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台海观潮】民进党网军全揭秘|民进党养网军谁来“买单”?

华夏经纬网 > 评论 > 台海观潮      2022-06-24 14:08:48

微信图片_20220606134326

    2021年底,民进党“立委”高嘉瑜遭林秉枢施暴事件,引发绿营网军风暴;结果民进党秘书长林锡耀出来澄清表示“民进党没有钱养网军”。此话一出引来各界讪笑;但林某的话也没说错,因为民进党养网军的经费来自台当局倡导预算,民进党没钱,但可以从纳税人的口袋掏出钱。

  根据2021年“中央及公营事业所编列业务倡导费预算”,其中共约11亿元(新台币,下同),其中最多的是台“农委会”的近1.5亿元,而台“农委会”恰好是“1450”网军一词的发源地;其次是“司法院”的1亿多元、教育部门的8835万元;其他公营事业则编列了8亿元,各方合计共有20亿元。

  台“农委会”为何需要这么多的业务倡导经费?按当年台“农委会”的解释,是为了“加强农业讯息因应对策计划”,需要对外招标聘请至少四人,在网络论坛等社交平台进行讯息实时澄清等工作。

  回顾这几年台“农委会”的“讯息澄清”不外两大重点,其一,开放含莱克多巴胺的美猪、美牛进口,逢迎美国,尤其2021年底的四大“公投”案,其中关乎食品安全的“反莱猪”一案居然神奇的被逆转,所有人都相信,牺牲全台民众健康吃了美猪,美国就会让台湾加入区域经贸组织,包括美国没加入却把手伸进去的CPTPP,以及印太经济架构(IPEF);结果半年过去了,CPTPP仍在只闻楼梯响,永远不见人下来的阶段,印太经济架构更直接被白宫国安顾问苏利文宣布,台湾地区不在首波名单之列,对比之前官方说法台湾极有机会纳入首轮名单之列,简直是立即从云端坠落到地狱。

  其二则是台湾水果出口中国大陆,过去包括菠萝、释迦、莲雾、芒果和柚子过去都是出口大陆主力,辉煌时期出口大陆水果产值一度占水果出口比重逾八成,但因检疫问题,2021年已降至四成左右。于是乎,藉由网军抗议大陆打压台湾水果,再营造大陆不买,但可以卖到日本、新加坡,台湾水果依然 “南波万”(NO.1),就成为台“农委会”豢养网军的重要任务。

  日前国民党“立委”曾铭宗就曾指出,台“农委会”在2016年在检疫政策营销方案中,购买多家媒体包括凯络媒体1,281万元、东森1,277万元、年代1,300万元、民视1,297万元、三立1,300万元,但因使用不符用途,遭审计机构核定其中2,000万元不准核销,显示“政府倡导费”用不当使用。

  另外,曾铭宗也质疑,卡神杨蕙如养网军造成大阪办事处长自戕案,遭法院依“侮辱公务员执行之职务罪”判5月徒刑定谳,但是杨蕙如养网军的钱到底从哪里来?检调一直不敢追查。

  另外,林秉枢“家暴”民进党“立委”高嘉瑜的案外案中,外界质疑长期担任绿营网军的林秉枢银行账户内竟有高达2千多万元巨款,其来源为何?检调也避重就轻,从未追查其资金来源。而林秉枢在维基百科上的内容,放置许多与政治人物合照,其修改IP竟然来自于“交通部公路总局”;恐怕一查金流,就会让民进党当局部会拿纳税钱养网军的谎言戳破了。

  而今年3月,国民党新北市议员叶元之日前拍摄KUSO影片讽刺蔡当局停电不断,索性将“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改成“中央流行‘停电’指挥中心”,却招来网友在PTT批评,而网友IP竟来自于台行政机构最高幕僚单位“国发会”。

  另外,2020年12月的“政院小编案”也是全台哗然;当年12月3日,苏贞昌因六度遭在野党抵制,无法登上立法机构质询台进行施政总质询,结果同时间在绿营粉丝专页和民进党多位“立委”的粉丝专页,同时都贴出攻击在野党抵制的哏图,后来被发现是行政机构发言人室的幕僚,在立法机构议场2楼,直接制作梗图攻击在野党。也就是人民缴纳的税金,被行政机构拿来聘雇网军担任幕僚,将员额挂在行政机构发言人室,藉以洗脑老百姓,让民众偏信民进党的鬼话。显然民进党当局把网军养在政府各个部门。

  既然民进党花了这么多钱养网军,网军还要时不时的“反串”蓝、白、红的政治立场发言,发布不实言论、讯息、带风向,散布谣言、洗脑群友,总要有一个讯息平台,才可以带起讨论风向吧。

  于是乎,台湾名嘴谢寒冰就曾在电视节目中表示,网络论坛PTT创设人杜奕瑾也是绿营网军;谢寒冰指证的理由是PTT由杜奕瑾创设,PTT遭林玮丰利用发表反串文而操纵社会氛围、影响民意形成,此网络生态的成形与运作,确实与杜奕瑾有相当关联。但杜认为这是莫须有的指控,谢寒冰最终被杜奕瑾以妨害名誉为由告上法院,并要求谢寒冰要登报道歉。

  不过,该案日前士林地院审结,认定谢寒冰所述事实并无显然背离,因此判杜奕瑾败诉。此外,杜奕瑾不满被说成是政治色彩为绿的,但他在民进党执政期间,确实担任“政府”为主要股东的中华电信公司独立董事、文化主观部门文化内容策进院董事职务等,另外,他创设台湾AI实验室受NCC委托执行“大选”电视新闻报导观测工作,难道不是 “绿营酬庸”?且PTT上也有用户发言称, “杜奕瑾是民进党支持者”、 “高雄市长选举公开支持陈其迈”,法官因此认为谢寒冰所述并非片面、无端,最终判定谢寒冰无罪。

  其实,如果所谓网军,只是没支领任何酬劳,仍属于言论自由范畴,但当网军拿了钱变成了产业链,而且是用人民的纳税钱的洗人民的脑,就成了民进党对民众进行的认知作战了。更何况网军还经常反串,造成台湾社会彼此恶斗、分化台湾内部;反串中间选民,分化在野势力,等于削弱全民监督执政党的力量,这才是令人深恶痛绝的。(作者 红不让 台湾特约评论人)

   华夏经纬网专稿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责任编辑:黄杨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