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台岛夜话】印太版“北约东扩” 恐将台湾地区推向战争边缘

华夏经纬网 > 评论 > 台岛夜话      2022-05-12 12:22:19

台岛夜话1

作者 柳金财(台湾佛光大学公共事务学系副教授)

5月9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纪念“胜利日”演说中,除一再重申俄对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正当性外;同时,更不忘警告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东扩,实已对俄罗斯造成明显而立即的国家安全威胁。在乌克兰拟申请加入欧盟及北约组织后,北约东扩致俄罗斯面临传统号称兄弟之邦乌克兰,竟然转身琵琶别抱;俄乌在前苏联时期及独立国协国家联合模式下,乌一直采取亲俄路线;此外,相同斯拉夫民族主义、同文同种血缘密切关系,致俄罗斯对乌采取亲美欧路线异常警惕,从而采取“先发制人”方式发动所谓“特别军事行动”。

北约组织的成立,与冷战时期以苏联为主筹组华沙公约组织相互对峙;苏联解体后乌克兰成为欧俄交相结盟对象,本来从地缘战略位置来说,乌克兰可以在北约及俄罗斯间扮演缓冲角色,让彼此心理感受安全而无威胁认知,因此采取平衡等距外交应是较为安全战略。然而,当乌克兰从亲俄路线转向亲美欧路线时,一旦失去作为欧俄间的“缓冲区”角色,等于北约势力东渐至俄罗斯国门,势必加大俄安全受威胁认知。

事实上,北约组织在苏联解体后,紧接着华沙公约组织也解散,本也应解散已无存在必要性,冷战时期彼此敌对及对峙也可因此烟消云散,重塑后冷战时期欧俄新秩序。然而,北约组织国家不仅没有解散;反而更深入结盟前华沙公约组织国家,甚至拉拢前苏联的成员国,此颇让俄罗斯被孤立,从而强化其国安威胁认知。最终俄乌间从战争边缘风险,难以避免地演变一场实体战争爆发。

首先,乌克兰政府从传统“亲俄”路线,转向亲西方之外交路线,试图加入北约及欧洲联盟,在美国支持下逐渐实现“脱俄入欧”转变。然北约是军事联盟组织,曾与苏联为主的华沙公约组织相对抗;乌克兰曾是苏联成员国,在民族主义、国家建造与俄罗斯相近,且其领土及主权与俄存在盘根错节关系。北约意图势力东扩,改变乌作为欧俄间缓冲地带角色。

乌试图运用“联欧美抗俄”战略,不仅让俄认知国家安全遭威胁外;更视乌悖离斯拉夫民族主义及传统兄弟盟邦关系;且自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为拉拢乌克兰在经济援助方面已投注高达数千亿美金。整体而论,俄乌战争并非不可避免,乌克兰在地缘政治、经济及战略上 若能采取较为衡平国家发展战略,避免过于倾向一方反让任何一方遭受安全威胁,或可避免战事爆发,这导致其经济衰退、基础设施严重毁损及人民达千万流离失所成难民,乌之国家发展及重建之路尚须耗费数十年。

其次,在华沙公约组织解散后,前苏联加盟共和国试图加入北约、原华沙组织若干国家也加入北约,现瑞典及芬兰又蠢蠢欲动申请参与,更加深俄罗斯之不安及躁动可想而知。无独偶有,芬兰和瑞典分别于近期讨论是否加入北约。一旦芬兰、瑞典申请加入北约成功,恐更将激化俄罗斯感知到其国家安全遭受威胁风险。美国目前正翘楚以待只要芬兰提出申请,将以最快速度同意让其加入北约,一般预估芬兰选择加入的机率非常高。

然而,芬兰一旦加入北约或将成为“乌克兰2.0”,甚至是“第2个炸弹”,其严重程度相当高。正因芬兰的边境非常长及涉及芬兰湾靠近俄罗斯的圣彼得堡,俄罗斯将近六分之一产品系经该市出口。美国介入北约组织及吸纳原东欧国家、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导致俄罗斯更形陷入被孤立及围堵状态,从而可能采取更激进挑衅行动,造成区域及全球安全秩序的潜在不稳。而这种区域秩序的不稳,显然是在俄与美国、北约间欠缺相互信任及安全对话所造成。

