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2020台湾这一年|台湾对外关系困境持续,难以突破!

华夏经纬网 > 评论 > 台海观潮      2020-12-30 20:18:31



作者 贺言 台湾特约评论人

  2020年,在中美战略博弈加剧、新冠疫情席卷全球的冲击下,蔡英文当局强化“倚美日抗陆”错误政策,借疫情大搞“抗疫外交”,谋求与美日欧等国家实质关系“突破”,提高国际能见度,但在“一个中国”原则成为国际社会普遍共识下,收效甚微,国际活动空间进一步收缩。

  一、推行 “防疫外交”,无功而返

  蔡英文当局借新冠疫情推进“防疫外交”,以“台湾可以帮忙,台湾正在帮忙”(Taiwan can help,Taiwan is helping)为口号,谋求提升与美、日、东南亚地区和欧洲国家的实质关系,借机拓展“国际空间”。

  一是捐赠防疫医疗用品和设备。年初疫情导致各国防疫用品紧张时,台当局岛内防疫物资同样紧缺的情况下,大搞“口罩外交”。4月,台当局连续宣布捐赠两批、共计1700万片口罩给疫情严重的国家医护人员,受赠国家包括美、日、欧、东南亚、台“邦交国”等,并向“邦交国”捐赠热像体温显示仪、防护装备等。

  二是鼓吹所谓“台湾防疫经验”。台当局通过新媒体平台宣传防疫做法、投书国际媒体、接受专访、拍摄防疫影片、参加国际视频会议等方式,在国际上美化台湾防疫做法,鼓吹“台湾经验”。4月,台“外交部长”吴钊燮在美国哈德孙研究所研讨会中发表视频演说,介绍所谓的“台湾模式”“民主防疫”经验。台当局还利用APEC等国际场合宣扬台湾防疫做法,强调台湾医疗卫生实力。

  三是借疫情谋求参与国际组织。民进党当局利用疫情在国际场合持续炒作台所谓参加世卫大会问题,以台不能参加世卫大会将导致“国际防疫缺口”为借口,在国际上谋取同情,为参与世界卫生大会争取支持。台当局拉拢 “邦交国”和美日等少数国家为其发声,要求世卫组织邀请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但仍不得其门而入,最终无功而返。

  民进党当局借疫情大搞政治操弄,其真实目的是挟洋自重、“以疫谋独”,增加所谓的“国际空间”,为巩固执政地位捞取政治资本。从结果看,世界卫生组织“闯关”失败,欧盟和日本的第一批“开放名单”均将台湾拒之门外,台民众“出境才发现感染”的病例接连出现,都显示台当局的“防疫经验”失败、“口罩外交”破功。

  二、台美实质关系进一步提升,虚多实少

  特朗普执政以来频打“台湾牌”,将台湾视为与中国战略博弈的重要筹码。蔡英文当局延续过去四年“联美抗陆”旧思维,加紧投靠美国的步伐,甚至增加赌本,以牺牲台湾人民健康换取美国可能的经贸谈判,美台实质关系有所提升,但虚多实少。

  一是美台高层往来频繁。“与台湾交往法”的通过为台当局邀请美行政部门官员访台提供契机,美将派遣高层访台作为对中打“台湾牌”的重要手段,美台借高层互访各自获得政治利益。2020年美台高层互访的层级不断突破、往来更加频繁。2月美国防部前印太事务助理部长薛瑞福访台后,美卫生及公共服务部长阿扎(Alex Azar)和美国务院副国务卿克拉奇在8月和9月接连访台,克拉奇是41年来访台层级最高的现任美国国务院官员。11月,美国海军亚太情报总指挥官史达曼(Michael William Studeman)秘密访台,成为近年来访问台湾的最高级别美军官员之一。同时,台当局不断推动提高访美台政治人物层级,制造“外交”突破假象。2020年2月,台当局侯任副领导人赖清德“访美”,并进入美国安会与美方官员会晤,实现台当局行政人员访美层级突破。

  二是美国会通过友台法案。在台当局游说下,美国会亲台势力以提出和通过涉台议案的方式表达对台支持。3月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签署生效简称“台北法案”的“台湾友邦国际保护暨强化倡议法案”(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该法案把台湾称为“国家”(nation),要求美国行政部门协助台湾巩固“邦交”、参与国际组织以及增强美台双边经贸关系。12月21日,美国联邦参议院和众议院以夹带在年度拨款法案中的方式,通过“台湾保证法”(Taiwan Assurance Act of 2020),该法案鼓吹美国应“常态对台军售”,协助台当局发展“不对称战力”,“支持台湾有意义参与国际组织”,包括联合国、世卫组织、国际民航组织等,严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

