,不符合美战略利益,这是当下美智库主流看法之一。支持“台独”等同支持台海大战,届时台不但“独”不了,还会招致“灭顶之灾”。台湾“独立”必然导致两岸统一,中台办原主任张志军讲的“‘台独’之路走到尽头就是统一”,就是这个道理。

  从美国利益最大化角度看,台湾问题长期化、国际化、调控化始终是其优选项。在美国看来,“台湾牌”历来是其遏制中国最便捷的一张牌,效果直接、立竿见影、可进可退;操作空间大,从引发战争到激起两岸政治、经济、社会、军事冲突与危机,涵盖战略战术层面,有望达到战略影响、战术牵制、技术调动之功效.美几乎每次对华发起重大战略性、阶段性挑战,都要打“台湾牌”;倾向分离的政治势力执政,这张牌更好打,这是1959年美国会《美国对亚洲的外交政策》,即俗称“康伦报告”的重要意涵之一,也是上世纪40年代末马歇尔、艾奇逊为首的美国务院面对中国国民党政权势必被中国共产党推翻的挑战,策划处置台湾问题的核心理念之一。

  那么时下美“打台湾牌”的核心意图到底为何?我认为是牵制消耗中国大陆。牵制消耗中国大陆的精力,牵制消耗中国大陆的资源,牵制消耗中国大陆的国际形象。美保守派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前副国家安全顾问纳迪亚·沙德罗(Nadia Schadlow)在2020年第9/10期《外交事务》杂志刊文《美国错觉的终结》的观点,代表当前美保守派一个非常流行的看法:就是要靠军事力量为基础的地缘战略竞争,而不是国际组织,来维护世界秩序。依靠国际组织大体是一种维护和平合作的世界秩序,地缘战略竞争则是挑拨利用矛盾以牵制消耗对手的世界秩序。在这样一种战略思维下,台湾的牵制消耗作用便凸显了。

  但是,中华民族复兴势不可挡,美国在牵制消耗中国大陆的同时,也在牵制消耗自身。当双方耗到再平衡临界点的那一天,美要么出于妥协而压台,要么出于示好而弃台,要么出于疯狂而爆台。台湾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不是美国的核心利益。有个实证可以佐证台湾在美国的斤两。民进党大肆宣扬美台“断交”以来美最高层级内管官员、副国务卿克拉奇9月17日访台3天并进行政治性质的“台美经济与商业对话”,美方也有所认可。但到访之日,克拉奇转趋异常低调,乘商务包机而非行政专机;取消“台美经济与商业对话”;行程高度保密、公开定位改为吊唁李登辉,此举意味着民进党当局被美国人出卖或者羞辱了一次。其原因众说纷纭,我看很多所谓“原因”是台有关方面自找台阶下而已,根本原因是大陆与台湾的分量对比差距使然。西方现实主义理论大师汉斯·摩根索(Hans J.Morgenthau)讲过:“普遍的道德原则在抽象的普遍形式下是无法适用于国家行为的,道德原则必须经过具体时间和地点的环境的过滤①。”8月28日,台湾海基会原副董事长兼秘书长邱进益先生一针见血指出,民进党当局对美亦步亦趋、媚美“反中”,递“投名状”,美国则将台湾绑成“人肉炸弹”。

  台湾民众对美国人的意图似乎也多持清醒态度。8月中旬有份民调,当被问到“请问您认为美国支持台湾,最主要原因是什么?”,61.5%认为是“反制中国大陆”,14.3%认为是“保护台湾人民”。以政党属性交叉分析发现,即便泛绿选民,也有67.2%认为美挺台是为“反制中国大陆”,仅15.8%认为是“保护台湾”。

  另方面看,经济社会规律也不允许蔡英文当局肆意“脱陆入美”,换言之,民进党摆脱不了大陆因素这个约束条件。只要两岸之间保持和平,就不可能走到经济“脱钩”的地步,况且和平发展恰恰又是台湾主流民意。我不知道拜登政府如何处理特朗普的“脱钩”政策,但据约瑟夫·奈(Joseph S.Nye)测算,中美供应链完全分割大概需要5到10万亿美元。不知道美国人民是否愿意出这笔钱,反正中国人不出。现实是,大陆是台湾可资逐利、综合条件最佳的对外经贸合作区域,其他国家和地区难以比肩。只要台湾政治上、军事上有求于美国,就不应该幻想美国会与其进行公平市场竞争。大陆可以向台湾让利,美国不会,美国特朗普政府对台是“美国优先”、“经济附庸”,美国不会在以实体经济回流政策为牵引推进对华经济“脱钩”过程中,分台湾一杯羹。