复次,从地缘政治及经济、战略来说,芬兰湾直接遏制圣彼得堡之咽喉;俄罗斯位于波罗的海的舰队也邻近芬兰湾。无疑的,芬兰加入北约,等于整个波罗的海舰队将被内锁在湾中,难以动弹施展其武力,其严重程度可见一斑。显然,西方国家视俄罗斯在国家安全受威胁下其军事行动反应实属“过当”,对乌克兰采取“先发制人”的“特别军事行动”,沦为被批评攻击为“军事入侵”及违反《战争法》。

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战争,固然可以了解其国家安全遭逢威胁;然俄此躁进军事行动,恰恰提供美国拜登政府联结国际多边框架,如北约及联合国共同制裁俄罗斯,美国“以乌拖俄”、“以乌穷俄”之战略及发动经济制裁、金融封锁若奏效,将耗损俄之国力,使其难以再挑战美国之全球霸权国地位。

最后,俄乌关系与两岸关系有其雷同相似及相异之处。不同之处在于,基本上乌克兰在前苏联时期已属联合国成员,并成为前苏联及独立国协成员国,其间关系属于国家联合模式,彼此具备国际法人资格,再创造第三个国际法人。至于台湾问题,属于中国内政问题,这导致两岸关系界定不同于俄乌关系界定。

问题是下,台湾自2016年民进党上台以来,悖离国民党时期承认“九二共识”的两岸政治互信基础,宣称不接受“九二共识”,标签化“九二共识”等同于“一国两制”。此外民进党上台后,台湾社会“认同台湾人”比例、主张“台独”比例也创新高,激化两岸民族主义冲撞。大陆对台政策,则维持“反独促统”、“融合渐统”;强调民进党当局悖离中华民族主义,自绝于中国人认同、“两岸一家亲”及“两岸命运共同体”建构。在两岸政治敌对之际,双方经济关系却又十分紧密;大陆已经成为台湾地区最大贸易出口地区,主要贸易顺差来源,两岸贸易依存度及经济互赖日益密切。

然而,民进党当局不仅采取“抗中保台”之“反中”路线;更是改变既往“友美和陆”均衡战略,转而采取“联美抗陆”失衡战略,试图参与美国所建构“印太战略”,转向“亲美”路线,扮演作为美国围堵中国大陆的战略前沿角色。大陆视此为“倚美谋独”,批判民进党当局采取一系列中国化措施、文化“台独”、柔性“台独”、渐进式“台独”,两岸敌意如螺旋般上升。

然而国民党时期,两岸基于“九二共识”共同政治基础,大陆不仅减少对台军事威慑;两岸领导人还进行“习马会”、两岸两会共同协商签署23项协议;基于两岸“外交休兵”,台湾地区不仅没有减少所谓“邦交”,还可参与“政府间”的国际组织活动,如出席世界卫生组织、国际刑警组织及国际民航组织年会。显见,两岸官方是可以建立和平稳定互动架构以获取双赢局面。

从乌克兰由原来亲俄路线,转向亲美欧路线,欲图加入欧盟及北约组织,以实现“抗俄保乌”、“脱俄入欧”目标,最终刺激俄罗斯的国家安全受威胁认知,从而采取军事行动试图扭转此一不利局面。俄罗斯不仅受到欧美国家经济制裁、金融封锁,复因乌克兰在北约及美国军事奥援下导致此战事久拖不决,长期而言恐耗损俄之国力。就此而论,美国及北约以乌克兰为引信,诱发俄罗斯军事行动,最终受伤最严重还是俄乌两国。同样地,美国在“印太战略”中刻意将台湾地区视为其“民主防线成员”,无疑地民进党当局的“抗中保台”及“联美抗陆”路线与美国“印太战略”产生目标趋同;若美国将“印太战略”视同“北约版东扩”,这恐将台湾地区推向战争边缘风险,岂可不慎之。

华夏经纬网专稿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责任编辑:邱梦颖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