  三是美台军事关系不断强化。美持续增加对台军售频次和质量,实现对台军售常态化。特朗普任内共批准11次对台军售案,其中2020年批准6次对台军售案,总金额将近59亿美元,包括MQ-9B海上卫士无人机、海马斯多管火箭系统、鱼叉反舰导弹等武器装备。美军方以穿航台湾海峡显示对台当局支持,今年以来美军舰穿航台湾海峡12次,并刻意炒作渲染,抬升台海问题热度,向‘台独’势力传递错误信号,严重危害台海地区和平稳定。11月,台军以维护区域稳定为由,邀请美国陆战特种部队和海豹部队教官“赴台”进行“军事交流”,显示所谓的台美军事关系密切。

  尽管美台在提升实质关系上动作颇多,但热闹有余、实效不足。尤其是今年以来蔡当局开放美猪、牛进口限制,以期换取美台经贸协定,但拜登接受采访表示“未来在对美国的劳工与教育进行重大投资之前,不会与其他国家或地区签署任何新的贸易协议”后,美台贸易协议遥遥无期,岛内舆论称台进口美猪的牺牲,“没有任何价值”。

  三、台日关系转趋消极,难有突破

蔡英文上台后采取“媚日抗陆”政策,不断加大力度强化对日关系。但在中国大陆和日本关系改善、台进口福岛食品卡关的背景下,日本处理台湾问题更趋谨慎,台日交流进入停滞期。

  一是民进党当局“媚日”政策不改。蔡英文当局为对抗大陆一味倒向美日,在日本抗击新冠疫情、应对暴雨灾害时,以捐款和捐赠物资方式高调展现对日支持,而在处理敏感议题上态度低调软弱。10月1日,日本冲绳县石垣市公所片面将钓鱼岛地址由“石垣市登野城”更名为“石垣市登野城尖阁”。民进党当局低调应对,仅称已透过外交管道向日方表达遗憾及严正抗议,呼吁日方理性克制。为改善台日关系、换取日本对台湾参与CPTPP的支持,蔡英文当局既无预警开放美猪美牛后,在岛内释出“开放核食”消息试水,引发舆论反弹。

  二是台日交流更趋低调。一方面,李登辉去世后备受关注的“吊唁外交”,日方谨慎应对。日本官房长官明确表示不会派遣特使前往,后由日本前首相森喜朗率跨党派议员致哀,并采取“半日往返、团进团出”的方式低调进行。另一方面,日台交流常态化进行。受疫情影响,今年7月第44届“台日经济贸易会议”和第3届“台日第三国市场合作委员会”以视频会议方式举行;日国会议员访台 频次也较往年大幅降低,仅在李登辉去世后随森喜朗赴台。

  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就日台防卫交流表示,“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将遵守这一立场妥善应对”日台湾将“保持非政府间实务关系”。岛内舆论认为在蔡英文对日本认知不足、未能承继与善用李登辉的对日资源、民进党内派系牵制以及进口核食问题的影响下,台日关系降至民间与地方交流层级。未来,台日交流层级和频次也将进一步受限。

  四、台欧关系有所升温,互动频繁

  民进党当局近年来积极强化对欧关系,借助“友台”议员、欧洲议会以及各别反华政客的影响力打“擦边球”,谋求对欧关系“突破”。

  一是借“议会外交”制造“突破”假象。在欧洲各国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下,台当局以欧洲议会为突破口,通过游说议会提出涉台议案、邀请议员访台方式,制造所谓“对欧关系突破”假象。今年以来,欧洲议会通过6项涉台决议案,重申欧盟将协同国际伙伴强化与台湾合作,坚定支持台湾有意义参与国际组织,呼吁欧盟与台湾启动投资谈判。8月,捷克参议院议长米洛什·维斯特奇尔率团访台,并在台湾立法机构发表演讲,是近三十年欧洲国家访台最高层级官员,也是45年来首位与台无“邦交”关系国家的议长在台湾立法部门发表演说。

  二是以交流合作炒作“关系密切”。台外事部门将台欧互动频次作为台欧关系的成果。6月和10月,蔡英文在“哥本哈根民主峰会”和捷克“公元两千”论坛发表视频演说,被视为重要交流成果。台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也在英国国国会中国小组、公元两千论坛等发表视频演讲。9月22日,欧洲经贸办事处、台“经济部”和“外交部”首度在台合办“投资欧盟论坛暨展览”,15个欧盟国家参与展览。

  尽管台欧互动较为频繁,但受限于欧洲各国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各国政策差异以及欧盟本身在协调欧洲各国对外政策上的局限性,台欧关系难有实质性进展,在经贸往来、人员交流上的所谓的“关系密切”只是隔靴搔痒。