  现实情况是,2020年以来,在政治激发、疫情助推的如此巨大的“脱钩”力下,两岸经贸竟逆势上扬。仅看台湾当局单方面公布的统计数据:1至8月,台湾对大陆(含港,下同)出口938.8亿美元,同比增长12%;台湾从大陆进口407.8亿美元,同比增幅9.1%。8月,台湾对大陆出口占比高达46.4%,创历史新高。由此可见,台湾各阶层没有一致对14亿人口市场、完善的生产链熟视无睹。

  中美战略博弈态势决定台湾当局运作空间,时下这个态势貌似令人眼花缭乱,怎么才能看清大势?怎么就知道中国大陆势不可挡?这是一个大题目,可以长篇大论,今天换一个简明角度分析。我想起了辽沈战役消灭廖耀湘兵团的黑山阻击战,当时也是东野和廖耀湘兵团搅在一起、态势令人眼花缭乱,参谋都无法标图了。但最后谁胜利了?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勠力同心者胜。东野每支部队、每个战士都知道,哪里有枪响就往哪里冲,廖耀湘兵团的官兵则是哪里枪响就背向哪里散。目前,美国正处于独立建国237年来新一轮社会撕裂过程中,而中国则恰恰处于改革开放以来新一轮社会弥合过程中。这一点就极有分量地预告中美世纪大博弈的结局了。抗战期间,实地比较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的美国“迪克西使团”(“迪克西”是美国南部各州及人民,北部是杨基)观察员约翰·佩顿·戴维斯(John Patone Davis)曾评价说,中国共产党人是“中国最坚忍不拔、最有组织性和纪律性的群体”。这个评价今天依然适用,美国分化也没有用。近日有美国学者指出,美国赢得冷战靠的是军事和文化,苏联经济崩溃是其自身发展模式所致;对华冷战将完全不同,美国连怎么打都不知道,更不用说怎么赢。中国崛起符合世界和平发展利益,符合人类文明进步方向,只是不符合美国独霸世界野心,也正因为这一点不符合,笔者更有信心,中国回归于历史大多数时间在世界上的领先地位,是必然的。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在牵制消耗中国大陆的同时,更在牵制消耗着台湾的利益、财富和前途。跨过历史临界点后,台湾挟洋自重的政客们就会发现,除了“汉奸”、“分裂中国罪人”这样可悲的历史定位以外,他们什么都剩不下。

  二、民进党当局摆脱不了力量对比不断弱化的线性进程

  历来形势比人强。物质条件支撑力和社会组织动员力推动大势转化,是谓“力量对比”。当前,两岸力量对比越来越悬殊地向大陆一方倾斜,台湾当局能打的“牌”越来越少,“民主牌”是软饭,不是硬实力。仅就台湾某些人自以为有些优势的教育、科技、高端制造业情况作对比:权威的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2021年度排行榜二百强高校中,中国大陆7所,香港地区5所,台湾地区仅1所。2020年度nature指数排行,中国大陆名列世界第2,在榜单中提升最快,进逼美国,台湾第21,持续下滑,量的差距更惨不忍睹。中国大陆高端制造产业整体占优、空白不多,台湾空白比比皆是,仅个别如芯片制造、封测和数控机床等占优,但处于被快速赶超路上,笔者曾就芯片问题专门请教华为高层,答案令人兴奋;就社会动员而言,全球公认,这次抗疫再次显示出中国大陆的社会治理能力和实力无与伦比。

