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美国以竞争为名暗度陈仓挺台

华夏经纬网 > 评论 > 台岛夜话      2022-01-28 10:43:17

106123921副本副本副本


  作者 萧衡钟 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大学、中国文化大学博士

  在美国联邦参议院去年6月通过了耗资2千5百亿美元、只在全面抗衡中国崛起的跨党派《美国创新与竞争法》(US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 Act)后,联邦众议院也在今年1月25日推出了以加强美国竞争力、并与中国大陆进行抗衡的一揽子法案文本,其中有夹带了不少“挺台”内容,显示美国政界再度以“竞争”为名,暗度陈仓来帮台湾行“抗中、保台/独台”之实。

  《2022年美国竞争法》及其涉台内容

  这项法案全称为《2022年美国创造制造业机会和技术卓越与经济实力法》(America Creating Opportunities for Manufacturing, Pre-Eminence in Technology and Economic Strength Act of 2022),按照英文字母缩写,简称为《2022年美国竞争法》(America COMPETES Act of 2022) 。

  该法案文本长达近3千页,综合了多项以前的议案,包括由众议院外委会主席、民主党人米克斯(Gregory W. Meeks)所推出、简称为《鹰法》(EAGLE Act)的《确保美国全球领导力与接触法》(Ensuring American Global Leadership and Engagement Act),以及众议院外委会资深共和党成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推出的《美国芯片法》。

  联邦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将这个的法案称作是一项“大胆的、以结果为导向”立法,称该法案“将加强美国的国家和经济安全和家庭的财务安全,并提高我们(指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也法案文本公开后发表声明,称该法案将使美国在今后几十年的时间里,在与中国大陆和其他国家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他还表示,通过国会两党迄今为止在这方面的共同努力、并达成要尽快将这个法案提交给他签字的共识感到鼓舞,因为“美国有机会向世人表明,21世纪将是美国的世纪”。

  根据该法案,美国将通过经济发展、外交、人权和同盟关系确保美国在全球的竞争力和领导地位。但其实说穿了,其目的不外乎就是想要继续维持美国的霸权跟全球话语权、巩固那套由美国所主导建立起来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且这套“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必须是对美国有利、只能由美国来领导的,丝毫没有所谓“全球治理”与“多中心治理”的概念

  而既然提到了“经济发展、外交、人权和同盟关系”等方面,那自然就有涉及台湾的内容了,也 “不枉费”台湾如此地 “亲美抗中”。涵盖范围广泛的《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中有多项有关台湾的条款,包括强化美国与台湾的伙伴关系、并包含了去年由两党众议员所推出的《台湾和平与稳定法案》和《台湾国际团结法案》等内容。

  美国强化与台湾伙伴关系的军事合作早已其来有自

  过去,虽然台湾期望能够在国际、经贸、军事等方面获得美国的支持,但几乎无法获得美国正面的响应,美台双方仅依赖“台湾关系法”维系双方间所有的交流。但如今,美国华府与国会在应对中国大陆的政策与战略方面已有明确共识,将中国大陆视为美中“战略竞争”状态下的威胁与对手,如今的中美关系已进入了“冷和平”甚或“准冷战”的情况。

  在为应印太战略、中美贸易战、美国府会共识等诸般因素的影响下,让美台关系得到空前进展,美国对于当前美台关系的基本路线已定位在“联台制中”的方向上无疑,包括从特朗普政府到拜登政府通过的“台湾旅行法”、“亚洲再保证倡议法案”以及各财政年度的“国防授权法”,当中所提及有关台湾的内容,都是严重挑战中国大陆“一中原则”及“一中框架”的举动。

  最明显的变化之一,应该就是美国派出代表团与顾问团,让美军第一线实务人员可与台湾防务部门的第一线操作人员进行对话,以避开政策限制和武器操作偏见,更可以在获取与台湾有关的防务讯息后,进而提供诸项建议供台湾防务部门参考运用。

  美军的观察团与顾问团功用不仅在会议室中研讨抽象事物或政策,而将真实状况反映回去给美国政府及美国军方,像是过去对台军售中带有攻击或防御性质的争议案件,如F-16战机版本、阿帕契攻击直升机等,都是在经过了美军代表团与顾问团的评估后,才同意出售相关武器给台湾的。

  由此可见美台军事与高层对话的重要性,通过定期对话的机会,美国将能更精准地掌握台湾防务需要及实际需求,台湾也能向美国表达购买新式武器跟武器自建技术转移的需求,有助于美台双方针对台湾的总体防御概念(ODC)的未来规划与发展进一步充分讨论。

  此外,在美军高阶人员驻访台方面,自1979年美中建交后,原本美国即撤离了驻台长达28年的美军顾问团,改而派驻文职人员及退役军人担任美国在台协会(AIT)相关职务。直至2003年的《外交关系授权法案》第326款中,授权允许特定人员进驻AIT任职后,才开始重新有现役军职人员派驻台湾。

  AIT更于2019年指出,其实美国早在2005年便派遣陆军、海军、空军与陆战队等现役军人进驻台湾长达14年之久,2019年5月提出的“台湾保证法”(Taiwan Assurance Act)中更是明确要求美军现役将官驻台。

  若从历史的脉络来看,当初美国为了能与中国大陆建交,其中一项条件就是撤军离台。对于过去美军秘密长驻台湾之举,实已是严重违反了美中三公报的行为,而如今,美国更是大胆论及此项美中敏感议题,公开处理美台互动中已长驻十数年的台面下问题、大方证实现役军职人员早已驻台的态度,与美国过去倾向低调的作法大有出入。

  不仅如此,美军还在2017年由前海军军令部长、退役上将格林纳(Jonathan William Greenert)访台,2018年由前太平洋舰队指挥官、退役上将史威福(Scott H. Swift)访台,2019年由前空军教育暨训练司令部司令、退役上将莱斯(Edward A. Rice)访台,透过这样的交流来表达美国对于台湾的支持与承诺,就此分析,在美国要强化与台湾伙伴关系的合作前提下,或许在疫情和缓后,美台军事交流或有提升为现役高层将领访台的可能。

    华夏经纬网专稿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责任编辑:黄杨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