  五、“固邦”动作频频,效果不彰

  “邦交国”是台当局在国际社会鼓噪“台湾是独立政治实体”的重要前提条件,蔡英文上台后不承认“九二共识”,国际空间进一步压缩,为“巩固邦交”、拓展国际空间,台当局采取多种方式“固邦”,但未获得实质效果。

  一是增设“外馆”饥不择食。蔡英文上台后连断7个“邦交国”,急需增设驻外代表处来对内显示“外交成绩”。今年8月,台当局在非洲索马里兰设立“代表处”,宣扬“外交突破”,但索马里兰不为国际社会承认,是世界上唯一零邦交的“国家”。台湾与索马利兰互设“代表机构”,与一个“虚拟的国家”建立关系,受到索马里联邦政府谴责,引发国际社会和岛内民众的质疑。

  二是“邦交”不稳警讯频传。台当局耗费大量精力、财力维护仅有的15个“邦交国”,但 “断交”消息频传。3月,海地总统主动要求台湾撤换大使,被认为示警意味浓厚;9月,仅12个“邦交国”在联合国大会总辩论中为台发声,洪都拉斯与危地马拉未公开发声引发“邦交”不稳质疑;11月,民进党当局事先动员“邦交国”在世界卫生大会上为台湾发声,但巴拉圭却在发言中完全不提台湾,仅选择致函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岛内舆论认为,种种迹象显示台“邦交国”可能还有“未爆弹”,“断交”随时可能发生。

  六、“新南向”未见起色,濒临破产

  蔡英文当局上台后,意识形态挂帅,自2016年底实施所谓“新南向”政策,试图与大陆经济脱钩,将台商转移至东南亚国家。然而,“新南向”政策枉顾经济社会发展规律,推动过程中屡屡受挫。

  经济上,台湾今年前10月对“新南向”地区出口衰退6.4%。东盟作为“新南向”主要目标地区,和台湾贸易往来度最高,是台湾第2大出口市场。台当局财政事务主管部门统计显示,台湾对东盟出口连年衰退,2020年前10个月,台对东盟出口仅432.3亿美元,创历史新低,衰退4.2%,今年或将创下连续三年衰退纪录。台对东盟的出口占总出口的比重也由2013年的19.%下滑至15.4%;而对大陆的出口占比则上升至43.6%,仅前十个月台对大陆贸易顺差就高达1131.31亿美元。在其他“新南向”目标国中,今年前10月台除对新加坡、文莱出口增长,其余8国均下降,其中对印度尼西亚出口年下降22.7%,已连续7个月两位数下滑,对菲律宾、泰国、越南各下降9.7%、7.6%、6.8%。数据表明,蔡当局的“新南向”是方向性错误,妄图依此与大陆“脱钩”,也无异于缘木求鱼,完全行不通。

  对外投资上,东南亚和南亚地区的整体营商环境无法与中国大陆比拟,民进党当局也没有能力提供有效的保护,给企业在“新南向”地区投资带来了诸多不确定。民进党当局寄希望印度成为“新南向”政策亮点,然而今年12月,台湾科技公司、苹果公司供应商纬创在印度设立的iPhone代工厂发生暴力打砸事件,造成16.7亿新台币的损失,并需停工两周。在印台企遇袭事件也为“新南向”政策敲响警钟。

  人才交流上,蔡当局在岛内推动教育“新南向”,吸引“新南向”目标国学生赴台留学,但效果甚微,且引起岛内质疑。部分大学为应对缺少陆生情况,利用“新南向”招收东南亚和南亚地区学生以填满境外生招生缺额,导致岛内不断传出“新南向”目标国学生在台违法打工事件,引发社会对“新南向”政策的质疑。

  在当前亚太地区通过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进行新一轮的经贸秩序整合、中国大陆表态加入CPTPP的情况下,台当局继续升高两岸对抗,试图在经济上与大陆脱钩,强行推动“新南向”政策,注定徒劳无益。

  2020年,台湾对外关系困境持续,难以突破,美台“抱团取暖”“联合抗中”,但美仅将台视为“棋子”;与日、欧实质关系口惠而实不至;“新南向政策”濒临破产;鼓噪参与世界卫生大会等重要国际组织无功而返,国际活动空间日渐萎缩。展望2021,在“一中原则”已成为国际社会普遍共识的情况下,蔡英文当局不承认“九二共识”,一味“倚美抗中”、强行与大陆脱钩,台湾对外关系困境将进一步加剧。

    华夏经纬网年终特稿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