  时下,“台独”分裂势力寄希望于藉助美国力量平衡与大陆的力量差距,但这是一种透支、自杀的行为;透支着台湾人民的实际利益、资本势力的商业利润、国际社会的活动空间,不可持续。民进党当局大肆购买美武器装备、忤逆民意开放莱克多巴胺美猪美牛,就是透支的最新例证,美国要榨尽你最后一滴血。远交近攻是大国策,不是弱实体能玩的。燕国傍秦伐赵、南宋联元攻金,外国如波兰数次亡国、格鲁吉亚头破血流,殷鉴比比皆是。

  三、民进党当局无法挣脱反对力量制衡这个结构制约

  或许有人质疑,台湾不是已经全面绿化、民进党“一党独大”了吗?台湾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7月的民调显示,27.7%台湾民众支持“独立”,“急统”支持率仅0.7%;67%只认同“台湾人身份”,40岁以下年轻人尤甚;偏好国民党的仅15.8%,偏好民进党的为36.8%,偏好相对中性民众党的为5.5%,更激进的时代力量偏好率达3.3%,而新党支持率微乎其微。但这是暂时现象,民进党不可能江山永固、为所欲为,这是台湾的政治体制、历史遗留、社会积淀、利益格局及外部影响诸因素综合成就的结构性约束所致。

  台湾采取西方政治体制,脱离不了“左右之争定大局,中间派偶尔掌权但较难长久”这个基本规律。资本主义制度建立在剥削基础之上,通过层层盘剥、物质激励,实现高效率、快发展;藉助释放利益、节制资本,维持社会稳定、平衡民众怨气。故所谓“倾向上层”的右派政党与“倾向中下层”的左派政党轮流坐庄,是其经济发展与社会平衡矛盾运动的重要体现,台湾亦然。民进党与主要反对党所谓左右之争,是政治制度的结构性需求。民进党的对立面——蓝营、部分中间势力,他们很多人希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能够享受大陆改革开放红利;反对或不支持“台湾独立”,能够从两岸必然统一的现实主义逻辑思考台湾前途命运问题。即便备受争议的中国国民党9月6日全代会通过的两岸关系论述,也提出反对“台湾独立”,没有彻底放弃“九二共识”。更何况民进党最醒目的旗号建立在“台独”这个幻觉基础之上,总有一天会被全体台湾民众所抛弃。

  四、台湾军队无力改变逢解放军必败这个必然结果

  8月17日,有一则来自台湾的报道,台空军司令部严令执行应对大陆军机任务飞行员,不得先敌开火,否则法办。后来消息表明,这个报道不假。“不挑衅、不怯敌”“不畏惧、不回避、不示弱”,是台军政当局和高层常态化表态,是长期政策、不得已而为之。台湾是一块死地,置于死地而后生是有条件的,就是信念、勇气、士气、兵力和后方。两岸交战,台湾地区军队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台军历来是解放军手下败军,官兵普遍怕打惧战;成员思想观念多元,缺乏统一意志;数量质量全面劣势,未来持续加深;台岛、外岛、离岛全纵深处于解放军密集打击可及范围,没有一寸可靠后方;社会高度撕裂,难以同仇敌忾(近期民调显示,近半台湾民众不愿上战场);外援变数极大,友不靠谱、远隔重洋、缓不济急、备受牵制。历史上,台军及其前身在与解放军作战中,其外援强势从来也没能挽救其政治上的倒行劣势、道义上的悖理劣势、军事上的惧战劣势、社会上的离心劣势。只有民进党极端政客在宣扬“扫把对抗解放军论”、靠发表极端言论吸粉挣钱的“馆长”之流声称“大陆有种打过来”,岛内理性人士则不无忧心地告诫“首战即终战”、“美国不会来”。

  战时美军会不会驰援?本人这里不便下结论,谈点现象。众所周知,这段时间美一些势力在鼓噪将这个问题以法律形式清晰化,就是声明美“必救”,以慑止中国大陆逢“独”所必攻,其逻辑出发点是自信解放军不敢与美军打仗。但另一派则认为,对台军事介入政策透明化是一种盲动、短视行为。9月4日,美在台协会前理事主席卜睿哲指出:美国政府说什么是重要的,但美国所做的和能够做的更重要。“如果我们说我们将在任何情况下保护台湾不受攻击,但没有足够的军事能力来履行这一誓言,那么这种宣示的政策将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中国的意图呢?”8月18日,美前助理国防部长邓志强(Abraham Denmark)被问及“如果到了北京对台采取军事行动的最后关头,美国支持台湾会延伸到什么程度?”,答道:美国虽然有法律要求美国自己维持防卫台湾的能力并提供台湾自卫能力,但美国并没有前去防卫台湾的法定承诺,唯一可决定是否为台湾而与中国大陆开战的是美国总统②。美国内部这种争论或许说明,在这个问题上,美国决策者可能还举棋不定。当然,军队不会不备,任何一方亦如此。11月中旬,特朗普正式宣布,要把世界各个战地的美军撤回来。

