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2020台湾这一年|台湾媒体这样回顾这一年

华夏经纬网 > 评论 > 台海观潮      2020-12-30 19:36:10


2020年即将走到尾声,台湾的媒体业则经历惨淡的一年,新冠肺炎疫情对各种型态媒体带来的冲击,除了眼下的广告收入锐减,更长远的危机是不得不转型升级的压力。当全球经济因新冠肺炎疫苖成功研发且开始施打,低迷已久的经济景气逐渐回暖之际,台湾媒体能否看到隧道尽头的光?目前没人敢这么说。

  处境最艰难的不外是传统纸媒即将消逝在科技进步的洪流之中。行动网络技术成熟以来,3G、4G,如今走到5G时代,让云端、物联网、大数据成为显学。科技进步已让新闻讯息的载具不再只限于呈现在纸本上的文字,于是乎,20年前,台湾的纸媒纷纷成立网站,将新闻讯息从纸本跃升到网络上,并希冀原本在纸上刊登广告的广告商,能将广告预算下在网络上。然,20年过去,这个希望显然落空了。

  当 “纸已不再值钱”后,过去10年接连而至的3G、4G通讯技术,又造成了“字也不值钱”的窘境。因为当传输速度加快,也让新闻讯息的传播不再局限于文字,阅听众更喜欢以影片、声音的形式接收讯息。这样的趋势,让时下的新一代记者已不再文字能力上精进,反而要练就拍片、剪带、过音、录像、直播的能力,但传统的文字媒体也走向没落。

  如今,台湾传统报纸媒体只剩下中时报系、联合报系、自由报系,以及港商苹果日报等四大报系苦撑,而号称台湾最后一份晚报的 “联合晚报”,也在咬牙苦撑半年后,于2020年6月1日 “向读者道别”宣布停刊。周刊型态的也只剩天下、商周、远见、财讯等集团。而纸媒老板们原以为,纸媒的结束可能还有十年缓冲期。毕竟,阅读具有舆论影响力的刊物,过去是身份地位与高知识分子的象征。

  但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来袭,恐怕让这个缓冲期缩短到只剩四、五年。追究原因,除了疫情让经济萧条,广告主缩减预算之外;疫情也让无接触经济兴起,因为 “纸”这个载具,除了传递讯息,更可能传递病毒。于是乎,疫情让原本大宗订阅纸媒供客户阅读的单位,例如金融业营业大厅、保险业务员、飞机客舱、高铁车厢,全面暂停提供纸本媒体;纸本媒体的出版商机几乎腰斩。

  另外,随着ESG(环境、社会、公司治理)概念的兴起,各企业莫不把 “减碳”这个口号挂在嘴边,且纷纷雄心壮志的订下诸如2030低碳或2040零碳排这些严苛的目标。而不幸的是,造纸过程的砍伐森林资源与耗水、耗电,都让 “纸”背负上气候变迁的凶手,以及不环保的原罪,当人们想要减省纸张使用时,第一个瞄准消灭的对象又是纸媒。

  因此,推动 “订阅制”已成为传统纸媒当下 “不想走”、 “走不好”,但也 “不得不走”的唯一一条路。但另人担心的是, “使用者付费”这个概念,在台湾推动的相当困难。知识讯息大爆炸的时代,民众随时随地可以收看到免费讯息,谁也不愿意主动花钱订阅讯息,成为各家媒体的挑战。

  而为了 “取悦”阅听众,吸引民众 “掏钱”订阅信息,内容制作的转型,又成为另一项挑战。而进入5G时代,通讯技术升级,也让传播讯息载具多元化变成可能。当人们已不再喜爱阅读文字,取而代之的可能是图表制作能力,拍摄影音新闻,又或是录制一段 “播客”(Podcast)。纸媒从业人员,除了文字表达,更不得不另外培养自己具备更多技能,变成十八般武艺样样都要精通的 “斜杠人生”。

  除了纸媒面临转型阵痛之外,过去几年,电子媒体也不轻松。台湾从 “老三台”的无线电视台;到后来进步 “有线电视”时代的百家争鸣,谁能抢占黄金频道,无疑就是获得了源源金流。如今也被多媒体平台载具打趴了。

  包括台视、中视、华视、民视、公视、原视等六家无线电视台外,及以TVBS、东森、三立、年代、中天等22个频道,除了原本在有线电视频道播出的管道之外,不少频道纷纷跨入YouTube布局。不为别的,只因收看观众的习惯改变,原本每个月缴新台币数百元收看的 “第四台”,4G时代的高速传输技术,现在在YouTube就可以收看了。

  然而,这只是科技进步逼迫着电视台或新闻台转型。更可怕的是政治力的介入。在绿色执政的言论限缩下,已让以往泛蓝媒体人人自危。2020年11月18日,台“通传会”(NCC)七位委员全数票通过,驳回中天新闻台申请换发卫星广播电视事业执照。也就是中天第52台频道将在12月11日到期后,在有限电视频道下架。

  “NCC主委“陈耀祥对外说明驳回中天换照的三大理由,包括第一,中天新闻台多次违规及遭民众申诉,未能落实新闻专业。第二,2018年评鉴后,中天新闻台内控与自律机制失灵。第三,新闻制播受不当干扰,违反 “中天电视新闻自主公约”,也就是大股东直接介入新闻制播。

  而众所周知,中天新闻台在去年落幕的2020“大选“时,是支持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的;而中天的大股东则是在中国大陆经商有成的旺旺集团蔡衍明,而蔡衍明政治立场又一直支持 “九二共识”。若说中天换照不过没有半点政治力介入,政治没有干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任谁也不信。

  而就在中天即将下架的危机之下,中天新闻策略转向YouTube平台上播放,昔日以 “韩粉”组成,挺中天电视的观众,全都转到了YouTube订阅上,短短一个月,中天电视的订阅数冲高达174万人次,高于TVBS新闻台的146万人次,更远远高于三立新闻的104万人次。

  此外,中天之后的下一波 “换照潮”会在2023年,包括三立新闻台、TVBS新闻台、民视新闻台、年代新闻台等新闻台都将在这一年进行换照。据悉,NCC这次强势对付中天,正是给政治立场同为 “偏蓝”的TVBS新闻台一个下马威。

  简言之,2020年是台湾各式媒体 “被迫”转型的一年,有因科技进步而转型求生存,更有因政治色彩不正确而转换平台,只能期待媒体业能尽早走出低谷,挥别 “惨业”的阴霾。(作者 任我行 台湾特约评论人)

     华夏经纬网年终特稿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