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台岛夜话】美国最大的危机是内战

华夏经纬网 > 评论 > 台岛夜话      2022-01-19 16:52:26

106123921副本副本副本


    作者 汤绍成 台湾政治大学兼任教授

    近几年来,尤其自2016年特朗普总统上任以来,美国乱象丛生,各种势力尖锐对立,因而有关可能爆发第二次内战的讨论,已正式进入美国产官学界主流。故有不少学者提出警告,当前美国已濒临内战边缘,若领导人处理不当,发生内战的可能性大增,极为值得重视。

  在2022年1月6日,也就是美国国会大厦暴动一周年纪念日,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政治学教授沃尔特(Barbara F. Walter )出版新书《内战如何开始》(How Civil Wars Start),探讨国家转向暴力的可能性,以及在美国生活中日益增长的内战因素。

  沃尔特是国际安全和各国内战研究领域的权威,同时任职该校“全球纷争与合作研究中心”(Institute on Global Conflict and Cooperation, IGCC),她还获得了众多赠款和奖学金,包括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与纽约卡内基公司。她长期替美国特务机关中央情报局(CIA)做研究,参与“政治不稳定特别小组”(PITF),专门关注世界各地何时可爆发政治冲突。但因有法律禁止该工作组考察美国本身的情势,导致美国人自己对迅速出现的风险视而不见。但她认为美国内部恐怖主义的升高,例如2018 年匹兹堡犹太教堂枪击事件,和美国枪支暴力的高发率,尤其是一年前的国会暴动,可能是即将爆发第二次内战的指标。

  作者认为,在2017年加入PITF时,已经确定了两个最能预测世界各地可能爆发政治不稳定和内战的因素。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最容易发生内战的国家,是那些从政治光谱的一端迅速过渡到另一端的国家,比如2003年的伊拉克,当时美国侵入,推翻了萨达姆侯赛因政权,并希望建立一个民主国家,但伊拉克没多久就陷入内战,以及2014年爆发革命的乌克兰。第二,这些国家是否出现了民族主义者,他们围绕种族或宗教来动员民众最容易发生内战。

  因而作者警告,这两个因素在美国正以惊人的速度在发展。在2021年1月的国会暴动之后,美国的民主开始降级,甚至被视为无政府国家,并在处于政治不稳定和暴力风险增加的中间地带。此外,当前美国黑人、拉丁裔和亚裔美国人更有可能投票给民主党,而大约 60% 的白人选民投票给共和党,这与以往对半分的情况不同,如今90%的共和党人是白人。2020年美国的选举,对许多白人来说都是毁灭性的,而共和党人玩弄种族认同的效果日增。上次共和党的投票率极高,增加了数百万选民,但他们仍然败选,而这种结果将可能再次发生,因为选民人数对他们不利,因而导致负能量的积累。

  还有,在特朗普首次被弹劾审判,再加上新冠疫情大流行的经济和政治影响,还有黑人弗洛伊德( George Floyd)被白人警察跪呛而死所引发的社会动荡,以及特朗普的第二次弹劾审判并被判无罪而得以再次参选总统等,都是引发暴乱的重大事件,而抗议的失败也极其危险。如果人们提出抗议,则表明仍然有人相信整个体制可以正常运作。在多次的抗议活动中,极右翼团体聚集在一起叫嚣,不但没有产生任何影响,还使得许多参与者被逮捕或社交媒体平台被取消,导致希望破灭,因在体制内行不通而走向体制外。

  尤其在2021年初的国会大厦袭击事件之后,越来越多的美国菁英人士都断言,美国正陷入政治左右两翼之间的冷战。那些预见未来会发生内战的人士,将公民高度两极的分化,视为内战的前奏。但有些人反对此立论,并称此乃一种非暴力的文化战争,主因缺乏对立的常备军,以及政治分歧双方都以非暴力占多数云云。

  可是一些民意调查却发现,全美三分之一到一半的地区居民,预计在未来几年内会发生内战,尤其是在共和党或保守派的农村中。从文化、道德和宗教价值观的冲突,到从种族对立、枪支泛滥、堕胎问题和宗教自由等,都是冲突的根源。而且当前冲突的表现方式多元,除局部性的矛盾可能导致星火燎原之外,讯息与网络的攻击更是难以防范。回顾林肯于 1860 年当选总统时,当时美国南方奴隶制的捍卫者,不承认该次选举的合法性而引发南北战争,并在后来出现了白人至上以及残害黑人的恐怖组织,其影响至今难消。

