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美国要台湾发展不对称战力为的就是军售(台岛夜话)

华夏经纬网 > 评论 > 台岛夜话      2022-08-22 16:08:48

台岛夜话


  作者 萧衡钟 华中师范大学台港澳与东亚研究中心研究员

  随着两岸军事实力日益悬殊,近年来美国积极要求台湾防务部门发展所谓的不对称战力,并不断对台军高层灌输不对称作战的概念,特别在对台军售项目上致力于军售给台湾地区号称可以适用于不对称作战的武器装备。

  然而在事实上,美军本身并没有不对称作战的概念,不对称作战只是美军为了对台军售的遮羞布,好让台湾地区一直向美国买武器、或以“公造”的名义向美国购买技术移转与技术支持。

  不对称作战只是美军为了对台军售的遮羞布

  虽然美国近年来不断对台军高层传达不对称作战的概念,但在事实上,美军向来都是采取攻势作战,虽然常常面对不对称作战的威胁,不过美军自己本身并没有所谓“不对称”作战的概念,《美军军语辞典》(DOD Dictionary of Military and Associated Terms, November 2021)内只有“非传统”(Untraditional)作战一词。

  但在许多论述中,确实将不对称作战等同于非传统作战。“非传统作战”简称为UW,是涉及广泛的军事和准军事行动,持续时间通常较长,主要藉由或协同“必需依赖外援进行组织、训练、装备、支撑和指导的本地武力”,去进行游击战、颠覆、破坏、情报和非正规的规复作战等行动。

  美国陆军虽然设有“非传统作战群”,但主要任务是协助作战指挥官就所面对的非传统威胁进行观察分析,以及提出解决方案建议,并为大规模作战行动(LSCO) 做好准备,性质类似于作战咨询,并非进行不对称作战计划的单位。

  至于美国学界对于“不对称”作战的解释,美国学界认为所有的冲突在某种程度上都是不对称的,所以不对称战争的本质是动态的。广义而言,不对称战争包含有战略不对称、战术不对称、代理人战争等三种主要型态,可以说是用意想不到或创新的手段去攻击对手的弱点,同时避开对手优势的一种作战方式。

  此外,也有部分美国学者认为,不对称作战是“非国家行为者”使用非正规工具和战术去打击敌对国家脆弱点的战争形式,藉由不成比例的效果来破坏敌对国家实现其战略目标的意愿。因此,美国对于不对称作战的定义似乎较为倾向于 “游击战”的型态,而要实施不对称作战,自然也要有付出不对称代价的决心和准备。

  尽管台防务部门曾表示,美台已于2021年针对防卫作战需求共同完成了对于 “不对称作战”原则的定义,但双方在这方面似乎并没有一致的共识,因为美军自己并没有不对称作战的理论,只有被不对称攻击过,所以在美军希望台军作的不对称作战、还有台湾防务部门所认知的不对称作战上,其实双方仍存在很多矛盾与冲突,不容易有交集。

  台湾防务部门对于不对称战力的建构就是一直买武器

  根据台湾防务部门“国防报告书”中“军事战略”与“建军规划”部分的内容,台军认为解放军的脆弱点在于攻台作战的跨海航渡阶段,所以台军的防卫应充分运用台湾海峡阻绝的天然优势,不局限于等着解放军登陆船团或空降部队渡过海峡,更要迫使解放军只能在远离台北盆地的机场与港口集结。

  因此,在现实的兵力差距下,台军对于落实不对称作战的方式要先评估解放军可能的作战行动,针对解放军登陆或空降战力采取不同的反制作为,这并不是要歼灭解放军的登陆或空降部队,而是要削减解放军登陆或空降的战力。

  虽然台湾防务部门不断强调不对称作战讲的是“方式”而不是“武器”,表示“不对称作战系指作战型态与方式,在于打乱敌方作战节奏与速战速决企图,并非个别武器装备选项”,但是在事实上,台军近年来确实采购了许多可以运用在不对称作战上的武器。

  包括台湾地区自产或向美国采购在内,首先于远程打击方面采购了海马斯系统、F-16战机空射鱼叉飞弹、反辐射飞弹、远距遥攻精准弹药、剑翔反辐射无人机、雄升及万剑弹,

  其次于制空作战与制海作战方面,筹购了F-16V及提升F-16A/B型战机、爱国者三型、天弓三型、机动地对空飞弹、提升天弓二型及爱国者二型性能、强化各军民用机场的跑道与滑道抢修能量,并建构小型、高速、机动载台,雄风二型与雄风三型、鱼叉机动飞弹车、康定级舰战系统及剑龙级战系提升、量产海剑二型飞弹、海巡兵力“平战转换”等,并积极倡导潜舰、船舰与战机的“公造”。

  再者于台湾本土防卫方面,建置了防御性水雷、地雷、M1A2T战车、M109A6自走炮车、拖式2B及标枪反装甲飞弹、陆射剑二防空系统及人携式刺针飞弹、更新野战防空雷达、筹建轻重兵器、战斗个装及训场设施,并筹购野战信息通信系统、机动数字微波系统、F-16战机新式电战荚舱与新式侦照荚舱、筹购MQ-9B无人机与战术型近程无人飞行载具、更新海洋监侦各型雷达等。

  最后于“联合指管情监侦”方面,则是要提升C4ISR的防护、干扰、反制及备援能力。C4ISR是一个军事术语,是由C2(指挥的Command以及管制的Control)演化而来,包含指挥、管制、通信、信息、情报、监视和侦察七个词(Command、Control、Communications、Computers、Intelligence、Surveillance、Reconnaissance)的英语首字母缩写而来,通常译为指挥自动化系统,是提供军事运用的讯息化指挥和管理系统以提高指挥效率。

  在实际做法上,包括以机动地对空飞弹反制定翼机或空降作战,或以小型、高速、机动且具备适航韧性的载台于战时结合海巡兵力的“平战转换”来运用反舰飞弹打击大型水面船舰,或者以机动岸置巡弋飞弹与防御性水雷、地雷来反制解放军的三栖登陆作战等。至于成效如何,只能希望没有验证的一天,因为台湾地区领导人的责任,应该是要带领人民“避战”与远离战争的,而不是一直“引战”而导致两岸开战。

      华夏经纬网专稿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责任编辑:黄杨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