  料敌从宽看,将来不排除台军有机会偷叮一口,但是下一步怎么办?怎么收场?只有灭亡一条路,所以它不敢叮解放军半口。解放军有绝对的意志、绝对的把握,干净利落消灭一切“台独”。台湾能不能打下来始终就是个伪命题。对解放军而言,从来没有能否打下来的问题,只有代价问题。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唯一一支曾与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军队作战并从未失败的军队。

  或许有点欣慰的是,目前台湾地区这支军队依然公开反对“台独”,包括其高层在民意机构依然这样表态。进一步看,笔者也期望未来两岸军队还能重演携手并肩、共御外侮的历史。只要对岸军队始终坚决反对“台独”、不为“台独”而战,就有希望。

  五、“台独”分裂势力无从抗拒中国必然统一这个历史宿命

  统一始终是中国历史的主流,“台独”分裂势力、国际干预势力主导不了中国历史进程。中国必然统一,中国正在走向统一,两岸分离不过是中国漫长历史一段插曲而已。评判国家统一工程进度,要看大局、观大势、把大节。从整体战略态势看,势在谁手中谁就是历史的主宰者。以某一方面、某一时段、某一侧面的民意做指标,似乎支持统一的少了、赞成“台独”的多了,某些工作就失败了、和平统一就无望了、大战就不可避免了云云。这是形而上学看法。

  何为势?势是以综合实力为后盾,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社会乃至网络空间等诸因素交互作用而形成的攻守进退状态及其趋向。当势发展到某种程度,就会断然下定决心,任何民意都会如流水一般追随而来。判断两岸统一是越来越近了还是越来越远了,不是看几个民调指标,而是看势。一枪不发是和平统一,没有大打出手也是和平统一,万箭待发同样是和平统一,某些非和平手段运用也未必不符合和平统一逻辑范畴。当国家战略能力达到一定程度,使得实现统一的代价在国家综合实力中占比达到临界点,就是终局佳机。当然,如果其间分裂势力铤而走险,大陆将不惜代价维护核心利益。对此,民进党不少人是心知肚明的,所以始终不敢掀底牌,而是寄希望于“温水煮青蛙”,耍小聪明、希望拖延时间以待变局。但是,“急独”固然导致急统、极度“挟洋自重”会招致毫不留情痛击,而拖以待变、时间换空间也是有限度的,当“渐进式台独”的累积效应达到临界点,大陆必会断然出手。台北论坛秘书长华正豪8月16日在联合报撰文《台湾战略角色的转变:由守而攻》指出,如果民进党再玩下去就会把台湾玩成下一个某地(战乱衰败之地)。

       挑战两岸和平,挑战两岸稳定,挑战两岸交流,挑战两岸合作,挑战中华民族整体利益,是历史的逆流,必须予以集火痛击。我们要坚定信心、沉着应战,坚守红线、敌进我进,既不被美国政客的蛮横嚣张行径所“怒而兴兵”、民进党当局的魑魅魍魉伎俩所“愠而致战”;也不能让美国政客误以为可以步步进逼、“台独”误以为有隙可乘。要坚守国家核心利益的清晰边界,使各类对手的每一次挑战都付出相应代价。还是2004年“517声明”那句话:中国人民不怕鬼、不信邪。在中国人民面前,没有任何事情比捍卫自己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更为重要、更加神圣。

       注释:

  ①汉斯·摩根索《国家间政治:权力斗争与和平》第七版P 36 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11月版。

     ②《美前高官:没有法定承诺防卫台湾》中国评论网2020年8月19日今日头条。 

 

来源:中评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