  因而一些史学家把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的加州分离运动,以及特朗普批准对非暴力抗议者使用催泪瓦斯而形成的镇压,再加上有争议的2020 年美国总统大选相对比,确实发现与林肯时期的雷同之处。同时还有新冠疫情大流行,和随后的社会与经济影响,以及封城政策被认为是政府的过度干预,再加上极右派组织的孳生,比如骄傲男孩(Proud Boys),其意识形态包括:反共、反女权、反移民、反 LGBT、权利以及反犹太主义,主张白人种族灭绝说,其元凶就是犹太人。

   更激进的组织是“匿名者Q”(QAnon),他们主张一种极右翼阴谋论,认为美国政府内部存在一个反对特朗普总统的深层政府,其实这也言之成理,因为特朗普确实被许多政学界人物视为异类。该理论最早于2017年10月出自一个社群平台讨论版中的一个署名为Q的匿名用户,“Q”这个名字出自美国机密许可中的最高级别“Q级许可”。   

     此外,美国塔夫茨大学弗莱彻学院国际政治学教授兼战略研究中心主任托夫特 (Monica Duffy Toft),其研究领域包括国际安全、种族和宗教暴力、内战和人口统计学。2008 年,由于她对宗教和暴力的研究,纽约卡内基基金会任命她为卡内基学者,2012 年,她被任命为富布赖特学者,最近担任普林斯顿大学的世界政治研究员。   

    托夫特认为,世界所有内战至少有三个共同点:首先,大多数内战都发生在先前的冲突之后,通常是先前的内战,或是对过去内战的严重扭曲和政治化的记忆,而新的交战方和争议,都不需要与以前相同。大多数情况下,有魅力的领导者会散布他们意识形态与政治野心,甚至是简单片面的历史经验,去连结过去的荣耀或屈辱。   

     其次,民族认同沿着关键轴分裂,例如种族、信条或阶级。每个国家都存在断层线和裂缝,而想重新分配财富或权力的国内外有心人士,更会利用一些较深的裂缝。例如,前苏联以及现在的俄罗斯,通过加深美国现有的裂痕,成功地将大量资源用于削弱美国及其盟国的民主运行。  

    更重要的是第三个元素: 从部落主义到宗派主义的转变。在部落主义中,人们开始严重怀疑,国内的其他群体是否在追求更广泛的社会利益。然而在宗派环境中,经济、社会和政治精英以及代表他们的人开始相信,任何不同意他们的人都是邪恶的,并正在积极地破坏社会。公敌排挤了忠诚的反对派,那些属于不同部落的人被认为是最不忠诚的,此乃与某些宗教对待叛教者和非信徒的方式有雷同,比如对特朗普的忠诚与否。易言之,这也就是两极分化已上升到信仰层次而无法调和,而这三个因素都已在美国显现。   

     更值得注意的是,华尔街的金融投资者也对内战进行了一些讨论。2021 年,亿万富翁对冲基金经理达利欧(Ray Dalio)预测,美国在未来 5 到 10 年内发生内战的可能性为 30%,理由是金融状况不佳和冲突激烈,州和联邦两级政府崩溃的危险升高,从而造成不同方式的暴力冲突。尤其美国的通货膨胀率已飙升至 30 多年来的最高水平,美国债务和收入差距急遽上升,以及美国影响力的减弱,使美国不仅面临经济困难,而且面临战争的风险。具体来说,他指出不断增长的债务和接近于零的利率导致大量印钞,导致贫富差距扩大,再加上中国实力的增强与其在世界舞台上挑战美国霸权的能力,美国看起来尤其脆弱。   

    依照美国重要媒体福布斯估计,达里奥的净资产约为200亿美元,全球第88位富豪,他以在1987年股市崩盘期间赚钱,并正确预测2008年金融危机而闻名。达里奥引用了几项研究表明,近年来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之间的情感分歧越来越大。一项调查发现,15% 的共和党人和 20% 的民主党人认为,如果大多数反对党死去,这个国家会变得更好。   

    达利欧既重视历史也重视科学,他对当前经济健康威胁的评估来自多年对大帝国兴衰的研究。美国并不是第一个在世界舞台上面临影响力下降,以及债务水平上升和收入不平等的国家,这三件事上一次发生是在 1930 年到 1945 年期间,当它们一起发生时,就表示情况严重。   

    更有学者担心,2022 年的期中选举或2024 年的总统选举,特别是如果特朗普或类似候选人,再度对选举结果提出异议之际,将可能成为内战的导火线。而特朗普的“舞弊”说,还推动了共和党议员谋求限制倾向民主党人群投票权的行动,并使推翻选举结果变得更容易。   

    小结   

    综上所述,这些都是美国各界菁英人士所提出的警告,也已开始引起欧洲国家的重视,而这也可能是拜登以民主峰会来加以粉饰的原因之一。尤其拜登的领导能力趋弱,当前的民意支持度已创新低,甚至比特朗普执政一年后的支持度还低,更强化了美国菁英人士的忧心,确实值得关注。



责任编辑:黄杨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