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美台军事高层交流挑战中国大陆主权底线

华夏经纬网 > 评论 > 台岛夜话      2021-11-22 16:46:12

微信截图_20200923165059


  作者 萧衡钟 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大学、中国文化大学博士

  中美元首视频会晤才刚落幕,台美年度例行的“国防检讨会谈”也于美东时间16日与17日登场,台湾地区由防务部门“军政副部长”柏鸿辉代表亲赴美国与会,同行者还包括了“国安会”副秘书长徐斯俭、外事部门“政务次长”曾厚仁等人,双方在中美元首视频会晤后讨论了什么让人关注。

  对于美台年度“国防检讨会谈”的讨论

  台防务部门副手王信龙表示,这次的会议主要讨论双方军事安全合作,至于美国众议院建议,美国国防部邀请台湾参加2022年环太平洋军演一事,王信龙则表示明年军演日期还未定,目前也还没收到美国方面的邀请通知。

  很显然地,民进党当局试图想通过参与环太军演来提升所谓的“国际空间”与能见度,但实质效用能有多少则让人存疑,是否只是“为了参加而参加”,况且,就算现在美国应允了,但届时是否真能成行仍是未知之数。

  由美军所主导的环太军演每两年举行一次,上一次是在去年八月时举行,当时美国参议院曾建议邀请台湾地区参与环太军演,并允两艘美军医疗舰停泊台湾港口,不过最后台湾仍未获邀请。

  在去年九月,美国众议院通过了《2022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再次建议邀请台湾参加,对此,王信龙表示,台防务部门将会以循序渐进方式继续积极沟通,争取以观察员身分参与观摩联合计划的执行,以及人道救援等重点科目。

  现有的美台例行性军事高层交流

  美台之间的军事互动关系会随着中美关系演变或美国对台政策而修正,在1996年的台海危机后,美台之间沉寂已久的军事交流模式才有了改变。就双方军事互动而言,并不见得会低于美国与其他国家及地区的军事交流,除了军售硬件外,亦可就由官方与军事高层的对话机制与系统来做整合。

  1997年在台防务部门“前参谋总长”罗本立访问美国期间,由当时美国副助理国防部长坎贝尔(Kurt Campbell)的倡议下,美台开始举行定期的军事高层会谈,台湾地区的与会人员有防务部门、“国安会”、“军事情报局”、政党代表等高阶官员及台防务部门人员

  包括由美国国防部主办的“蒙特瑞会谈”(Monterey Talks)、“国防检讨会谈”(Defense Review Talk, DRT)、“安全合作会谈”(Security Cooperation Talks)及“美台商会”(U.S.-Taiwan Business Council)主办的“美台国防工业会议”(U.S.-Taiwan Defense Industry Conference)等四项会谈。

  上述三个官方对话机制有层级的区隔,区分为战略、国防与战术等三层架构。其中,“蒙特瑞会谈”易受政局影响而未能发挥作用,“国防检讨会谈”及“安全合作会谈”则由美国国防部主导,讨论重大军售、作战战备、双方军事交流等议题,较符合美台军事合作议题。

  “美台国防工业会议”则是讨论军售执行、“国防现代化”与双方军事工业合作相关事宜,对促进美台军事合作及默契,还有推动美国对台军售等方面有很大的帮助。

  美台军事高层交流与对台军售及美国“制中”战略的关联

  基本上,只要美国持续对台湾保持军售,那两边的军事人员在商谈销售条件、训练及支持等问题上,仍有相当程度交流互访的机会,例如小布什时期除了继续对台湾进行“硬件”军售外,双方亦延续克林顿时期的“软件计划”(Software Programs)合作。

  到了2010年1月,奥巴马政府批准台湾提出的“博胜案”后,此项计划美国将为台湾提供陆海空更多的作战平台,透过科技合作,除让台湾具备自我防卫能力外,更将台湾纳入亚太防御范围,促进军事合作及情报交流。

  但台湾由于蓝绿轮流主政,所造成的两岸政策起伏也让美国政府对台政策有所保留,即便马英九曾自豪是历届台湾领导人中,向美国购买军备最多的,但还是碍于其“亲中”的印象,让美国不敢出售最先进的武器给台湾,这情况到了特朗普执政时期有了改变,多次出售具有攻击性质的武器给台湾。

  在中美战略对峙的背景下,2017年12月18日美国白宫公布特朗普政府的 “国家安全战略”说明美国战略目标在“美国第一”(American First),在最后一章(对区域的策略)中,对于两岸部分特别提到美国将遵照“一个中国”政策及《台湾关系法》做出承诺,提供台湾服务部门需要及吓阻的力量。

  此外,过去的“美台国防工业会议”多半由台防务部门的“副部长”参加,但2018年的“美台国防工业会议”则邀请了台防务部门首长参加,双方从战略安全构想的意见交换,扩大到台海应变计划的讨论,以及关于武器自建的技术转移需求、“敌我识别”、台海安全走廊与实时预警情报等。

  而前美国国防政策顾问白邦瑞 (Michael Pillsbury)也认为,高层会谈是美台双方军事合作的第一步,可以接续协助台湾设立战略规划的办公室,故“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中便明确指出,法案于生效后一年内,美国国防部长应与国务卿咨商,向国会相关委员会提出总体评估报告,报告包括美国的评估、建议与计划。

  至于现任的拜登政府,为了响应中国在地缘政治经济扩溢下的崛起,也是拉拢台湾“倚美抗中”,在今年三月的“临时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拜登政府也明确表态对持台湾的支持,认为台湾是美国关键的经济与安全伙伴,并强调这是符合美国对台湾的长期承诺。

  观察美国在2017至2022年度的“国防授权法案”中涉及台湾与中国大陆的附加条款,可以理解美国手段升级的变化,总体而言是以军事战略为核心的 “制中”与“强台”政策。

  在落实方式上,经由高阶人员交流、军演观察员的派遣,升级扩大对台湾的总体军事建设协助、网络通讯安全、文化医疗合作、生产链合作等多层面的联系运行,达到提升台湾防卫力、增进美台防卫合作、全政府战略吓阻中国大陆以武力统一台湾的目标。因此,从美国这几年的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关于中国大陆与台湾的内容来看,显示美国过去以中美三公报为核心的两岸政策,已经位移到以《台湾关系法》为核心的思维转变,不可避免的也将同时碰触到中国大陆的主权问题。

    华夏经纬网专稿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责任编辑:黄杨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